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有一個很正統的理念就是「戒色」。康熙教育皇子也特別引用孔子說的「君子三戒」,訓誡諸皇子「三戒」之首在於戒色,其次是戒鬥、戒得。《壽康寶鑒》中記載:「色,少年第一關,此關打不過,任他高才絕學,都無受用,蓋萬事以身為本。」 

古時認為,色如利劍,能削減人生福份,致使人生潦倒窮苦、百事不順;出入仕途官運不濟;行銷經商,財破不聚大漏,所以好色被認為萬惡之首,古賢倡導「避色如避劍」。 

《西遊記》中也有段生動的故事,講到了戒色的重要。其中第55回講到蠍子精憑空擄走了唐僧。悟空一行準備前去營救,為此特別開了個小會議。悟空說,要是妖怪迷惑了師父,使他破了色戒,虧了德行,大家就散伙;要是不亂性情,禪心未動,我們好繼續相持努力,除妖救師父西去取經。一路降妖無數的大聖,面對色關一點都不含糊。 

對於色心害人的程度,《西遊記》中描述得也很細緻。悟空和蠍子精「驚天動地來相戰,只殺得日月無光星斗更!」,二人大戰數個回合不分勝負,女怪使出倒馬毒鉤,只扎了大聖頭皮一下,便使他忍痛不得,敗陣而走。 

這一扎使悟空叫苦連天,八戒和沙僧還從沒見過悟空有頭疼的時候。要知道悟空自從在天宮盜食了蟠桃仙酒,老君的金丹,被神將使刀斧錘劍處處斬,雷打火燒,在八卦爐裏煉了49天,都毫髮未傷。如今,卻被女怪的毒鉤扎的疼痛難忍。這個細節實質道出色魔害人程度之深。 

經觀音菩薩的點化,只有東天門裏光明宮的昴日星官才能降除蠍子精。果然,這個連如來都敢扎的蠍子精,被佛界金剛四處追找的毒蠍,被昴日星官昂首一叫,女怪即時現出原形,死在坡前。 

此處一直有個難以釋解的公案,唐僧取經本是佛家之事,為何頻繁地邀請道家神祇前去協助。昴日星官上觀星台巡札,本來要去回奏玉帝,一聽大聖邀請要治蠍子精,於是說:「恐遲誤事,小神不敢請獻茶,且和你去降妖精,卻再來回旨罷。」 

除卻色魔對於天上神祇,不管是佛家道家,都是當務之急。這也說明,修煉者一定要修去色心,對此佛道兩家的態度都是絕對一致的。色魔表現雖然兇險惡毒,但也容易破除。昴日星官具備「文、武、勇、仁、信」全五德,所以面對毒蠍,表現的崢嶸壯勢踴躍威武,只三鳴之勢便要了毒蠍的命,破除了唐僧的魔難。 

這也是因唐僧「目不視惡色,耳不聽淫聲」,「一生只愛參禪,半步不離佛地」,唐僧一心戒色方能感得天神來助,破除危局。 

《西遊記》第23回,觀音、文殊、普賢三位菩薩和黎山老母一起,為檢驗唐僧師徒4人的禪心,設下色關來驗。唯有八戒貪戀美色,沒有過去,被珍珠衫繃在樹上,吊了一夜,以示對他的懲戒。吳承恩在小說中寫下《西江月》為證:「色乃傷身之劍,貪之必定遭殃。佳人二八好容妝,更比夜叉兇壯。只有一個原本,再無微利添囊。好將資本謹收藏,堅守休教放蕩。」 

受到教訓的八戒,在後來的取經路上,看到西梁女國國王拽著唐僧不放,八戒便「發起個風來,把嘴亂扭,耳朵亂搖,闖至駕前,嚷道:『我們和尚家和你這粉骷髏做甚夫妻!放我師父走路!』」

從一段生動的古典故事走到現代,環顧時下之風,當人們認為一夜情、包養情婦、瀏覽網絡色情圖片、影視等是人生的樂趣和享受時,這些在《西遊記》中,不過是八戒嘴中的「粉骷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