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八月中旬瞄準關島近海射四枚導彈的危機目前暫時解除,各界關注美朝關係未來發展及雙方如何解決北韓核武問題,期待能夠通過外交途徑解決問題。然而,雙方立場迴異,前景不明。

美朝過去一周的隔空喊話及對峙,使得緊張局勢持續加溫。星期二,北韓獨裁者金正恩失蹤兩周後現身司令部聽取簡報,並稱暫不會瞄準關島近海發射導彈,要觀察美國一陣子。

北韓暫不發射導彈後,美國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星期二告訴路透社,「我們仍然有興趣尋找雙方展開對話的途徑,但要看金正恩怎麼決定。」

國務院發言人海瑟・諾爾特(Heather Nauert)說,除了延遲發射導彈,北韓應展現達成朝鮮半島無核化的意願。

路透社報道,美國及南韓準備進行更多的聯合軍演,北韓對此感到不悅,揚言仍可能採取挑釁行動。

《今日美國》分析,在美朝緊張局勢暫時降溫後,各界期待雙方通過外交途徑解決問題。然而,美朝之間外交秘密管道的對話,進展極為有限。雙方完全無交集,金正恩不想放棄核武器,特朗普的立場則是北韓必須放棄核武。

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分析師帕特里克・克羅寧(Patrick Cronin)說:「美朝領導人的立場完全相反。」

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研究員愛因霍恩(Einhorn)說:「現階段雙方的立場完全沒有一致的地方,任何一方的立場都不可能出現戲劇性的改變,例如北韓釋放目前被監禁在平壤的美國公民,或者美國取消下周與南韓的軍事演習。」

克羅寧和其他分析家表示,目前美朝都缺乏對話的政治意願,畢竟過去美朝關係的外交突破都沒有持續太久。

現在的情況有所不同,特朗普的直白言辭,雖然加劇了發生戰事的恐懼,但也可能是促使金正恩延遲向關島發射導彈的原因。

克羅寧說:「特朗普和其他亞洲領導人沒有不同,也不想丟面子。因為他的不可預測性,所以(金正恩)更加謹慎⋯⋯金害怕開戰,這是好事。」

「我認為特朗普和金正恩之間必須舉行首腦會議。」克羅寧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