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我是農村姑娘,我和同學訂下婚姻後,父親給我辦進城裏,安排了工作。未婚夫精明強悍,口才好,有組織能力,我通過單位將他的戶口遷進城裏,在單位做採購員,我倆結婚組成了家庭。 

受打擊得了心臟病

幾年後,丈夫地位變了,生活開始不檢點,在外邊找女人,我知道後,好像五雷轟頂,難以接受,我去找那女人打仗。本來我坐月子時身體沒有恢復好,很虛弱。屋漏偏逢連天雨,吃醋的我簡直被氣炸了肺,心也顫抖,由此得了心臟病。 

面對病痛,面對魔難,我叫苦連天,埋怨婆婆侍候月子時對我沒有照顧好,痛恨丈夫不該忘恩負義,沒有我他進不了城,是我找單位領導他才當上了採購員,才有了現在的名利和地位。

我和他要情要意,他一口否定,說是他自己如何如何有能力,是他自己闖的天下,不領我的情。我承受著難以承受的疾病和精神的雙重折磨。 

修煉大法 心臟病痊癒 

1996年,農村老家的婆婆開始修煉法輪功,不久後,失聰的耳朵能聽見聲音了,耳病徹底好了。1998年,在婆婆的引導下,我也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大約一個月,我的心臟病就徹底痊癒了。 

丈夫在當今中國社會的大染缸裏,被污染得難以自拔,婚外戀不斷。修煉後,我通過學習師父的著作《轉法輪》,我的心胸開闊了,對這一切能夠看得開,我不放在心上,我也不生他的氣。 

以德報怨 勸善第三者

2001年,丈夫的一個情婦被親戚們發現後,小叔子、小姑子都為我抱不平,讓我去找那女人算帳,也要和我一起去。

我勸他們那樣做沒有必要。我和婆婆去找那女人勸善,沒有結果。我沒有生她的氣,我只是覺得她可憐,因為她在迷中造業,不知道將來得吃多大的苦、遭多大的罪,才能還清這筆債。 

我的姑媽和嫂子要去打那女人,我給她們講大法的法理,勸她們千萬不要去為我出這口氣,不要造業。每個人都在苦中,吃苦就是在還以前的業債,我很可能在前世欺負過人家,傷害過人家,現在是在還這個債。她們明白道理後,沒去打那女人。 

2010年,丈夫承包了工廠,家裏舊樓換新樓。一次我回舊樓取東西,我拿鑰匙開門怎麼也打不開,我發現門被反鎖著,我開始叫門,丈夫打開門,我進去發現有個女人,她很不好意思,丈夫唯恐我鬧事,好言相勸,她也給我賠禮道歉。 

我沒有生他倆的氣,就是覺得他倆不可思議,我說:「我真不理解你們為甚麼要這樣做人。我是修大法的,我不會傷害你們。但是,你們以後要改邪歸正,不要再做這種破壞家庭、敗壞人倫的事,做這種事對你們沒有好處,神淘汰人時首先淘汰的就是這種人。我勸你們兩人都要珍惜自己,對自己和家人負責,從今以後要徹底杜絕,別做這種丟人的事了。」他們十分佩服我,表示一定不再做這種愚昧無知的蠢事。這個女人還說要和我學法輪功。 

大法化解冤怨 

事後,我半信半疑的讓丈夫問她是否真學法輪功,丈夫諮詢後,告訴我說她真想學。 

一天,我打電話邀請她來我家,我倆在一起煉法輪功的第五套功法。第一次打坐,她就堅持雙盤坐了一個小時。她以這種形式向我表白她真心學法輪功。走入修煉後,她明白了法理,很後悔自己過去的行為,不該損德、造業,那是在犯罪,是在毀自己。 

她泣不成聲地對我說:「我的人生坎坷,丈夫早逝,我帶著2個女兒度日,生活艱難,成天以淚洗面。我總想找一個靠得住的男人幫我排憂解難,能夠從痛苦中解脫出來,真不知道是在做壞事。通過學大法,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諦,知道了應該怎樣去做人。多虧你傳我法輪大法,多虧師父救了我,把我從地獄中撈了出來。我太感謝你了,太感謝法輪功了。」 

從此,我們2人姐妹相稱,成為同修,成為好友。 

婆媳親如母女 

在腐敗墮落的社會風氣中,做了老闆的丈夫在花天酒地中隨波逐流,無論我怎樣勸善,都無濟於事。我們分居近10年,他基本不回家,在外邊和情婦們鬼混。 

公公已去世,婆婆有兩兒一女,丈夫是長子,我是老人的大兒媳,我和婆婆都是修煉人,她願意和我生活在一起。

雖然她兒子不在我身邊,我也有責任孝敬婆婆, 我就把婆婆接了過來。我不但負責她的衣食住行,還給她零用錢。我每月有三千元的收入,和婆婆倆綽綽有餘,我沒有和婆婆的其他子女索取生活費。 

婆婆非常同情我, 也非常喜歡我,她全力維持我和他兒子的婚姻,但是,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做不了兒子的主。我從心裏感謝她,我待她和親媽一樣,她總是很過意不去,逢人便誇我好。 

如今,婆婆已90高齡,和我在一起已經生活了9個年頭。婆婆在大法中修煉,身體硬朗,腰板挺直,精神矍鑠,鶴髮童顏,紅光滿面。每當我忙時,她總是提醒我煉功,是我修煉中的夥伴。 

小叔子、小姑子兩人都是借我家的光從農村遷進城裏的,都生活得很好。婆婆和我一起生活,他們萬分感動,經常對我說:「你對咱媽太好了,將來老太太(指婆婆)走了,你就是老太太。」 

其實,我只是做了一個法輪大法弟子該做的, 如果不是修煉「真善忍」大法,我也沒有這樣的境界,也沒有今天這種超脫平靜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