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的重奪公民廣場事件拉開了雨傘運動序幕,時任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及常委羅冠聰3人,去年參與非法集結等罪罪成,被判社會服務令或緩刑,律政司不服上訴,上訴庭今日將宣佈判決。黃之鋒表明,已有心理準備面對監禁。

前日13名反新界北前期工程撥款的示威者,因上訴庭接納律政司覆核刑期申請,改判即時監禁8至13個月,上訴庭指判刑要具阻嚇作用。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昨日在一電台節目中表示,近期類似反對新界東北發展案件,或今日即將判決的公民廣場案件,與以往不同的是,現在法官很強調要阻嚇同類事情再次發生。「法庭為何會今年處理的時候,這麼著重處理,或者給這個訊息給社會大眾呢,我覺得這個需要思考。」

他相信接著會有越來越多年輕人陸續被監禁,自己對今日的判決已有心理準備會即時監禁,「其實過去非法集結的案件全部也是罰款、社會服務令,如果你說監禁可能也只是3個星期至3個月的時間,但會有這麼大的轉變,我都只能夠提醒自己做好心理準備。」

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認為,前日反新界東北撥款的13人被判重刑是一個標誌性的案件,即是法庭重新為政治運動做一個量刑指引,只要輕微碰撞,推鐵馬已經是暴力,對未來街頭運動政治參與影響極巨大。

他批評法庭量刑的標準越來越親建制及靠近權威,近年來也看到法律是由當權者來制定,「全部也是由人大說了算,現在連選舉權那一半假的遊戲都不讓你玩的時候,法律就是由政府或當權者,由專權那邊去制定。它是很直接去喜歡怎麼改就怎麼改,完全由北京的政治去決定香港的憲法是怎樣走,是怎樣死的。」

強調不會退縮續爭取公義

他們強調即將面對監禁也不會退縮。黃之鋒說:「關鍵是我們選擇做一個挺直腰板,堂堂正正的公民,還是做一個在強權之下苟且偷生的順民。我們不會在這刻有很完整的綱領,但作為一個明天都要進去坐牢的抗爭者,只希望寄予香港人一句,既然進去坐牢的年輕人都沒放棄,香港人又為何在這刻放棄。」

岑敖暉認為當權者就是要阻嚇年輕人繼續爭取公義,「面對重的刑罰,我們是要頂著,因為它就是想用嚴刑峻罰,使我們不再參與,不再發聲,不再上街,甚麼都不說了,做一個很乖的人。我們憤不憤氣,我覺得一定不會憤氣的。」

《紐約時報》社論關注判決

《紐約時報》編輯部以「Three Young Voices Versus a Superpower(三把年輕聲音對抗強權)」為題,發表評論文章。文章指,本港法庭今天的裁決,將決定香港會否出現首位政治犯入獄,如雙學三子最終被判刑,將成為香港現代史的分水嶺,同時應警惕中國政府的意圖。評論又指,三子去年已經接收判決,履行判刑義務,如他們被判監逾3個月,他們未來5年
無法參選。

評論認為,20年前,英國將香港主權移交到北京政府手上,希望香港作為前殖民地的西方自由思想會逐漸影響專制的中國,但事實卻相反。享有司法獨立的香港法院,正面對成為中共工具的壓力,一國兩制的承諾亦漸步向一國一制。評論最後質問美國、英國及其它國家,國際社會會否支持香港這些維持法治和政治自由的年輕民主鬥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