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先生曾經是丹東鴻祥集團的一名貨車司機,他的貨車穿梭於北韓和中國之間。他從不知道貨車裏面運的是甚麼東西。它們被包裹得嚴嚴實實,可能是農業工具、嬰兒衣服、食品、電飯煲,也可能是製造原子彈的材料。

蔡先生告訴《洛杉磯時報》,他的老闆馬曉紅「跟中共政府有特殊關係」。「我開始懷疑她在做非法貿易。」在鴻祥工作六個月之後,他於2015年辭職了。

當馬曉紅和三名同事在去年9月份被美國紐瓦克地區法庭以「密謀幫助北韓逃避制裁」的罪名起訴時,他的懷疑得到證實。

美國政府不同尋常地讓法庭通過中國在美的銀行,沒收鴻祥子公司明正國際貿易公司的190萬美元財產。

FBI前顧問阿諾德(Aaron Arnold)說:「這是一個新的策略,凸顯了美國瞄準北韓非法貿易的決心。」雖然美國政府先前不願意追究中國公司和銀行,因為擔憂中共報復美國公司,但是現在情況已經改變。「現在,據我所知,美國已經火力全開。」

該案件可能將成為未來美國通過訴訟和制裁遏制北韓核武行動的一個範例。特朗普政府一直努力對付北韓。北韓自從6月份以來進行了兩次洲際彈道導彈測試。

聯合國嚴厲的最新制裁禁止北韓出口約10億美元的商品,包括煤炭。8月14日,中共宣布從9月5日開始,將禁止進口北韓的煤炭、鐵礦石、鉛礦石、海鮮。

過去的制裁基本上無效,因為它們僅僅針對北韓,而沒有針對中國和其它國家,比如馬來西亞和新加坡,這些國家幫助北韓購買它需要的東西。

哈佛大學貿易專家帕克(John Park)說:「中國是一個全球化市場。北韓需要的任何東西,他們都可以從中國市場那裏獲得。」

中國佔據北韓貿易數量的九成,而丹東又佔據其中很大的分量。丹東是中朝邊境上最大的城市。

大多數貿易通過中朝友誼橋進行,但是一些交易發生在河面上。一名丹東商人說,人們在邊境上走私鋼鐵、銅,甚至麵粉。「但是這些只是小打小鬧。大宗交易是由北韓國營貿易公司開展,而且它們運作的方式很複雜。」

聯合國專家委員會說,北韓逃避制裁的技術在規模、範圍和複雜程度上都在提升。委員會說,北韓使用經驗豐富、訓練有素的中介來跨境轉移資金、人員和商品,包括武器和相關材料。

在所有遍布亞洲和歐洲幫助北韓的網絡當中,沒有一個人的業務比得上馬曉紅。

在2010年,鴻祥公司在一個講座中吹噓,它佔據中朝貿易數量的兩成。它擁有香港註冊的5艘船,定時來往於中朝之間。鴻祥在自己的網站上聲稱,它是「北韓和世界之間的橋梁」。

美國法庭起訴書指控馬曉紅設立一系列幌子公司,以掩蓋鴻祥跟北韓的非法貿易。這些公司分布在英屬處女群島、塞舌爾和香港等。

在美國情報機構鎖定鴻祥之後,中共當局去年關閉了它的運營。

美國前財政部官員陸基諾(Anthony Ruggiero)說,中共是在美國發出制裁之後才對鴻祥集團採取行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