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臨近,從坊間的傳聞看,是否把習近平思想寫入黨章,似乎已成了一個箭在弦上的事情。習近平真的那麼迫切要把這個「思想」寫進黨章嗎?只怕不見得。

回看當年的毛思想,毛思想是1945年寫進中共黨章的,而毛澤東1935年遵義會議實際掌控軍隊後,就已基本確立了他的「老大」地位了,而足足相隔10年後,毛思想才寫進黨章。

這裏的權力邏輯是,先有軍權,再有話語權,然後才有「思想」。

再看鄧理論,是1997年9月的中共十五大上,鄧小平病故5個月後才寫進黨章。鄧從1981年到1997年,掌權16年,鄧理論並不在黨章內,這也完全不影響鄧的「總設計師」地位。鄧在中共黨內的威權,實際是靠他手上的槍桿子來支撐的。

再看一個例子,胡錦濤是上任5年後就把科學發展觀寫進了黨章,但那又怎樣?這個並不能改變他被江澤民幕後箝制的尷尬局面。對習近平來講,手握槍桿子,比這個不能當飯吃的習思想要有用得多。

所以對習而言,習思想只是大權在握的結果,而不是前提或必要支撐,習並沒有在十九大把習思想寫進黨章的迫切性。

而且按現在的宣傳,習思想將以習近平的名字做定語的方法寫進去,而此前「三個代表」和「科學發展觀」寫進中共黨章時,都沒有帶江和胡的名字。

表面看,這個可以是習越過江、胡,與毛鄧取齊的機會。但實際操作起來卻並沒有那麼簡單。

習思想如果排在「三個代表」和「科學發展觀」前面,在中共黨內很難服眾,排在它們後面吧,又變成了大塊頭坐小椅子,不倫不類。

如此,進不得退不得,還會帶來很大的紛爭,還不如先不放進去,等以後再說。

那麼,設立一個「思想」就真的這麼不重要嗎?倒也不是。

1958年,毛自己給個人崇拜開閘後,毛思想成了神化毛的一劑作用巨大的催化劑。毛在嚐到被神化的甜頭後,在文革中又進一步利用了這個東西,用以對付政敵劉少奇、扳倒林彪。

換言之,「毛思想」是在與個人崇拜和神化結合後,才在黨內鬥爭中給了毛澤東殺傷對手的巨大力量。

而現在的「習思想」,即使有「思想」的外表,但是已經完全沒有可以與個人崇拜和神化結合的土壤。歷經這麼多年的中共暴政統治,尤其是文革時,毛的「造神」運動在林彪事件後轟然崩塌,老百姓從此再也無法對中共的「造神運動」提起興趣。

孤軍奮戰的習思想,如果如此高投入而低產出,習為甚麼非要硬將之塞進黨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