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地球的角度來看,現今人類的發展歷史,已經逐漸演變成一部破壞史。同時我們不禁要思考:是不是人類變得實在不好的時候,就會發生這些毀滅性的災難?也許,下面這個與樓蘭國有關的傳說值得我們深思:

唐代高僧玄奘在《大唐西域記》中,講述過一個消失在沙漠之中的曷勞落迦城的故事。那裏的人民生活安樂,財產富饒,但並不相信佛法,對佛像也不加以敬重。一天,有一位羅漢前去禮拜佛像,當地人對羅漢奇特的服裝和容貌感到驚奇,就跑去報告城王。城王於是下令,用沙土塗抹這位羅漢,不給他飯吃。只有一個曾禮拜過佛像的人心中不忍,暗中給羅漢吃食。一天,羅漢要離開曷勞落迦城了,就對那人說:「七天以後,天空將要降下一場沙雨,把這座城市埋沒,不留一個生靈。望你早作準備,提前離開這裏。」羅漢說罷,就忽然不見了。

那人把這消息遍告自己的親朋好友,但沒有一人相信他的話。第二天,忽然刮起大風,從天上降下了各色珍寶,人們大喜過望,反過來咒罵那個出言不吉利的人。只有那個人堅信災禍是必然要降臨的,他悄悄地開鑿了一個地下通道,直通城外。到了第七天的夜半時分,城裏的人們都已進入了夢鄉,沙土從天而降,沒有多久就填滿了城中,那人從地下通道出城,向東來到了媲摩城。到了唐代,曷勞落迦城已經變成了一個大土丘了。

這個故事許多人聽起來只是個傳說,然而,今天的考古學家在挖掘新疆的樓蘭古國遺蹟時,卻怎麼也想不透這個發達的古城,究竟為甚麼埋在厚厚的沙塵下面?許多古老的傳說,人們老是認為是傳說,只是編造出來的。其實今天的事情叫未來的人聽到,他們未嘗不當成神話呢?現在的科學沒有發現到的或認識不到的就說是不存在,這樣的認識可能陷入了一個固執的框框了。

許多歷史上的真實事跡,都在不斷地提醒著人們,不要過份重視物質的安逸與享樂,應該注重維持善良的道德與文化,否則,上天將在人類道德敗壞之時,取走他所賦予人的一切。

聽到這樣的話許多篤信現在科學的人一定會嗤之以鼻:「那怎麼可能呢?現在的科學不是聰明的人類發明的嗎?哪裏是誰給人類的呢?」

我們仔細想一想,科技能做到甚麼程度。人類可以造出精密的電腦,可是電腦的智力甚至不能達到一般動物的水平,只能大約與螞蟻等生物相比。人可以培養出美麗的花朵,卻不能用科技的方法造出一粒能長出美麗花卉的種子。更現實的是,自然界的生命似乎只要給他充份的養份與適當的生活環境,就能成長與發育。而人造的機械往往都需要依賴人去維護與保養的,並不能自然的適應環境。如果說人類的文明是自己創造的,自己發明的,那麼這些控制著,讓世界有條不亂的規律又是誰創造的呢?沒有這些規律,世界早已大亂,人們又怎麼創造文明呢?

宇宙必然存在一個法則,它能讓一切事物正確地運轉,太陽必定從東方升起,而地球上的人絕不會無緣無故掉到外太空去。這個法則就是我們人類必須要了解的「宇宙法理」。

想一想,人類也是宇宙的一份子,如果宇宙有一個法則,那麼順著這個法則而行的人是不是就是好人,而背道而行的就是壞人了。因此,人類不能為所欲為的做壞事,否則就會違背宇宙法理,逐漸地走向淘汰的命運。

如何了解宇宙的法理呢?只有透過修煉。透過修煉,了解宇宙的法理,逐漸地同化宇宙特性,最後智慧大開,看清宇宙的真相。「佛」這個字在古印度話裏是「覺者」之意,就是通過修煉覺悟了的人。所以,「佛」是最理智的人,也可以說是真正的科學家。

看了《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系列文章提出的許多例子與證據,您對於史前文明的想法是否改變了呢?人們對於自己不能理解的事情,往往都說成是「謎」,殊不知為甚麼世界上會有這麼多的謎,讓人難以理解?科學家發現,人類的大腦最多利用不到30%,一般人更是僅僅利用了10%。據說,即使是天才科學家愛因斯坦的腦細胞使用率,也只有18%。

而人的肉眼能看得到的光線,在整個光譜上僅僅佔了極小的一部份,天文學家利用X光或者紫外線,發現了許多前所未見的星體。

「見可信,不見即不信」可能是造成眾多難解之謎的一個重要原因。麥哲倫當年敢於向西方航行,是他對於地球是圓的這個事實的確信,如果他不相信或不堅信,很可能航行到一半就折返了,也就無從證明地球是圓的這件事情。結果我們發現他這麼做,不但成就了環球的壯舉,更激勵了許多後起之秀,探索未知的世界。

如果我們敢於突破對現有世界的看法,那麼對於現在的科學,也許會有一個突破性的發展。釋迦牟尼佛在2千5百年前告訴他的弟子:「一粒沙裏有三千大千世界」,對於微觀世界的了解,佛陀的看法如此深入,可能比大多數科學家的理論都還具有開創性。

「佛法」究竟是甚麼?這是一門博大精深的學問,還是迷信?我們可以看到佛法中告訴我們的道理,竟恰恰是科學家難以說明之處。修煉佛法必須重德行善,對每一個人都好,先他後我,還要能無私無我。這在科學家的眼中是難以證實之事,許多早期的西方科學家無法證實「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天理,就說這個問題我們先不去研究了。但不去研究並不代表否認這個事實,只是謙卑地說:「人類智慧有限,只能研究能眼見之事物。」因為年代已久,許多科學的後起之秀忘記了前輩的謙卑,反而認為現在的理論足以解釋一切,就把道德規範等等與做人切身相關之事說成是迷信了。

其實許多真正有成就的大科學家是相信「神」的存在的。牛頓就是最好的例子,他發明瞭開啟現代科學的力學定律,精確地計算太陽系九大行星的運行軌道,然而他卻相信神才是創造這精巧無比的太陽系的真正主角。愛因斯坦早年提出了相對論等劃時代的理論,當他更深入地往下研究下去時,卻發現陷入了瓶頸。於是他晚年投入了學習各種古老的宗教與哲學,他在學習完「大藏經」後,感慨地說了一句話:「以後如果有甚麼能取代科學的,那就只有佛法了。」這兩位科學家的科學成就至今無人能及,卻不約而同地相信神的存在,我們是否應重新思考一下,「神」到底只是無知人們的迷信?還是真正理性思考的人,在面對奧妙而難以解釋的宇宙的答案?

自古以來,聖人、覺者留下來做人的規範與準則,要人們遵守。東方有釋迦牟尼佛留下的戒律、老子的《道德經》與孔子的四書五經,西方有耶穌留下的《聖經》。古時候的人們相信聖人的教誨,遵守這些道德規範,維持了人類社會的和平,也創造了輝煌的文明。然而到了近年來,人們由於物質享受的發達,生活的安逸,漸漸地將這些道德規範忘了。

有些人甚至將道德視為束縛,提倡為所欲為,反對人的道德。這樣的思潮現在逐漸變成社會的主流,將願意遵守道德的人說成是古板而教條,不遵守道德卻說成勇敢與創新。於是我們見到,許多藝術家不再創作美好的藝術,甚至將一堆垃圾放在一起就說是藝術品了。

當人們剛剛接受的時候也許真的感覺不到這些東西不好的一面,但是日子久了,我們回頭一看,簡直是變得相當可怕了。舉些例子,我們可以把現在的報章雜誌拿起來跟十幾年前的比較一下,現在報章雜誌的廣告會用一些比較煽情的方式表達,以前的廣告就純粹是介紹產品。以前的卡通影片會有一些勵志,教人奮發向上的故事,或是世界各地的童話與傳說,讓小朋友能在故事中了解做人做事的道理;現在的卡通都是一些電動玩具或各種怪獸,可以說毫無內容與知識可言。

雖然現在的科技比幾十年前發達,但任何一個人都承認,幾十年前的生活環境比現在好得太多了。在都市裏,還能看到田園景色,街道上沒有擁擠的車潮,人們悠閑地騎著單車上下班,生活過得簡單而充實。而現代人的最大娛樂,就是拖著疲憊的身軀與精神,擁擠地在聲色場所娛樂自己已經麻痺了的神經。人們真正需要的是甚麼?是物質發達帶來的便利與享樂,還是內心的寧靜與自在?我們遺忘了的道德規範,正是我們生活品質逐漸下降的主要原因。想一想,如果大家都重視道德規範,人人都替他人著想,人們都互相關心,互相照顧,那麼社會的問題是不是自然就解決很多了?道德是人類過幸福生活的保證,重新重視道德,將是重建人類輝煌文明的基石。

我們正處於一個新舊交替的時代。科學家不斷地發現有新的銀河系與星球產生,新的宇宙正在組建與形成。這一次,我們能不能把握機會,勇於改正過去的狹隘的觀點與錯誤的認識,重新認識一下自己和宇宙?(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