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近日用「戰火和怒火」警告北韓,被一些政客指責語氣過硬。但前聯合國大使博爾頓認為,回顧過去25年對朝失敗經歷,特朗普的言詞完全正當。

老布殊和克林頓時期的對朝政策

老布殊總統時期,兩韓簽署了《朝鮮半島無核化共同宣言》,並於1992年2月生效。同年3月,美韓暫停了兩國的年度聯合軍演。但不久,美法的偵察衛星便在北韓平安北道寧邊郡發現了一些不明設施。

國際原子能機構要求對寧邊等兩處的設施進行檢查,但北韓以事關國家主權為由予以拒絕。為對北韓施壓,克林頓總統時期,美韓恢復了1993年3月的聯合軍演。同年3月12日北韓致信聯合國安理會及核不擴散條約國,通報北韓退出《不擴散核武器條約》。

接下來,北韓於1993年5月初便試射一枚導彈,作為提高朝美會談的籌碼。經過多次會談,雙方於1994年簽署了《朝美核框架協議》。根據協議,由美國領導的國際組織將為北韓建設兩座1000MW輕水反應堆,以取代北韓的石墨核反應堆,為北韓提供電力能源。在輕水反應堆建設期間,為緩解北韓能源危機,美國同意每年向北韓提供50萬噸重油。作為交換,北韓承諾將採取措施,實現朝鮮半島的無核化。

美國媒體名人,政治評論員漢尼提(Sean Hannity)評論說,《紐約時報》的報道稱,美國同意給北韓在10年內資助40億美元的能源援助。作為交換,北韓將會凍結,並最終結束他們的核武器項目。北韓同意了。克林頓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協議,因為減緩了核武器擴散,但他的想法是大錯特錯。實際上並沒有解決問題。漢尼提說:「看看發生了甚麼?在1990年代尾,北韓就測試了一枚導彈。」

身為地產業巨頭的特朗普早在1999年的採訪中就曾譴責這項協議。特朗普認為,該協議就是在賄賂北韓,美國給北韓提供反應堆和燃料,而北韓卻繼續做他們想要做的事情,而且還在笑話美國。

在特朗普、漢尼提等人的眼中,北韓發展核武從未停止。自由亞洲電台2004年的一篇報道證明了他們的猜測。報道稱,享有巴基斯坦核彈之父之稱的科學家卡迪爾在巴基斯坦政府的調查報告中承認,他在5年前訪問北韓的時候曾被帶到一處秘密的核武工廠參觀,並親眼見到三套生產核武的設備。

小布殊時期的對朝政策

小布殊上台後,將北韓列為「邪惡軸心」,並將其列為核打擊對象之一。2002年10月,美國宣佈北韓承認其推進濃縮鈾計劃。11月,美國決定停止向北韓提供重油。12月,北韓宣佈解除《朝美核框架協議》的約束。2006年10月,北韓進行首次核試。

2008年6月,北韓政府向六方會談代表團提交其國內核子項目及核子設施清單。同年10月,小布殊政府同意將北韓從「支持恐怖主義國家」名單中除名,並解除「敵國貿易法」中相關貿易制裁,理由是北韓核設施驗證問題上達成協議,該協議後被北韓撕毀。2009年5月,北韓再次進行核試。

大紀元此前報道稱,六方會談實際上就是中共在與北韓唱雙簧後,進行戰略欺騙的一種把戲。中共看似積極參與斡旋北韓無核化,實則在背後操縱北韓。證據證明,中共江派一直暗助北韓發展核武。

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博爾頓(John Bolton)認為,小布殊政府的一個最大的錯誤就是將北韓從「支持恐怖主義國家」的名單中除名。博爾頓曾經在小布殊期間擔任美國負責軍備控制和國際安全事務的副國務卿,在老布殊期間任美國主管國際組織事務的助理國務卿。

奧巴馬時期的對朝政策

奧巴馬對朝主張「戰略忍耐」(strategic patience)政策,傾向等待北韓改變態度放棄核武,因此受到外界指責。

到目前為止,北韓總計進行了5次核試,有4次是在奧巴馬時期進行的,外界指責說,奧巴馬的「戰略忍耐」政策促使北韓的核開發有了巨大的進展。

政治評論員漢尼提說,到了奧巴馬政府下,我們看到了甚麼?北韓加速了其危險的活動,而導致了我們今天這樣一個非常危險的、不穩定的局面。

前聯合國大使博爾頓在8月10日發推文說,奧巴馬對北韓的「戰略忍耐」政策就是「甚麼都不做」(doing nothing)的同義詞,看看我們今天到甚麼地步了。

霍士新聞8月9日的報道說,國防情報局(DIA)已經確認北韓有能力製造放在導彈彈頭上的小型化核武器。文章還披露,DIA實際上在2013年即提出這個分析報告,然而當時的奧巴馬政府不僅試圖淡化,同時也質疑DIA的結論。

文章說,奧巴馬政府2013年淡化DIA報告的目的昭然若揭,因其威脅到奧巴馬應對北韓威脅的「戰略忍耐」政策,不對朝採取行動,將這個問題留給下任總統。如果不淡化DIA評估報告,奧巴馬將被迫對平壤採取強硬行動。

前中央情報局(CIA)分析師、國家安全智庫「安全政策中心」高級副總裁弗萊茨(Fred Fleitz)說,相較於奧巴馬避免正面迎擊北韓威脅,而試圖掩蓋DIA的報告,特朗普沒有迴避的做法值得肯定。特朗普政府藉由這份報告,向外界說明北韓威脅的嚴重性,以及美國必須採取果斷行動的決心。

特朗普對朝發出強硬警告 反遭質疑

反觀朝核談判的全過程,北韓事實上一直是談判、擁核兩不誤。特朗普政府今年一上台便宣佈,奧巴馬對朝的「戰略忍耐」政策已經終結。特朗普稱,北韓多年來一直在玩弄美國。

面對北韓不斷的挑釁,特朗普8月8日發出強硬聲明說,如果平壤再威脅美國的話,金正恩政權將遭到前所未有的「戰火和怒火(fire and fury)」。

「戰火和怒火」這幾個字在一些政客中引發爭議,有的認為特朗普用詞太魯莽,有的認為用詞太誇張,有的認為特朗普用詞應該保持謹慎,還有的政客認為特朗普對北韓是劃下了一個荒謬的紅線。

特朗普8月10日稱:「坦率的說,對於那些質疑那個聲明過於強硬的人,那個聲明也許還不夠強硬。」

博爾頓說:「我認為,這個用詞完全正當。」「特朗普所做的就是要對北韓和中國說,這對美國來說,是一個性質不同的局勢,我們正在告知你們,我們真的是在認真對待是否採用軍事選項。這可能會引起中國的注意。」

博爾頓還表示,由於北韓過去8年在核開發方面取得的進展,我們現在處於危機之中。美國長達25年試圖使北韓除核的政策失敗,特朗普接管的是這種失敗的局面,到了現在這個地步,能夠使特朗普用來解決北韓問題的選項已經很少,即使有也不是很好的選項。

政治評論員沃特斯(Jesse Watters)近日也發表評論,認為對待北韓不能再像奧巴馬似的使用軟弱用語了。沃特斯說:「特朗普是在用讓北韓(政權)能夠聽得懂的語言來講話,(用的是)強有力的軍事用詞。反過來,奧巴馬軟弱無力的講話帶來的結果是甚麼?就是北韓核武器的加強!他們在奧巴馬任職期間發射了比歷任總統任期內都多的導彈。當奧巴馬用外交語言來和他們講話時,他們反而加速了核項目。相比之下,特朗普被認為是不可預測,但這正好是一個很大的資產。」

沃特斯還強調說,以前,北韓很清楚奧巴馬將會做甚麼,那就是將會甚麼也不做。而現在美國有了新總統,特朗普的強硬言詞不僅僅是指向北韓,也是指向中共。

國務卿蒂勒森在特朗普發表對朝警告後說:「我們在對北韓的聲明中已經十分清楚地表達,我們希望看到的是甚麼,並對他們明確表明,我們不是在尋求給他們製造威脅,但是我們必須就他們給我們的嚴重威脅給予回應。特朗普總統剛剛重申的是,美國有能力全面防禦任何對我們及對我們盟國的任何攻擊,我們也會這樣做。因此,美國人民今晚應該睡個好覺。」

特朗普繼承了對朝「綏靖政策」留下的爛攤子

政治評論員漢尼提評論說:「北韓形勢對整個世界來說都是非常危險的。特朗普政府現在面臨的是『綏靖政策』的直接後果」。漢尼提解釋說,「綏靖政策」就是向北韓獨裁者屈服的政策。

博爾頓說:「我們已經試了25年的努力,和北韓談判,力圖改變他們的行為,讓他們放棄核計劃。我們25年都失敗了。」「我不認為,你可能改變北韓政權的行為,因為你不能改變其本質」。「如果國務院繼續像過去25年那樣做,那麼第26年將會是一樣的不成功結局。」

博爾頓認為,特朗普從前任接過了爛攤子,「一個非常危險的局面」,「這也是他正在應對的。」

特朗普的副助理戈卡(Sebastian Gorka)表示,特朗普在18年前,在北韓問題上就表達過正確看法。而他今天的看法仍然是對的。事實上,當好人不去行動的話,邪惡就會佔上風。

戈卡說,這並不是北韓人有問題,而是那個邪惡的政權。而這屆政府,這屆白宮,這屆總統將不會再放縱『綏靖』了。

戈卡還表示,正如國防部長馬蒂斯所說的那樣,「無論你是誰,都不要和美國打仗,否則你只能是等於在自殺。我們不只是超級大國。」

特朗普還發推文說:「我當總統下的第一個命令就是將我們的核武軍火庫翻新和現代化。現在的核武軍火庫比以往都還更強大。希望我們永遠不必用到這項武力,我們一直都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