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周,13名反新界東北前期發展工程撥款的社運人士及雨傘運動的三位學生領袖黃之鋒等人,全遭到港府律政司進行刑期覆核而被囚。事件引起香港社會極大迴響。昨天多個團體發起的「聲援政治犯」遊行,冒著烈日上街的,除了社運人士的家人同學,還有更多老中青香港人,逼滿出發點灣仔盧押道,共同的呼聲是不滿港府聽命中共打壓學生。由於人數眾多,遊行歷時近3小時才全部抵達終點,大會指上街人數創下2014年雨傘運動後新高,反映中共以嚴刑峻法阻嚇市民發聲的陰謀全盤失敗。

針對過去一周,13位反新界東北社運人士及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三位傘運學生領袖被相繼判囚。民陣、社民連及香港眾志等團體昨日舉行「聲援政治犯」遊行,遊行隊伍下午3時由灣仔修頓球場外出發,以中環終審法院為終點。

頂烈日上街 逼爆灣仔中環

儘管昨日烈日當空,氣溫高達34度,來到灣仔的市民越來越多,修頓球場一帶則擠得水洩不通,連港鐵站也塞滿人。原本警方僅開放盧押道一條行車線,其後要開放軒尼詩道三條行車線,以至開放莊士敦道,電車及其它交通全部停駛。到下午4時許,龍頭已抵達終審法院,但仍有大批市民在修頓球場附近等候,直到5時才全部出發。

參與遊行的市民逼滿灣仔修頓球場旁的盧押道和莊士敦道。(網絡圖片)
參與遊行的市民逼滿灣仔修頓球場旁的盧押道和莊士敦道。(網絡圖片)

被囚者母親:港人不要灰心

遊行隊伍在巨型橫幅「反抗極權無罪、釋放政治囚犯」領頭下起步,由前學聯秘書長岑敖暉、香港眾志成員、反新界東北村民等人帶頭,藝人黃耀明及何韻詩也在隊伍前列。遊行民眾抗議律政司就刑期提出上訴覆核,令黃之鋒等人被判監。他們沿途逐一讀出13名被判囚的反對新界東北發展示威者,及黃之鋒、周永康、羅冠聰三人的名字,並高喊加油。

羅冠聰媽媽與香港眾志的隊伍一起遊行。因反新界東北案入獄的何潔泓母親也在隊伍之中,代女兒呼籲香港人加油,不要灰心難過,「(香港人)出來支持已經給他們很大一股力量,讓他們知道他們不是孤單。」

不少當年雨傘運動的參加者前來,當中老中青三代皆有。就讀名校皇仁書院的中六學生方同學,當年曾參加在中環的佔領。他不滿中共打壓青年學生:「因為看到政府不惜一切將社運人士打壓入獄,令我很憤怒,所以要站出來。這個政權只是聽共產黨的說話做事,不聽港人意見。」他指此等做法只會令青年更加反感:「因為這些遲早都會發生我們在身上,他們只是比我們年長一點,都被人拉去坐監,我們都不可以置身事外。」

被判囚8個月的羅冠聰母親(中)也在遊行隊伍之中。(李逸/大紀元)
被判囚8個月的羅冠聰母親(中)也在遊行隊伍之中。(李逸/大紀元)

學生:中共越打壓反彈越大

羅冠聰就讀的嶺南大學,一班學生和校友一起上街。嶺大學生會會長李翰林表示,今次有16人被囚禁令他們很憤怒,上街表達對中共的不滿,「香港司法制度淪陷的局面,律政司去上訴、再一次檢控一些已經判了社會服務令的抗爭者,導致他們有坐牢的刑罰,我相信這絕對是中共的打壓,希望在林鄭上台這段日子裏清算或大大地阻嚇市民和學生不要再上街、再反抗。」他認為當局越打壓反彈越大,現場遊行人數眾多就是證明。

他又表示,學生會正商討如何支援羅冠聰,首要希望保護他的學位,以防被該校「紅底」校董投訴下遭褫奪。

中共違法是禍因

細黃伯
細黃伯

兩位年長的大細黃伯也再次上街。細黃伯身穿囚衣,他表示自己也有參加傘運,雙學三子被判刑代表自己也「有罪」,說不定今日遊行,明日又人大釋法判他們遊行有罪:「我們是和平理性非暴力,我們是一個抗爭者,因為人大無端釋法,DQ了我們六位議員,又無端檢控我們爭取公義的市民和學生。這是我們完全不可接受的,這個審判完全是政治審判。」

細黃伯表示最生氣的是上訴庭罕有地完全推翻原審法官的判決,尤其是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被揭2015年曾參加一個反佔中團體活動,他理應避席。

追本溯源還是中共的原因:「先出現白皮書、8.31政改方案,更加將法律扭曲,尤其最近的人大釋法……它根本是違反中英聯合聲明,違反基本法賦予香港人的權利,市民才走出來,始作俑者是中國共產黨。」

方同學
方同學

黃伯:青年覺醒 香港有得救

大黃伯拿著拐杖跟著遊行隊伍,旁邊有市民為他加油。他指,已看透了共產黨的真面目,「共產黨是妖怪!不屬於人類。如果大家不走出來,它就當你是奴隸、是馬仔;但香港還有一群不願意做奴隸的人。年輕人覺醒了,香港還有得救!」

今次遊行與七一不同,沒有那麼多標語和道具,但也有不少市民撐起黃傘。梁先生高舉一張長長的名單,上面寫滿受打壓的傘運及社運人士的名單,他說怕港人遺忘。對16人被囚禁,他感同身受:「他們在一個小的監牢裏面,而我們在一個大一些的監牢裏面。」

父母盼守護子女自由天空

父親手抱子女遊行。
父親手抱子女遊行。

昨日天氣酷熱,仍有不少家長帶同子女前來。一位從事工程的父親手抱3歲、6歲的子女遊行。他批評接連兩案是政治檢控,身為家長有責任教育子女:「我覺得是很嚴重,涉及到很基本的公民價值,至少要給下一代知道香港曾經發生過這種事,因為這真是一個歷史性事件。」

潘小姐帶著8歲的兒子前來,支持多位年輕的良心犯:「我們希望日後香港也是有自由的一片天空可以給孩子,所以我覺得要告訴小朋友知道,亦都要叫他們出來。」

遊行隊伍龍頭抵達終審法院後,舉行集會。多名政治犯的朋友陸續上台發言,為他們打氣,全場激動鼓掌和呼應。集會人士擠滿終院對開的公園和附近一段遮打道。

人數破傘運後紀錄

學聯前秘書長、大會發言人岑敖暉表示,仍未統計到遊行人數,但毫無疑問,今次是2014年佔領運動後,最多人遊行的一次:「這反映特區政府、中共政權,以至律政司,希望以嚴刑峻法打擊香港市民、阻嚇香港市民繼續參與政治,繼續走上街頭的陰謀,可以說是全盤失敗,香港人不會因此而嚇怕,更不會因此而放棄我們心目中相信的自由、公義、民主。」

他表示,遊行人數也讓這些政治犯知道他們並不孤單,並借此機會,重新凝聚公民團體的力量,「重新凝聚並找回民主運動的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