爆發於1948年9月至1949年1月之間的遼西戰役、徐蚌戰役與平津戰役是國共戰爭的三次關鍵戰役,均以中國共產黨的勝利告終。這三大戰役在中共的宣傳中,是「世界戰爭史上罕見的壯麗篇章」、歸功於「天才」毛澤東的「完美的指揮」。有大陸記者得以採訪在蔣介石身邊臥底長達15年的特務沈安娜,當問及遼瀋戰役、淮海戰役的具體情況時,沈安娜說:「歷史,該解密的可以解密,不該解密的還是不能解密。」

中共官方一直迴避的是甚麼,為甚麼不能公開解密?透過多方史料,可以看到中共不能公開解密的一個原因是:中共所吹噓的「三大戰役」的勝利,都不過是紅色間諜臥底的功勞,毛澤東之所以能決勝千里之外,就是依靠周恩來創立的中共中央特務科的地下活動,中共的勝利史不過就是一部特務史。

淮海戰役的紅色臥底: 何基灃、張克俠、廖運周

何基灃。(維基百科)
何基灃。(維基百科)

張克俠。(維基百科)
張克俠。(維基百科)

何基灃,1938年春秘密赴延安,1939年1月秘密加入中共。

張克俠,1927年赴蘇聯就讀莫斯科中山大學,1929年7月秘密加入中共。

1948年10月18日,華東野戰軍派楊斯德潛入何基灃的前線指揮所,向他傳達起義的指示:「戰場形勢已經發生重大變化,進入國共決戰的關鍵時刻。目前時機成熟,黨中央命你在11月8日我軍發起進攻之際,率第三綏靖區官兵就地舉行起義。」

11月6日,淮海戰役打響。8日,綏靖區副司令何基灃、張克俠策反國軍第3綏靖區1個軍1個師2萬多人臨陣倒戈,敞開徐州的北大門,把黃伯韜兵團分割成東、西兩部,首尾不能相顧。華野山東兵團立即從缺口打進,直撲隴海路。10日,黃伯韜兵團被包圍於碾莊鎮的十多個村莊中,雙方激戰至11月22日,黃伯韜兵團全部被殲。

廖運周,1927年加入中共。在其任師長的110師建立中共秘密師黨委,任地下黨委書記。1948年7月,劉伯承、鄧小平指示110師中共黨委做好起義的一切準備。

11月25日,中原野戰軍與華東野戰軍一部在華野主力阻援的保證下,將黃維兵團4個軍9個師又1個快速縱隊共12萬人全部包圍於宿縣西南方之雙堆集地區。

26日,黃維派人把110師師長廖運周找到兵團部,告訴他說:「我想乘敵立足未穩,決定挑選4個師,齊頭並進,迅猛突圍,你看如何?」廖表示司令官決策英明,「我師願打頭陣」。黃維很高興,同意110師當開路先鋒。

廖回師部後,派人與共軍前線指揮部聯繫,彙報黃維的突圍計劃和110師準備乘突圍之機戰場起義。劉、鄧批准了廖運周的計劃,指示前線派人接應,狙擊黃維兵團。

27日早晨6時,廖運周率110師在濃厚的晨霧中向共軍陣地進發,上午9時,通過共軍陣地到達指定地點。黃維以為110師突圍成功,命令後續3個師沿110師路線突圍,遭共軍攔擊。隨後,中原野戰軍1、3縱隊縮小包圍圈加緊攻擊。

12月13日,中野全部和華野一部向雙堆集攻擊,至12月15日,全殲黃維兵團10萬餘人,兵團司令黃維、85軍軍長吳紹周被俘。

安插在東北司令部的王牌: 趙煒

趙煒,是中共安插在國民黨軍東北司令部當中的一張王牌。

1919年出生的趙煒,畢業於黃埔軍校十六期,是杜聿明和陳誠掌管國民黨東北軍政時深度潛伏的紅色間諜。李克農手下的特工石堅,是趙煒的單線聯繫人。石堅曾向他強調:做情報工作最重要的是「注意嚴守秘密」,一定要和自己的上線保持「單線聯繫」,對任何人都不能洩漏自己的身份,哪怕是自己的家人。與石堅見面3次後,趙煒成為中共特務。後來石堅上報李克農,李克農批准趙煒為代號「902」的特工。

趙煒自述:「除了主管機要室外,還負責標識保安司令部參謀長辦公室裏的東北作戰態勢圖,每天在地圖上標明國共軍隊佔領區域——用大頭針和藍色、紅色的閃光紙做成小旗子。」

趙煒還「負責編訂國軍軍團以上兵力的駐地表,上面有國民黨軍團以上主官的姓名、代號、番號、駐地等,每月編一本。兵力駐地表由每月印發給長官部各處室及國民黨空軍、兵站總監部及其所屬師以上部隊,屬於絕密」。

1947年4月,杜聿明決定發動一次攻擊中共東北民主聯盟的戰役,並命令規定各軍、師集結時間、地點和進攻區域。趙煒隨即把這個作戰計劃交給聯繫人轉林彪司令部。在整個東北戰場上,林彪對國軍的軍力、行動都瞭如指掌。

每個月,趙煒都將一份國軍兵力配置表偷出來,交給他的上線聯繫人。從國民黨盜取的這些重要情報,是中共獲得第4次遼南戰役勝利的保障,在四平戰役中也起了重要作用。

1947年秋,杜聿明調13軍從赤峰到瀋陽參戰。為了摸清這兩個師到達瀋陽及出發的時間,趙煒以看望同學為名,在瀋陽南站上了13軍司令部的列車,找到在該軍司令部任參謀的同學。然後趙煒自己起草一道命令:「急電。石軍長:你軍車在運至清源後火速急行軍至新賓濱三源浦,迅速進入陣地,進行強攻,佔領蘭山制高點,不得有誤。」因為在蘭山腳下,民主聯軍已在那裏設伏,等待13軍鑽進口袋。這個命令經作戰科長、參謀處長簽字,參謀長趙家驤「畫行」。「畫行」就是批准的意思。

命令發到13軍,立即執行,他們正好鑽進了民主聯軍的口袋,89師及54師162團被殲滅。這成為東北戰場上一個極為重要的轉折點,標誌著杜聿明「南攻北守、先南後北」戰略的失敗,國軍不得不從全面進攻轉入全面防守。

當時,因為趙煒出賣的情報重大、及時,中共中央情報部特地給他嘉獎。1947年9月,中共北平情報機關被國民黨破獲,趙煒在全城搜捕中隻身逃脫。

平津戰役的紅色臥底: 傅冬

傅作義。(維基百科)
傅作義。(維基百科)

傅冬菊,後更名傅冬,1924年12月30日出生,傅作義的長女。母親張金強,是傅作義的大太太。

早在重慶南開中學讀書的時候,傅冬就參加了中共南方局領導下的青年「號角社」,並受到周恩來的接見。1942年,傅冬考入昆明西南聯大英語專業,期間被中共地下組織吸收為「據點」成員。

1945年12月,傅冬在昆明加入中共外圍組織「民主青年聯盟」。

1946年夏天,傅冬從西南聯大畢業,在天津《大公報》社擔任副刊編輯,先後編輯《時代青年》和《婦女》副刊。期間,她通過設在天津黃家花園的「華北剿總」辦事處,將傅作義的大量軍事情報秘傳給中共。當時,傅作義的許多軍事行動屢屢失敗,根本沒有想到是自己的女兒在出賣他。

1947年11月15日,傅冬在天津加入中國共產黨。

1948年秋,遼瀋戰役緊張進行時,晉察冀中央局城工部部長劉仁(曾擔任北京市委第二書記)派人秘密進入天津會見傅冬,傳達中共指示,要求她做傅作義的工作。於是,傅冬奉命回北平「看望父親」,以照顧父親生活為名留在父親身邊,成為中共安插在傅作義身邊的特工。

24歲的傅冬當時是通過偷拍傅作義保險櫃裏的文件來竊取國民黨的機密情報。保險櫃在傅作義的睡房裏,傅冬知道保險櫃的密碼,但保險櫃的鑰匙,白天被父親裝在上衣口袋裏,晚上被父親壓在枕頭下。

為了拿到這把鑰匙,傅冬用朱古力與同父異母的5歲小弟弟做了交易。傅作義下班回家,小弟弟爬到爸爸的懷裏,撒嬌要父親講故事,乘機拿走父親口袋裏的鑰匙,交給姐姐傅冬。傅冬趁傅作義開會時,進入父親的睡房,用密碼和鑰匙打開保險櫃,用照相機偷拍裏面的文件。然後,再讓小弟弟把鑰匙放回父親的上衣口袋裏。傅冬得到的膠卷,中共稱之為「解放戰爭初期最重要的軍事情報」。

1948年10月,蔣介石與傅作義密謀偷襲石家莊和中共中央駐地西柏坡。當時中共至少從4條地下情報渠道獲悉這一機密軍事行動。據傅冬1949年以後與密友談話透露:傅冬獲得此情報上報劉仁,中共得悉後急調部份主力回防,並通過新華社公開傅作義的計劃,使傅作義挫敗。

傅冬每兩天向中共特工崔月犁彙報一次傅作義的一言一行,再由崔通過地下電台發往中共前線司令部。

11月4日,蔣介石電召傅作義到南京共商華北行動問題。傅作義聽取何應欽等轉達的蔣介石南撤旨意後,即以主戰的姿態提出「固守平津塘依海作戰」的主張。蔣認為傅守平津塘亦可阻緩林彪南下,遂最後決定採取「暫守平津,控制海口」的方針。

傅作義回北平後,軍事上完成縮編部署,但他心神不定,總在房子裏踱步,飯也吃不下。對於是否把華北和60萬軍隊交給中共,傅作義非常矛盾、痛苦。因為他不看好共產黨,曾公開說共產黨會帶來殘酷、恐怖與暴政。所以中共軍隊逼近北京時,他「經常自己打自己的耳光,以頭撞牆,咬火柴頭想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