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8日晚,著名的風景區九寨溝所在地四川九寨溝縣發生7級地震,蘭州、成都、重慶、綿陽、西安等地震感強烈。截至目前,已造成19死247傷。九寨溝的地震讓人們尚驚魂未定,9日早上,新疆博爾塔拉州精河縣又發生6.6級地震,烏魯木齊、克拉瑪依、伊犁、阿克蘇等多地均有強烈震感。24小時內連震,而且都是6級以上地震,有人質疑是否存在關聯。但有專家表示,由於兩地相距遙遠,這純屬巧合。

在中國古人看來,這顯然不是巧合。古人有「天人感應」之說,意思是上天與人之間存在著聯繫和對應的關係,天象的變化會帶動人類社會發生相應的變化。漢武帝時的董仲舒曾在回答「天命是否能挽回」的策問時,認為「根據前代事來看天與人之間的相互關係覺的很值得敬畏。國家將要發生違背天道的壞事,天就先降下災害來譴責、告誡他;如果不知道醒悟,又顯示一些怪異的事情來警告他;仍然不知道改變,而後災禍才來到。」

東漢時期的天文學家張衡在《陽嘉二年京師地震對策》一文中的兩段話,亦充分體現出「天人合一」、「天人感應」觀點。「最近,京師洛陽發生了地震,頃刻之間,雷鳴電閃,房屋倒塌。天地間變化無常,國家的政事一旦出現偏頗,就會有迅雷和地裂的災異。」「這天人之間的感應,如影隨形,如響應聲,效驗是多麼迅速啊!因此《詩經・周頌》上說『不要以為天道高高在上,其實他天天都在監視著人的行為』。」

不管世人和中共高官是否相信這一說法,但今年以來,中國大陸災禍連連卻是不爭的事實,火災、洪災、旱災、高溫、泥石流、地震⋯⋯直至今日的連續兩次大地震。依據古人看法,這些自然災害都是上天意志的體現。上天如此頻繁示警,意在傳遞怎樣的信息?

按照張衡的說法,迅雷和地裂災異的出現是因為國家的政事出現了偏頗,史籍中亦有其它的解讀。

一、預示國家或發生兵變

《河圖秘征篇》曰:「地之動,大臣逆。」《潛潭巴》曰:「地動搖,臣下謀上。」《尚書・夏侯說》曰:「地大臣盛,將有為下不靜,兵數動也。」《穀梁》曰:「地動,大臣盛,將動有變。」 著名的西漢大學者京房《對災異》曰:「地者,大臣之位,當載安萬民,懷藏物類;而動搖者,此不欲為君載安萬民,動搖不安,思欲篡殺也。」

以上文字是說,地震預示著大臣將要謀反,國家將發生兵變,政權或將易主。歷史上的周幽王、隋煬帝皆死於兵變。

二、昭示奸臣當道

奸臣當道,也會被認為是地震出現的原因。京房曰:「地動,蹶屋、室、人,天下兵行。」《地鏡》曰:「地動而折,有急令,近臣謀主,兵革興。」

比如歷史上著名的傀儡皇帝漢獻帝即位第二年便發生了地震,挾持者正是亂臣董卓。此外,明朝有名的大奸臣嚴嵩權傾朝野期間,也發生過一次大地震。《明史・楊繼盛傳》上說,楊繼盛曾上書當時的嘉靖皇帝,稱「今外賊惟俺答,內賊惟嚴嵩,未有內賊不去,而可除外賊者。去年春雷久不聲,占曰:大臣專政。冬日下有赤色,占曰:下有叛臣。又四方地震,日月交食。臣以為災皆嵩致,請以嵩十大罪為陛下陳之。」

三、預示上層或朝廷多有重大人事變化,往往還會伴隨著統治者的死亡

《天鏡》曰:「地動,世主失,不出千日。」「地比四五日動,人主不安。」《地鏡》曰:「地動千里,是謂陰盛陽衰,人君犯四時,興土功,不出年,國有喪。」

最為典型的事例之一是1976年7月28日的唐山大地震後一個多月,中共黨魁毛澤東死去。

四、地震還折射了老百姓民不聊生,生活困窘

張衡上書曰:「地動者,民擾也。『《雒書雒罪級》曰:』土震不言眾虐盛。」夏氏曰:「地動,民不安,搖擾流移。」

具體如十年文革期間,中國出現了多次大地震,除了唐山大地震外,還有1966年3月的河北邢台6.8級和7.2級地震;1970年1月的雲南通海、峨山7.7級地震;1973年2月四川甘孜7.9級地震;1974年5月,雲南昭通7.1級地震;1975年的遼寧海城7.3級地震;1976年8月的四川松潘7.2級地震;1976年5月的雲南龍陵縣7.3級地震。彼時的中國正處於中共建政後最動盪不安的災難性階段,百姓不僅生活困苦,而且在精神上飽受中共摧殘。

至於8月8日、9日,即北戴河會議期間連續發生的兩次大地震,究竟是上天警示國家的政事出現了偏頗,還是奸臣當道,國家或發生兵變,亦或是預示上層或朝廷多有重大人事變化,乃至折射老百姓民不聊生,生活困窘,正在北戴河參加非正式會議並為中共十九大做安排的中共高官們自己可以對照解讀。但毋庸置疑的是,在北戴河會議期間發生兩次大地震絕非偶然。

要知道,中共十八大以來,雖然以貪腐名義拿下了不少迫害法輪功的江派高官,但迄今為止,針對法輪功的迫害,尤其是活摘器官罪惡仍舊未停止,中共最大的貪腐份子和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仍未被繩之以法。如果高層集權僅僅是為了樹立自己的權威,意欲保中共不倒,而不是順天意、承民心解決中國當今亂象的根源,那麼國家政事應該說是出現了偏頗,亦是逆天而行,自然麻煩、災禍頻頻,接下去很可能有更為慘烈的災難。

或許對於希冀挽救中共滅亡命運的中共高官而言,重溫毛死之前對於吉林降下隕石的解讀十分必要。1976年4月20日,毛聽護士孟錦雲讀報。當讀到有關吉林隕石雨的報道時,毛當即變容,說道:「這種事情,歷史上屢見不鮮,史有明載的就不少,野史更多。」「中國有一派學說,叫做天人感應。說的是人間有甚麼大變動,大自然就會有所表示,給人們預報一下,吉有吉兆,凶有凶兆。天搖地動,天上掉下大石頭,就是要死人哩!」孟護士不信,認為是迷信,是古人瞎編的。毛答道:「那古人為甚麼要編造這些呢?」毛的預言非常準確,幾個月後,毛死去。

一輩子用謊言欺騙了中國人的毛卻在臨死前道出了自己相信「天人感應」說,中共高官們該作何感想呢?而8月8日北京突現金色光柱,又在預示著甚麼呢?但可以肯定的說,如果身在北戴河的中共高官們一再漠視上天的示警,不知道敬畏上天,那麼前途堪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