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八大上,政治局常委會與政治局委員變動幅度超過往屆。按此趨勢,中共十九大上,政治局委員人選進一步變動應是大概率事件。不僅如此,習近平當政五年來,系列政治大動作也已為十九屆政治局委員變動埋下伏筆。

(上接:謝天奇:胡習早埋伏筆 十九大政治局或大震盪

其三,習新設中央機構政治分量重 或擠佔政治局席位

「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當局反腐運動中拿下大批江派高官,同時逐步收回權力,並先後成立了深改小組、國安委、財經領導小組、網絡安全和信息化等十多個重要小組。習近平兼任了這十多個中央領導小組的組長或主席。

去年六中全會以後,習近平、王岐山還加速推進設立監察委。

這些新設立的中央機構中,權重最大的當屬國安委與國家監察委。這是習近平、王岐山為清洗、接管曾被江派長期操控的國安系統、政法系統等關鍵權力部門而推出的重點機構。目前,習近平兼任國安委主任,而王岐山很可能出任國家監察委的首任長官。

值得關注的是,國安委與國家監察委等重點機構,除了最高長官由習、王等常委級別高官兼任外,是否還會安排政治局委員掌管具體事務?

比照「十八大」上習安排親信、中辦主任栗戰書及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滬寧首次進入政治局,習在「十九大」上將負責國安委與國家監察委具體事務的親信高官推進政治局的可能性不可低估。

其四,地方政經格局變化牽動高層人事安排

十八屆政治局委員中一開始就兼任地方職務的包括郭金龍、韓正、孫春蘭、孫政才、胡春華、張春賢六人。現在,重慶書記孫政才已落馬,天津書記孫春蘭兩年多前被調任統戰部長;張春賢與郭金龍分別於去年8月和今年5月被免去新疆書記和北京書記職務,調任中央閒職。

以往,湖北省委書記曾一度由政治局委員兼任,而薄熙來之前的直轄市重慶書記均非政治局委員級別。這說明,政治局委員兼任地方職位情況並無成例,也在不斷演變。

習近平執政五年來,隨著官場與經濟領域「打虎」行動的推進,地方政經格局已被打破、重建。其中最為典型的當屬習上台後力推的被稱為「一號工程」的京津冀一體化工程;今年4月,習當局又高調設立河北雄安新區。與此同時,北京遷府行動正在進行之中。京津冀格局面臨大變。

2015年已有風聲放出,習近平力推的津京冀一體化工程因為各方扯皮、推諉,進展緩慢,習非常不滿。消息稱,此前北京、天津兩直轄市都由政治局委員兼任,以後有可能將天津降格,以非政治局委員執政,這樣有利於各方協調。

天津是以江派常委張高麗為首的江派天津幫的老巢。近年來,天津大爆炸等詭異事件不斷發生,天津官場也不斷被習陣營清洗。

事實上,自2014年底孫春蘭調離後,天津一把手已實質上失去政治局委員資格而缺席高層政治決策的權力。去年9月,接替孫春蘭代理天津書記的黃興國已落馬。現任天津書記李鴻忠江派背景濃厚,其仕途走向,以及「十九大」能否按慣例入局,令人關注。

2016年10月,總部在北京的多維網放風稱,縱觀地方大員入局歷史,華北、華東、華南、華中、西南、西北地區皆有入局記錄,唯有東北地區入局歷史空白。隨著近年傳統行業衰落,加之產能過剩,東北地區的經濟發展遭進入瓶頸期。東北地區的國企改革需要在中央的整體布局下進行,因此,政治局中缺少東北地方大員,或成為中共決策的短板。

文章還表示,在京津冀一體化背景下,北京、天津、河北之間的地區界線逐步被打破,北京與天津出現職能重疊的現象。因此,將有限的政治資源進行合理分配,增加東北地區的話語權,未嘗不是一個選擇。

文章暗示,天津書記可能不再入局,而東北三省有可能安排一個政治局委員席位。

東北三省曾被江派人馬長期掌控,不僅與受中共江派扶植的朝鮮金家政權關聯密切,也是積極追隨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近年來,習近平、王岐山持續清洗遼寧、吉林及黑龍江省官場。習近平接連派親信接管東北三省後,是否會進一步部署政治局委員兼任其中一個省份的書記,有待觀察。

(未完待續)

(大紀元2017年8月15日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