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紅樓夢》鍾靈毓秀的少女中,釵、黛可謂「雙峰對峙,二水份流」,而湘雲則是最絢麗的霞光異彩。

史湘雲是賈母的姪孫女、寶玉青梅竹馬的玩伴,第二十回才出場。正和寶釵說話的寶玉忽聽人說「史大姑娘來了」,抬腿就走。來到賈母屋裏,就見湘雲在那兒大說大笑呢!與眾釵的亮相迥異,竟然沒有外貌描寫,這個談笑風生的女孩子,還有「咬舌」的小缺陷。黛玉拈酸打趣:「連個『二』哥哥也叫不上來,只是『愛』哥哥『愛』哥哥的。」

歡聲笑語

湘雲身世堪憐,「襁褓中父母雙亡」, 這位侯門千金不曾嬌養,在叔嬸家做針線活兒常做到三更半夜,處境比黛玉要難得多。但她從不悲悲慼慼,顧影自憐。黛玉所感受的「風刀霜劍」,她都大大咧咧地跨過,免疫力和抗壓能力超強。有點兒陽光雨露,她就能茁壯成長,而且興緻盎然,自得其樂。

湘雲的女紅水平一流,寶玉身邊的丫環夠手巧的,但還常煩請湘雲幫忙打蝴蝶結子、作鞋、繡扇套呢!她粗中有細,樂於助人。給照顧過她的襲人等丫環帶禮物,螃蟹宴時,她不忘叫人給趙姨娘裝滿兩盆子送去,還擺了兩桌讓傭人們吃。邢岫煙受欺負,她打抱不平。眾人忙著給寶玉、寶琴、平兒過生日,唯獨湘雲想起岫煙,讓這個貧寒女子也過個熱鬧的生日。

來到大觀園,湘雲如飛出籠的小鳥一樣快樂。她是那麼活潑可愛,妙趣橫生,是走到哪裏都能帶來歡聲笑語的開心果。怪不得寶玉說,詩社少了她,哪有意思?!「枕霞舊友」是湘雲在詩社的雅號,她才思敏捷,每次賽詩聯句都既快又多,贏得眾人激賞,黛玉讚她寫得新鮮又有趣兒。

香菱學詩,不敢麻煩寶釵,湘雲來了就請教她,熱心腸的湘雲從杜甫一直講到李商隱,如數家珍,滔滔不絕,沒晝沒夜的,把寶釵聒噪得受不了,說湘雲癡癡癲癲,不像女兒家。寶釵稱她是「話口袋子」、「詩瘋子」。

霽月光風

這位小時穿男裝扮寶玉的雲姑娘會毫不客氣地打掉寶玉往嘴邊送的胭脂,她看不上這些不像男子的毛病。她曾勸寶玉學學應酬世務,不要整日混在女兒堆裏,寶玉大為反感,當即翻臉。她並不生氣,也不認為是混帳話,只是從此不再勸了。雖與寶玉情同手足,意氣相投,但她天真無邪,英豪闊大,霽月光風,「從未將兒女私情略縈心上」。她只是小住來玩而已,閒雲野鶴一般,並沒有深陷在釵黛爭奪寶玉的漩渦裏。

不像黛玉那般活在自己的世界裏、不食人間煙火,也不像寶釵那樣世故圓滑、明哲保身。湘雲本色純真,樂天愛群,沒甚麼功利算計,只要投緣,不分貴賤,一視同仁。她的憨直俠義和小魯莽,難得的糊塗,可喜可愛,反而贏得人心。

曹雪芹採用白描手法側寫、淡寫湘雲的種種,宛如身邊親友、鄰家小妹一般,比照映襯釵黛......直到機緣巧合,才濃墨重彩,讓這片閒雲燒成火霞。

胡服男裝

在第四十九回「琉璃世界白雪紅梅」中,首先呈現了一幅薛寶琴踏雪尋梅的遠景圖,接著就詳細描述雲姑娘與眾不同的打扮了。身穿裏外有毛的黑灰大褂子,頭戴大紅猩猩氈昭君套,又圍著大貂鼠風領。黛玉笑「孫行者來了」,還說她「故意裝出個小騷達子來」。

黛玉說她像孫悟空,渾身毛茸茸的。「達子」即「韃子」,是對帶腥膻味的蒙古等北方遊牧民族的戲稱。對這樣的諢號,湘雲不僅欣然接受,還笑嘻嘻地給大家瞧她裏面的衣服。

只見她裏頭穿著一件半新的靠色三鑲領袖秋香色盤金五色繡龍窄裉小袖掩衿銀鼠短襖,裏面短短的一件水紅妝緞狐肷褶子,腰裏緊緊束著一條蝴蝶結子長穗五色宮絛,腳下也穿著鹿皮小靴,越顯得蜂腰猿臂,鶴勢螂形。眾人也笑著說,她打扮成小子的樣兒比女孩裝扮更俏麗。

不落溢美之俗套,曹公一句「蜂腰猿臂,鶴勢螂形」, 野生鮮活,任你想像。細腰長臂,高個長腿,輕盈矯健。一掃柔糜的脂粉氣,英姿颯爽。胡服男裝或戎裝(騎馬郊遊打獵的)也是盛唐女子的時尚。湘雲熱烈奔放、豪邁灑脫的旺盛生命力,頗具唐風。那是端莊矜持的冷美人寶釵和多愁善感的「病西施」黛玉所沒有的別樣風采和魅力。

賞雪過後,湘雲和寶玉悄悄地聚在蘆雪庵燒烤鹿肉,眾人聞訊都跑來湊熱鬧,飲酒吃肉的湘雲笑駁「叫花子」的嘲弄:「是真名士自風流,你們都是假清高,最可厭的。我們這會子腥膻大吃大嚼,回來卻是錦心繡口。」毫不矯揉造作,曠放不羈,大有魏晉才子的瀟灑倜儻。接著即興聯詩,湘雲一人獨戰黛玉、寶釵、寶琴三位高手獲勝。

醉眠芍葯裀

第六十二回寶玉等人過生日,眾姐妹划拳猜枚,飲酒賦詩,十分熱鬧。席上被罰酒最多是湘雲......於是有了傾倒無數「紅迷」的唯美場景。

湘雲臥於山石僻處一個石凳子上,業經香夢沉酣,四面芍葯花飛了一身,滿頭臉衣襟上皆是紅香散亂......一群蜂蝶鬧穰穰的圍著她......眾人看了,又是愛,又是笑,忙上來推喚挽扶。湘雲口內猶作睡語說酒令,唧唧嘟嘟說:「泉香而酒冽,玉碗盛來琥珀光,直飲到梅梢月上,醉扶歸,卻為宜會親友。」......湘雲慢啟秋波,見了眾人,低頭看了一看自己,方知是醉了......心中反覺自愧。

唐詩中有「醉臥白雲閒入夢」,紅樓夢裏是「憨湘雲醉眠芍葯裀」。落英繽紛,香夢沉酣,秋波慢啟,嬌憨嫵媚的醉態蘊含著靈秀灑脫,連夢話都那麼文采飛揚,(「泉香而酒洌」出自歐陽修《醉翁亭記》,「玉碗盛來琥珀光」是李白《客中行》的名句。)中國古典文學鮮有如此曠達自然、唐風晉骨的貴族少女,青春爛漫的最美時光在此定格。

怡紅院夜宴,湘雲抽的花簽是海棠,題著 「只恐夜深花睡去」。這是蘇東坡根據唐明皇稱醉酒的楊貴妃似海棠春睡的典故而寫的詩句。作者把雲姑娘比作有「睡美人」之譽的海棠,再加上少女的純真憨爽和詩酒風流的名士風度,使「湘雲醉臥」成為與「黛玉葬花」、「寶釵撲蝶」相媲美甚至略勝一籌的經典畫面。

隔世身影

寶黛夢想著游離於儒家體制之外的詩意人生,最終黛玉淚盡而亡,寶玉跟著一僧一道飄然而去。寶釵得到空殼的婚姻。湘雲雖嫁個「才貌仙郎」,但好景不長,「展眼吊斜暉,湘江水逝楚雲飛」。

釵、黛代表著儒與道、禮與詩、仕與隱的兩極,擁薛派與擁林派之爭歷來就沒消停過。而湘雲有儒家的務實,又有道家的瀟灑,還兼具佛家的慈憫。她的開朗性格、浪漫情趣和現實能力贏得男女老少的普遍喜愛。

湘雲和探春皆有不讓鬚眉的陽剛英爽,但探春是嚴正的王者威儀,敏銳幹練的廟堂之器;而湘雲的憨頑率真、豪邁俊逸,則與山野田園最相配。

湘雲的「清冷香中抱膝吟」,讓我想起托爾斯泰《戰爭與和平》(War and Peace)中的娜塔莎,那個望著星空、抱住膝蓋好想用力一跳就飛上天的少女,那個在月夜滑雪橇、跳起歡快的哥薩克舞的迷人精靈......

湘雲聰慧能幹又有趣,還有點像《射鵰英雄傳》裏的俏黃蓉,憑烹飪絕藝「二十四橋明月夜」 為郭靖向洪七公學來「降龍十八掌」。娶這樣的女子不會悶而且能幫夫。但湘雲可沒黃蓉刁鑽的狠手段,這是她大智若愚之處。

上世紀80年代的日劇《排球女將》中的小鹿純子,那個堅韌淳樸又可愛的陽光少女,彷彿湘雲的隔世身影......

妙語連珠的洪荒少女傅園慧是不是也是湘雲這個譜系裏的?「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我就不像體制內的人!」真性情的傅園慧表情豐富又喜感搞笑。

但講起文化內涵,唐風晉骨、詩情畫意的湘雲是曹公獨一份的創作,光耀千古的經典藝術形像。◇

史湘雲有點兒陽光雨露,她就能茁壯成長,而且興緻盎然,自得其樂。(大紀元資料室)
史湘雲有點兒陽光雨露,她就能茁壯成長,而且興緻盎然,自得其樂。(大紀元資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