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爆料已經持續大半年了。網上爭議一直不斷,甚至非常激烈。近日看到一位反共學者,嚴厲警告「法輪功媒體」和包括我本人在內的幾位評論員切割,否則將殃及法輪功的聲譽。雖然用詞激烈了一些,我還是想向這位學者表示感謝,因為他顯然希望維護法輪功的聲譽。我必須聲明的是,署名「章天亮」的文章,只代表章天亮的個人觀點。

既然是個人觀點,我就有選擇表達或者不表達的自由,這是我的基本人權。鑑於網上有些人對我的文章意見很大,不知道是我沒有說清楚,還是被有意誤讀或歪解,故撰此拙文,把一些觀點再明確一下。

三個有關問題

首先就是對習近平的態度問題。事實上,我從來沒有像郭文貴那樣稱讚習近平是「千年不遇的聖君」。「挺郭」人士卻把「支持習近平」作為攻擊我們這些評論員的主要證據。這其中的邏輯,以我之愚,是實在想不明白的,很希望能聽到理性和邏輯嚴謹的解釋。我也需要說明的是,我並不是支持或反對習近平這個人(倒是郭文貴明確地說他「不反習」),而只是就事論事地評價了他做的一些事。關於我個人對待習近平的態度,容我稍後再做一些解釋。

第二個問題就是對共產黨的態度。事實上,我也從來沒有像郭文貴那樣明確地說「不反黨」。恰恰相反,我堅決主張終結中共暴政。反共學者一直在提「最大公約數」的問題,這一點,我想我們是一致的,儘管選擇的方法不同。我反對所謂和中共「和解」的主張,因為中共暴政惡貫滿盈,十惡不赦。這樣的暴政不終結,人類社會將不再有公平正義和是非善惡。

我的這個信念,十幾年來從未動搖,並每天在付諸行動。多年以來,我出版發行小說、電影、政論文集、與新唐人合作《漫談黨文化》DVD,接受新唐人或美國之音的電視訪談、主講大型講史系列《笑談風雲》、參與推廣中國傳統文化或發表數百篇文章,從淺層次上講,都是為了在理念上、價值上、文化上瓦解中共內部的凝聚力,也儘量讓讀者和觀眾了解中共的邪惡。

第三個問題就是對郭文貴的態度。事實上,我的態度一直很明確,就是勸告他在歷史的關鍵時刻根據是非善惡做出選擇。

有人說:郭文貴爆料是對中共統治的巨大衝擊,讓人看到了中共的貪腐淫亂,讓人看到中共前所未有的黑暗。這裏有兩個層面的問題需要澄清:第一、中共的貪腐淫亂國人早就知道,乃至習以為常,郭文貴本人也曾如此,只不過現在失去了那樣的機會;第二、中共貪腐淫亂只是一個結果,它之所以發生是因為社會的道德底線崩潰了。而道德底線的全面崩潰始於江澤民1999年發動、並延續至今的集傾國之力對法輪功、對「真善忍」信仰的迫害。

這期間除了無數難以想像的酷刑、性虐待、將人致殘致死之外,還發生了駭人聽聞的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事件,據美國國會聽證顯示,數量在十萬以上。相比之下,郭所揭露的中共罪惡遠遠不夠。

我在文章中多次建議郭文貴,如果他希望為國家和民族立功,就調查和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反人類罪行,特別是主導這一駭人聽聞暴行的曾慶紅和江澤民。郭做了一件相反的事,稱讚「沒有江澤民就沒有今天的中國」,「曾慶紅是最偉大的政治家之一」。

我在第一篇評論郭文貴事件的文章中就談過:郭是前國安部副部長馬建的人,而馬建是曾慶紅的人。目前中共內部習近平和曾慶紅(及曾慶紅背後的江澤民)正鬥得你死我活。十九大之前,曾慶紅再不拚命一搏就沒有機會了。曾慶紅一向精於權術、合縱連橫,打擊王岐山是打擊習近平團隊的重要一步棋。郭文貴就是其中的一個棋子。

曾慶紅一向精於權術、合縱連橫,打擊王岐山是打擊習近平團隊的重要一步棋。(Getty Images)
曾慶紅一向精於權術、合縱連橫,打擊王岐山是打擊習近平團隊的重要一步棋。(Getty Images)

郭爆料能走多久

這實際上也就預示了郭文貴爆料能走多久。郭文貴曾說他爆料的目的是「保錢、保命、報仇」,看似他不達到這個目的就會一直爆下去。實際上並非如此,因為他需要兩個條件來支撐他的計劃。其一、是他在中共高層的「老領導」或「老領導們」還能施加影響力;其二、是他有資金來實施他的計劃,包括支付他昂貴的「調查」購買(或製造)情報的費用和以及高昂的生活開銷,以及擺平很多我們現在還不知道的反對者。郭本人就說他為此已經花了幾千萬美元。

這兩個條件目前都在瓦解中。十九大之後,他的「老領導」將徹底失勢;而且他現在面臨數不清的資產凍結或訴訟案。因此少則幾月,多則兩、三年,郭文貴資金鍊斷裂後就極可能迅速從公眾視線中消失,這還不包括他能否長期留在美國所帶來的變數。郭文貴解套的方式只有一個,就是揭露江澤民和曾慶紅的反人類罪行,這是他的道德自救,也是現實生活中的自救。等到江澤民和曾慶紅被捕後,郭就連這條自救之路都斷掉了。

也許有人問:這麼說,郭文貴「爆料」就毫無意義了嗎?你反對郭文貴「爆料」嗎?我可以明確地說:我對他「爆料」沒有態度。他願意說甚麼,那是他的言論自由,當然若涉嫌誹謗則另當別論。但他的「爆料」會刺激習近平加速逮捕曾慶紅和江澤民,我倒是很樂見這樣的結果。

解體中共的問題

下面再說一下解體中共的問題,這是多年來我一直在談的問題。靠「報仇」這樣的情緒衝動、靠「有錢」這樣的利益收買、靠譁眾取寵的言論來吸引關注,這樣的做法都不可能持久。

從1999年,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開始,法輪功學員靠著理性、平和、堅定,在不拿一分錢的情況下,憑著信仰的支持,持續不斷地非暴力抗爭,甚至冒著失去生命的危險也仍然堅持,這樣的力量堅韌、充沛而綿長,而且只要迫害一天不停止,他們就會堅持不懈。這就是信仰的力量、這就是人心的力量。

如果我們回顧1991年蘇聯解體之前,蘇共保守派亞納耶夫發動政變,軟禁戈巴卓夫,還準備了25萬隻手銬和30萬份逮捕表格,並調動了兩個師兵力、362輛坦克開往莫斯科。流血的災難迫在眉睫。但是在這個關鍵時刻,負責包圍莫斯科白宮(俄羅斯政府及總理官邸)的坦克營參謀長謝爾蓋‧葉夫多基莫夫臨陣倒戈,他宣佈向俄羅斯聯邦的領袖葉利欽效忠。而軍人們面對保衛白宮的幾萬手無寸鐵的志願者,也不忍心扣動扳機。亞納耶夫一籌莫展,隨後蘇共垮台、蘇聯解體。

回顧這段歷史,是要說明喚起民眾和軍隊的道德感是非常重要的。在判斷是非、善惡之前,首先需要民眾以及軍隊了解真相。這兩點,正是多年來法輪功學員所做的。

法輪功學員這樣做,恰恰是因為他們沒有甚麼「保錢、保命、報仇」的目的,甚至連政治目的也沒有,更沒有一絲一毫的利益算計。從淺層次上講是無條件地堅持正義、抵制邪惡,更多的是出於一種大善之心。

因為法輪功學員是「有神論」者,深信迫害佛法的惡報會讓人沉淪地獄,永無止息地受苦。因此希望在這個歷史的重要時刻,給人了解真相和選擇善良的機會。這樣的機會擺在所有人的面前。只要沒有達到十惡不赦的程度,就有「回頭是岸」的機緣。這也就是我,作為一個個人,對待目前所發生的事和所涉及的人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