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在台灣高雄的溫騏一直都很想修行,大學畢業後一個偶然的機會,他隨著一名僧人到了北印度出家,期間他除了學習語言、佛法外,還接觸了藏醫、藏藥,讓他對人有病的原因有了自己的認識。

溫騏介紹說:「大學畢業後幾年,我就去了北印度出家,那是我人生中最想做的事情:學習佛法,或是找到人生的解答。北印度非常貧窮,但那段時間是我最快樂的日子。」他解釋說,北印度地區環境非常惡劣,也正是這個原因,他才能放下所有的慾望與執著,專心修行。他認為沒有了慾望和執著,人從內心感到快樂。

溫騏曾隨一名僧人到北印度出家5年。不丹以佛法為依歸。(Dakini提供)
溫騏曾隨一名僧人到北印度出家5年。不丹以佛法為依歸。(Dakini提供)

出家─還俗─創業

溫騏出家5年後,由於母親生病,便還俗回到家鄉。3年前,他接觸到不丹的「喜來芝」(Shilajit)。他知道喜來芝是藥師佛留給末世的最後一份禮物,它對人體健康有奇效。他希望更多的人能得到健康的身體,因此在台灣設立了一間公司──台灣喜來芝生技股份有限公司,致力推廣有機產品,以及恢復傳統的生活方式。

溫騏的志願是出家修行。(余鋼/大紀元)
溫騏的志願是出家修行。(余鋼/大紀元)

藥師佛的最後禮物

喜來芝在喜馬拉雅山脈流傳數千年,梵語為高山的征服者,尼泊爾語為大自然的恩賜,中譯成喜來芝。經典中記載,它是藥師佛的許諾,在末法時期救助世人的神秘物質。印度傳統「阿育吠陀」(印度傳統醫學),在一千年前就把它當成長生基礎,藏醫更視其為祛除一切虛弱的靈藥。

喜馬拉雅山被稱為聖山,是因為其純淨與靈性,其中隱藏著眾多修行的人。喜來芝是喜馬拉雅山的懷中之寶,更被世人認為是喜馬拉雅山的奇蹟。

喜來芝的形成可追朔到數千萬年之前,當印亞板塊相撞後,形成喜馬拉雅山。當時有非常多海洋和陸地的草本植物被壓在山脈內,在高壓冰冷的岩壁中經過數千萬年分解而成的一種天然黑色脂狀物,在夏天,天氣較炎熱時才會從山壁夾縫中滲出來。

不丹只有極少數人有採集喜來芝執照,冬天天氣非常穩定,是最適合採集的季節,也適合攀岩活動。(Dakini提供)
不丹只有極少數人有採集喜來芝執照,冬天天氣非常穩定,是最適合採集的季節,也適合攀岩活動。(Dakini提供)

根據印度《阿育吠陀》經文記載,喜來芝已被人類使用三千年之久,並給予仙丹靈藥般的高度評價,稱它為「虛弱的驅逐者與力量的來源」、老人的「長壽之源」,也有「眾神的花蜜」之名;藏醫四部醫典裏也明文記載,其起源為藥師佛為幫助末法時代的眾生而發願加持之物。

喜馬拉雅山邊小國:不丹

不丹被譽為全世界最快樂的國家,80%國土為原始森林。(Dakini提供)
不丹被譽為全世界最快樂的國家,80%國土為原始森林。(Dakini提供)

喜馬拉雅山南坡有一個人口不足七十萬、被譽為全世界最快樂的小國──不丹,它曾在「世界幸福」排名中位居第八。不丹禁止銷售殺蟲劑與農藥,完全依賴動物與農業廢料作為肥料耕作,讓其成為一個有機國家。

在環境污染日益嚴重的今天,不丹──這個有機國家吸引了越來越多人的青睞。那裏自然環境優越,風光秀麗,空氣清新,其森林覆蓋率高達72%,民風非常淳樸。

溫騏介紹說,不丹的王族、政府官員、黎民百姓都信仰佛教,他們以國民幸福總值(GNH)代替國內生產總值(GDP),強調心靈富足比金錢重要。他們將森林的保護列入憲法,規定國家必須維持至少60%的森林覆蓋面。他們強調眾生平等,包括對大自然、動物的尊重。 

王室有個政策──絕不犧牲自然環境發展經濟,因此儘管擁有那麼多的森林,但不丹沒有印刷業。為了保護環境,不丹人想砍一棵樹也要經過批准。

不丹的資源優勢主要有森林、礦產和水電,但是不丹沒有把「以林業為基礎的出口貿易」作為發展重心,它選擇水電為發展的中心支柱。因為水電是再生能源,沒有資源耗竭的問題,而且對環境的影響也很小。

溫騏說,一般情況下發電廠都建在河流上面,但他們仔細評估,認為這樣可能會傷害到附近的森林、破壞河流、影響魚類繁殖等,所以他們決定在地底下建發電廠,本來兩、三年可以建好的發電廠,他們用了十幾年才建好。

1986年,不丹拒絕了世界銀行一項修建攔河壩的水電項目援助,因為那將淹沒一片自然保護區。

溫騏介紹說,不丹沒有重工業,輕工業也少,連一個玻璃廠都沒有,只有傳統手工藝。

雖然GDP不高,但是政府將許多資金都撥給國民義務教育、醫療。小學到大學的學費全免,醫療費用全免。即使旅客生病也獲得免費醫療。政府並沒有把錢用於軍事發展,他們認為人民的教育最重要、幸福最重要,把最多資源放在人民身上。

藏醫治病談因果

溫騏強調藏醫看病與西醫看病的方法完全不同,藏醫首先看人的前世因果,然後是今生的生活習性,最後才是用藥。

一個病人來看病,藏醫首先會談因果關係,因為已經生病,一定是因為在某方面有執著、有貪慾,或者對某種東西、事情存在著恨意,所以導致自己身體失衡。病人來,醫生首先會化解其心裏的疾病。「有些厲害的藏醫,甚至不用把脈,只是跟患者談,患者的病就好了。」

其次,藏醫會花時間去了解患病的這個人,他居住的環境、生活習慣、吃的甚麼東西、睡眠時間等,把每一個患者當作獨立個體去看,即使同樣都是肝病,但由於每個人造成有病的原因不同,因此治療方法、開的藥都不相同。

溫騏說:「藏醫要了解你整個的人,因為每個人有不同的因果關係,了解了你的生活飲食,他會給你建議,不要吃那麼辣,量不要那麼多,多曬太陽等,如果疾病不是那麼嚴重,經過這樣的調整,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慣,病可能就會好了。」

最後,病得太嚴重,一定要用藥物治療,藏醫才會開藥。許多人都推崇藏藥,認為它很神奇,藥到病除,但是如今的藏藥比不上以前,原來3顆可以治好病,現在可能要15顆。

溫騏解釋說:「藏藥不再神奇,一是因為現在人的福報越來越低了,有些藥材慢慢消失找不到;另外, 地球環境被破壞,人的貪心太強烈,造成外在環境五行崩解,生長在自然中的草藥就不能吸收五行均衡的東西,它的功效自然就大不如前。」

參悟人的行為與疾病關係

除了環境之外,人心才是造成自己有病的根本原因。佛家認為貪、嗔、癡能毒害人們的身命和慧命,故被稱為「三毒」,是世間一切煩惱的根本。

溫騏指,現在人生病,都認為是外部原因造成的,比如細菌害我、環境害我⋯⋯其實有許多病是因為自己的行為造成的。

他舉了一個例子,服用喜來芝的人都會出現「好轉反應」,就是原來有病的器官會出現「病重」的症狀。曾有多個患者出現的好轉反應都是咳嗽。他們咳嗽的非常嚴重,咳到晚上睡不著覺,很痛,咳出很多膿痰。中醫說肺屬金,金主攻擊,從肺部排毒的人,極大可能是造了「口業」,通常是那些喜歡高高在上、指責別人的人,他們以「為別人好」為理由,其實是在傷害別人。

「很準。」溫騏說:「好多出現這種反應的都是宗教界的講師。我們跟他們談了後,他們都點頭表示認同,可能站在台上講話,有時候批判性太高。在經歷了這種排毒反應後,他們都有反思。經過一、二個星期的劇烈排毒後,他們的聲音變得清亮,肺部的呼吸也更深沉了,開始可以講柔軟語言了。」

另一案例是溫騏的媽媽。他母親生病三、四十年,一直洗腎,最後換腎。換腎後吃大量的抗排斥藥,以避免自己身體的系統攻擊外來器官。雖然身體指標看起來很完美,但藥物的各種副作用讓她變得極為虛弱。去年他母親開始服用喜來芝。

溫騏解釋說,當人身體出現問題時,人體器官都會把消化不了的東西壓下,表面上沒事,其實器官已經替身體承擔了非常多的東西,一旦它吃到一個對它有幫助的東西,它會知道救星來了,它就不再努力去壓,而是開始釋放,這個就是我們說的「好轉反應」。

他媽媽的「好轉反應」時期比較長,大約2、3個月,之後,她的身體有所好轉,人看起來精神多了;糖尿病也有所好轉。當她越來越有信心的時候,溫騏開始跟母親探討她的病因。

「我媽媽對自己的身體狀況非常緊張,經常擔心自己的疾病,個性很急,很容易生氣,這個才是導致她疾病纏身的原因。」溫騏說她母親總喜歡抱怨,覺得自己可憐,總看自己沒有的,從不看自己擁有的。

「現在,她會反思了,會說對不起,以前要爭的東西,現在不再去爭,人變得越來越快樂了。她終於感覺到自己是有福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