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6日,中共官媒報道,中共政治局常委張德江8月14日至16日現身湖南。這意味著最遲在8月13日,中共高層北戴河會議就已經正式結束。另據官媒報道,北戴河會議剛結束,國務院副總理汪洋於8月13日至17日出訪中印共同的鄰國巴基斯坦和尼泊爾。

自6月中旬以來,中印邊境對峙業已進入第八周,雙方各不相讓。在中印發生衝突期間,巴方已多次與印方在克什米爾地區激烈交火。之前有消息稱,中印對峙及中方應對策略應為「十九大」高層人事之外中共北戴河會議上的另一核心議題。

北戴河會議後,無論北京選擇使用和平手段還是戰爭手段解決中印邊境衝突,北京都需要事先作出地緣政治協調。敏感時刻,汪洋出訪和中印地緣政治皆密切相關的巴基斯坦、尼泊爾;有理由相信,在北戴河會議達成一定共識和行動方案的基礎之上,汪洋此次出訪,與解決中印邊境對峙危機問題密切相關。

值得關注的是,汪洋是主管農業和對外經貿的副總理,並不在習近平和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分任正副組長的中共中央外事領導小組名單中。然而「十八大」以來,汪洋經常隨同習近平出訪、主導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並與俄羅斯高層多次互動。此次敏感時刻,汪洋又銜命出訪巴基斯坦和尼泊爾,顯示其獲習看重,在外交領域的戲份逐漸吃重。

現年61歲的汪洋是胡錦濤、習近平陣營的重要人物。中共十七大後,胡錦濤調派時任重慶市委書記的汪洋接任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在廣東圍剿江系前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李長春的舊部,並把肅貪之火燒向江澤民情婦黃麗滿等;與此同時,以「廣東模式」向薄熙來「唱紅打黑」、「重慶模式」叫板。

中共十八大之前,汪洋入常呼聲頗高。但最後江派人馬張高麗、劉雲山進入「十八大」常委,令外界大跌眼鏡。曝光的「十八大」中央委員選舉得票的狀況顯示,劉雲山在七常委中的得票數最低,比沒入常的汪洋還低,顯示劉雲山最不得人心。

原中國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2015年7月向外媒透露,中共十八大組建領導班子時前黨魁江澤民還佔著相對的優勢,七名常委他推薦了三個,劉雲山的票數少於汪洋,但江堅持要劉上,胡、習只好讓步,讓汪洋下。

「十八大」以來,汪洋獲習重用,兼任多個要職,再度成為「十九大」入常的熱門人選。去年G20杭州峰會期間,汪洋除了在開幕儀式上坐在習近平的身後,還陪同習分別參加了與美國總統奧巴馬及俄羅斯總統普京的會見活動。今年4月,習近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會晤,汪洋也是隨行大員之一。

去年G20峰會後,總部在北京的多維新聞網釋放汪洋將在「十九大」入常的信號。報道稱,習近平執政以來,其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措施碰觸「難點」、「痛處」,遭致某種抵制和反彈。這時就更需要一些敢闖、敢幹的人物,推進其改革部署。而汪洋正是此方面的能手。汪洋被賦予更重任務、更高使命就勢成必然。

目前流傳的多個版本的中共十九大政治局常委名單中,汪洋都是熱門人選之一。港媒雜誌今年5月號曾發文透露,汪洋已得到了習近平的支持,在4月份通過了「十九大」領導班子第一輪核評審議,估計在進入政治局常委的問題是已「越過一重大關口」。

關於汪洋入常後的分工,則前後傳出兼任國務院常務副總理、政協主席、人大委員長等不同的說法。

最早的消息稱,汪洋有望在「十九大」上晉升常委、接替張高麗任國務院常務副總理。去年10月,有港媒預測汪洋將任政協主席。今年6月,香港政治變局前後,港媒分析,汪洋很可能接任中共人大委員長,並接掌港澳事務。汪洋曾主粵5年,與港各界都有廣泛的接觸。

引人聯想的是,與汪洋「十九大」入常相關的一個細節頻頻被媒體提起。港媒6月消息稱,汪洋已被安排由外交學院副教授加班補課,培養英語聽、講中級能力。汪洋自2014年秋開始由教師教授英語,見外賓時會講一些基本社交口語。

2015年6日即有消息稱,汪洋每周要學12小時的英語。汪洋甚至在和同事交談時,也常常突然加插幾個英語單詞。汪本人還曾無意中透出口風說:「不能不學,下屆外訪任務多,不掌握一兩門外語不方便。」

汪洋學英語的消息接連被釋放,以及汪洋自稱「下屆外訪任務多」的說法,令人猜測汪洋入常後將到底兼任何職。

在現在的中共政治局常委體制中,除了國家主席與總理有頻繁的外交活動之外,按慣例負責金融工作的常務副總理以及政協主席、人大委員長等人其實都沒有對外語要求特別高的外事活動要求。往屆政治局常委中,國家副主席一職常有外事活動,對外語要求反而要高。但「十八大」後,政治局委員李源潮兼任國家副主席,未能入常。

這提供了一種可能性,那就是,中共十九大上,國家副主席恢復由政治局常委兼任,由汪洋出任。如果這樣,汪洋兼任國家副主席後再主掌港澳事務也就有章可循了。

中共中央港澳協調小組自2003年以來,前兩屆組長都是由國家副主席出任,從中共十八大起才改由中共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出任。

另一種可能性是,汪洋加強學習英語以及積極參與同美國、俄羅斯等大國的外事活動,顯示其在外交領域中將擔任重要的角色。近幾年來,習陣營在清洗江派高官的同時,不斷釋放廢除常委制、建立總統制的信號。在中共政權內外交困、危機重重之際,習陣營放出此種風聲的同時,料暗中也有相應的部署。

「十九大」前後,中國政局的走向與中共面臨的不斷升級的外交、內政危機及高層內鬥政治危機密切相關,時局進程可能出乎任何人的預料,中南海高層作出何種選擇,充滿變數。基於此,汪洋在「十九大」之後的任職動向也就具有了特別的政治信號意味。

(大紀元2017年8月17日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