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艘大陸貨船上周四在珠江口相撞,大量棕櫚硬脂傾倒入海,並漂流到香港沿岸,過百名市民昨日前往南丫島清理海灘。有專家憂慮大量油污損害自然環境,並認為事件反映政府清理海洋污染的不足。因事故要暫時封閉的泳灘增至13個。

雖然天文台發出酷熱天氣警告,但昨日依然有市民前往南丫島清理海灘。家住南丫島的Robert Lockyer是清潔活動的組織者,他指有超過100人參與,他們在接下來的4天將集中清理南丫島西岸受影響的4個海灘。

家住南丫島的Robert Lockyer是清潔活動的組織者,他 有超過100人參與。(宋碧龍/大紀元)
家住南丫島的Robert Lockyer是清潔活動的組織者,他 有超過100人參與。(宋碧龍/大紀元)

有家長帶同小朋友一起清理油污。來自巴黎、已在香港居住兩年的Thomas帶著兩個女兒前來。他表示,雖然天氣炎熱,但會和女兒們做足一個下午,希望培養孩子保護環境的責任感。Thomas說,「我們需要享受海灘、自然、島嶼,我們希望在海灘上度過美好的時光,所以我們自己要來照顧海灘。」

來自巴黎、已在香港居住兩年的Thomas帶著兩個女兒一起清潔海灘。(宋碧龍/大紀元)
來自巴黎、已在香港居住兩年的Thomas帶著兩個女兒一起清潔海灘。(宋碧龍/大紀元)

昨日有近百名市民,到南丫島的海灘清理棕櫚硬脂。(宋碧龍/大紀元)
昨日有近百名市民,到南丫島的海灘清理棕櫚硬脂。(宋碧龍/大紀元)

梁小姐和行山隊的朋友一起由市區趕到南丫島清潔海灘。她說,「這些油脂太多了,清理都清理不完。」但她對可以保護大自然感到開心,因為「可以幫到地球,幫到海洋生物,幫到清潔工人。

梁小姐和行山隊的朋友一起由市區趕到南丫島清潔海灘。(宋碧龍/大紀元)
梁小姐和行山隊的朋友一起由市區趕到南丫島清潔海灘。(宋碧龍/大紀元)
昨日有近百名市民,到南丫島的海灘清理棕櫚硬脂,清理出來的棕櫚硬脂被裝進黑色的大型垃圾袋。(宋碧龍/大紀元)
昨日有近百名市民,到南丫島的海灘清理棕櫚硬脂,清理出來的棕櫚硬脂被裝進黑色的大型垃圾袋。(宋碧龍/大紀元)
昨日有近百名市民,到南丫島的海灘清理棕櫚硬脂,清理出來的棕櫚硬脂被裝進黑色的大型垃圾袋。(宋碧龍/大紀元)
昨日有近百名市民,到南丫島的海灘清理棕櫚硬脂,清理出來的棕櫚硬脂被裝進黑色的大型垃圾袋。(宋碧龍/大紀元)
昨日有近百名市民,到南丫島的海灘清理棕櫚硬脂,清理出來的棕櫚硬脂被裝進黑色的大型垃圾袋。(宋碧龍/大紀元)
昨日有近百名市民,到南丫島的海灘清理棕櫚硬脂,清理出來的棕櫚硬脂被裝進黑色的大型垃圾袋。(宋碧龍/大紀元)

學者指缺保育海洋措施

環境局副局長謝展寰昨日早上到南丫島視察受影響海灘的清理工作。他表示,棕櫚硬脂較前日已經大幅減少,海水樣本中檢出的油脂含量也不高,又稱「棕櫚硬脂對人體無害,即食麵中就有棕櫚硬脂」。

不過,中大生命科學學院副教授陳竟明強調,雖然棕櫚油無毒,但是由於數量大,可能引發生態問題。他憂慮,油污可能會淤塞到內灣,阻礙氣體交換,讓水體中含氧量降低。油分解之後可能產生其它細菌。

他又指,政府未有系統收集和處理海洋污染物的方法,往往靠一些外判的船隻做清潔,那些船隻是清理固體廢物的,「這次是一些安全食用的棕櫚油,如果是一個船隻洩漏大量的原油,我們有沒有足夠的設施設備去處理?」陳竟明續說,事件顯示出3個漏洞,一是通報機制滯後,二是政府清理海洋廢物的做法不完備,三是對於生態敏感地帶沒有即時的保育措施。

另外,康文署昨日宣佈,港島南區深水灣泳灘及龜背灣泳灘發現油污,兩個泳灘已暫時封閉,市民請勿在該處游泳,令受事故影響要暫時封閉的泳灘增至13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