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患有先天性失明,父母要養育他長大成材,到底要經歷多少酸甜苦辣?中國大陸青島一對清貧父母,儘管兒子一出生就確診將終生失明,仍刻苦工作讓他學鋼琴,最終培養他成為一位著名鋼琴家,登上國際舞台,在全球十多個國家巡迴演出,並在2008年殘奧會開幕禮上演出。這位失明鋼琴家——金元輝與父母金永新、卞麗訓的故事,90年代獲中國大陸傳媒廣為報道,更被官方電視台拍成電視劇《凡人神曲》,感動無數觀眾。

不過,這對善良的夫婦,近日卻因為信仰真、善、忍,遭到青島當局非法關押和庭審。他們的遭遇,再次引起外界對千千萬萬中國法輪功學員無辜遭受迫害的關注。

法輪大法明慧網報道,青島居民金永新和卞麗訓婚後生下的第一個孩子是個男孩,為他起名為元輝。但不久,孩子便確診為先天性失明。這突如其來的打擊,對這對年輕夫婦來說猶如晴天霹靂。他們決定:要盡一切可能讓兒子自食其力,不為社會增加負擔。可是教孩子學甚麼呢?

所幸的是小元輝天生音樂感強,又喜歡學,於是決定讓孩子學鋼琴。學鋼琴需要較大的經濟條件,他們兩個普通工人的微薄收入是難以支撐的。但是,困難難不倒他們,金永新決心:「就是砸鍋賣鐵也要供孩子學成手。」

為此,他們曾經下班後,拖著疲勞的身體到海邊「趕海」,撿撈一些貝類等海貨賣錢。但杯水車薪,要想在短時間內賺夠一架鋼琴的錢絕非易事。多虧親朋好友們不斷慷慨解囊相助,他們很快給孩子買了架鋼琴。

培養失明兒成材受讚 事跡拍成電視劇

而後在北京陪孩子學練琴的時候,他們住在地下室,金永新踩過黑三輪車掙錢,一年只給孩子買一次葡萄吃,日子過得相當不容易。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不知磨破了多少雙鞋,流了多少汗水。酷暑嚴寒,春夏秋冬,其中酸甜苦辣不言而喻。

功夫不負有心人,兒子金元輝終於成了一位鋼琴名家,很快被中國國家殘聯錄取,先後隨團出訪了香港、奧地利、挪威、荷蘭、紐西蘭、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和日本等十幾個國家與地區,受到觀眾的廣泛好評;也曾與張學友、鄺美雲、倫永亮等港台明星同台演出。

他的故事引起了大陸媒體的關注,電台、電視台和報紙等媒體的專訪接踵而至。官方電視台還根據他們的故事拍攝了紀實電視劇《凡人神曲》,感動中國大陸無數觀眾。

夫婦修煉 頑疾不藥而癒

金元輝的媽媽卞麗訓的身體從小就軟弱多病,在心情沉重下,加上長期的辛勞,身體越發不支,甚至多次發作危及生命。經檢查,卞麗訓患有心臟病、冠心病、十二指腸潰瘍、胃潰瘍、腦血栓、偏頭痛、神經衰弱等多種疾病。30多歲,即因病下崗。公司照顧她,讓她看大門。

父親金永新雖然沒有甚麼大毛病,但是經常這裏痛那裏癢的,也嚴重影響正常生活和工作,一般頭疼感冒的小毛病挨一挨就過去了,大一些的毛病就得花錢治。花錢對他們來說是很糾結的事,因為一分錢要掰成兩瓣花,這日子難著哪。

危難之際,1998年他們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很快,倆人的一身病症不翼而飛,由此深感法輪大法超常。用他們自己的話說,最讓他們受益的是知道了怎樣按照「真、善、忍」做一個更好的人,按照法輪大法要求修煉人凡事要考慮別人,與人為善,對誰都要好的基本法理做人。

金永新是個多面手,會種花,會做飯等。無論被哪裏招聘做工,總是勤勤懇懇、認真負責、不計報酬,哪個單位也喜歡他。金永新曾在一家花卉公司工作過,在金永新離開花卉公司後的好幾年裏,那位花卉老闆還時不時的打電話向他請教一些管理花卉的技術問題,每次他都毫不保留地給予指導。

前幾年,金永新剛到金都花園打工。前任留下一些半死不活的昂貴花卉,他本可以建議單位扔掉,再進些新的,這樣省下自己的力氣。但金永新默默付出,認真打理,不久棵棵病樹枯木逢春,枝繁葉茂的展現在賓館客人們面前。主管經理人前人後都誇讚他是好人,有責任心。

遭非法綁架 庭審構陷

但是,善良的金永新、卞麗訓夫婦,卻因為向其他人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遭到青島警察綁架、關押和非法庭審。

自2015年起,青島市國家安全局特務警察對金永新、卞麗訓夫婦秘密監視和監聽。2016年12月26日,青島市市北公安分局市北區的警察在金永新母親家門口對面也安裝了秘密的監視錄像機,並監聽金永新的電話。

2016年12月2日上午,夫婦二人被青島市市北區公安國保警察、浮山後新區派出所警察綁架。

2017年4月中旬,青島市市北區公安分局將金永新、卞麗訓誣告到青島市市北區檢察院。檢察院因證據不足,退回市北分局。

6月9日,市北分局第二次把金永新、卞麗訓夫婦構陷到市北區檢察院,市北區檢察院於同日再將案件非法起訴到青島市市北法院。

律師:信仰合法 家屬控告部門

2017年7月18日,青島市市北區法院在青島即墨普東看守所非法庭審金永新、卞麗訓夫婦。

律師為金永新、卞麗訓夫婦做了無罪辯護。律師表示,信仰合法,對金永新、卞麗訓的指控沒有法律依據,並且指出了青島市市北區公安分局警察沒有搜查證違法搜查、非法綁架。

庭審過程中,有警察模樣的人一直拿著執法記錄儀在錄像,辯護律師幾次向主審法官提出抗議,法官說「是我允許他錄的」,律師非常詫異,法庭竟然違法允許不明身份人員隨便錄像。

此案目前還在等待宣判中。對青島市市北區公安分局和市北區檢察院的迫害行為,家屬已經向相關部門提出了控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