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鎔基之子朱雲來日前在清華大學發表演講,分析中國經濟多個領域存在的問題及背後的原因,涉及信貸巨額擴張、債務及樓市泡沫等問題。朱雲來強調,解決經濟問題需要轉變經濟發展方式,進行一系列制度方面的改革。

8月11日,鳳凰網等大陸媒體發表朱鎔基之子朱雲來近日在清華大學發表的演講全文。這篇題為「新常態下的中國發展之路」的演講全文大約7,700字。

朱雲來在演講中首先表示,所謂新常態,應該是不同以往的一個常態。為甚麼要提新常態?可能是因為老常態已經不可持續,否則就沒有必要提新常態。

朱雲來列舉中國的投資結構數據,其中,製造業投資規模最大,房地產絕對是第二。採礦業、製造、供應鏈、建築、地產、運輸、公共設施七大領域的投資佔了總量的84%,而居民生活服務、教育、衛生、文化、餐飲五大領域投資相對很少,只佔總量的5%,其它行業佔加起來也不過10%。

朱雲來表示,這是從1978年到2002年以來形成的結構。2003年到現在是這個狀態,2012年、2013年提出的進入新常態,現在還是沿著這個新常態在繼續發展。

這麼大的投資概念,主要靠甚麼支撐?朱雲來以建築業為例說,建築業的總值,跟債務比一直在100%左右,建築總規模跟債務總規模是非常接近的,這麼大規模的建築是靠債務支撐的。

朱雲來從國家統計局的統計年鑑中的資金流量表,反推出國家資產負債率為65%。朱雲來估計,資產收益率原來3%,現在降到2%。根據行業結構統計,工業利潤率只有3.6%,回報率只有5.1%,而金融回報率是12.5%。

朱雲來認為,中國經濟本質上是信貸巨額擴張,從一倍到兩倍,這種建設規模,靠著債務的推動,結果一定是投資過剩。然後就是槓桿過高,產能過剩,庫存過量,增速放緩,利潤低下,資價通脹,幣值壓力,都是由此一起來的。

比如說房地產,過剩非常嚴重。按房屋存量來看,城鎮房屋建築面積,加上現在還在施工的,人均大約30平方米的規模,至少可以滿足10億人的住房需求,但是按誇張的城鎮化統計,城鎮人口也只有7億多人。從宏觀上看,總量一定是過剩了。而且現在房子均價差不多到7000—8000元/平方米了,可是我們的人均收入也就7000、8000元。想買30平方米的房子要不要用30年?除非十年不吃不喝。無論怎麼算,這個價值完全不對了。

朱雲來質疑,所謂的農村土地流轉,對於農民來說是個甚麼概念?一片大平原中間的一個村,土地能流轉起來嗎?真正土地流轉的只能是在大城市周邊。一個城市的周邊邊長能有一兩公里就已經不少了。就算是土地能流轉,又能解決多少人呢?對於居住在真正鄉村的農民能有甚麼用?所以這樣的政策解決不了本質問題。

朱雲來表示,中國人總的薪酬收入佔GDP的一半都不到。在G7國家中,最低的是日本,國民收入佔GDP的60%—70%。中國的這個收入佔比太低,很多變成了國家的收入,由國家拿去大量投資,但是這種投資很容易出錯。如果錢到了老百姓手上,老百姓最知道自己想要甚麼,大家去消費就會產生需求,企業就去根據需求去投資,完全讓市場來決定,讓市場經濟動作更加良性化。

如果不去追求GDP,很多投資可以不投。保證居民基礎生活花的錢,然後是因地制宜。核心問題還是應該轉變經濟發展方式,不能再靠過去的投資、出口拉動,才2%能拉動甚麼?要真正推進改革,解決實際問題。要提高技術創新,這是未來發展的核心競爭力。

朱雲來最後表示,中國前景靠甚麼?靠改革。包括一系列制度方面的改革。

今年7月,朱雲來在第三屆青島中國財富論壇上表示,中國已經多蓋了3億人的房子,當未來房子不再增值時,房價將跌到剛需能買得起為止。

他還表示,金融問題更多應該談經濟整體發展的方向。總是大量投資,投資多了,不一定長遠對經濟一定是好事,因為投資是有債務支撐的,債務太多了,早晚恐怕有問題。

他認為,中國經濟問題的本質是貨幣擴張過大,不斷擴大投資範圍,擴大貨幣供應,是由這些東西引起的。

現年59歲的朱雲來,畢業於芝加哥帝博大學並獲得會計碩士學位。他曾任中金公司CEO,2014年辭職後,一直關注網際網絡金融。

朱雲來的父親朱鎔基,在任中共國務院總理期間以及退休後,也曾多次針對大陸房地產市場發表看法。在2000年末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朱鎔基說,大陸房地產弊端很大,「現在房地產有點熱,不敢說過熱,不能再這麼幹下去了」。

2002年朱鎔基在深圳說,有些城市房產空置率太高,而且還在增長,房地產大部份依靠銀行貸款,風險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