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梁武帝蕭衍,在人間評價是冰火兩重天。一些佛學者稱蕭衍為虔誠的「佛教徒皇帝」,他參閱佛經寫成《慈悲道場懺法》十卷——現在叫做《梁皇寶懺》。但是歷史上都把他當作誤國的典型。

究竟怎麼樣?看看蕭衍所行所為的實質,其實他是違背了佛教教義做事的。

天象學在宋朝就從官方失傳了,真傳又回到了一些民間修行者中。學者研究發現正史中有26次熒惑守心的紀錄,8次是無可非議的真實紀錄,而且幾乎都對應了天子應劫。南梁武帝蕭衍之死,就對應著一個熒惑守心天象。(見下圖)

善惡不分 魚肉百姓

大家都知道佛家講人人平等,慈悲眾生。梁武帝做的正相反,對親族極為縱容,而對普通百姓卻極為刻薄。 其實是善惡不分。

蕭衍的六弟臨川王蕭宏,大肆聚財,強奪民財,侍女千人,窮奢極侈。蕭衍去蕭宏家查庫,見30多間庫房中堆錢三億,另外庫房滿是奇珍異寶,布、絹、絲、綿、漆、蜜、硃砂無數,蕭衍反而稱讚六弟生活大氣!蕭衍還大規模推行鐵錢,以「梁鐵五銖錢」代替銅錢,廉價的鐵錢造成惡性物價。《隋書》記載:一斗米賣80萬錢,這和唐朝貞觀四年的斗米4錢,人民安居樂業形成鮮明的對比。

蕭宏的兒子蕭正德,做過蕭衍的養子,偷盜掘墓,糾集亡命徒,黃昏時分在路上殺人為樂。甚至在525年蕭正德領軍北伐時,還棄軍逃跑,本應被罷官流放,還沒到流放地就被蕭衍追上赦免了,不久又恢復爵位。

大家聽過濟公和尚懲惡揚善、百姓感恩的故事,而蕭衍對自己親族的惡人,一味縱容,造成民眾無處申冤。同時蕭衍對百姓卻極為苛刻,百姓犯法要被連坐,老幼不免;一人逃亡,舉家罰作苦役。

蕭衍違背了佛教眾生平等的理,呵護腐敗,壓搾百姓,當時人人思亂,起義不斷。

歪曲佛經 誹儒謗道

梁武帝蕭衍開始信道教,後來改信佛教,下了一篇〈敕捨道事佛〉的詔書。詔書把道教始祖老子、儒教鼻祖孔子都說成是如來佛的弟子,說他們走了旁門邪道。而且強迫百官和皇族都應該改變信仰,和他一樣改信佛。

其實三教「儒、釋、道」,佛、道都是正法,高僧、高道之間都是互相敬重的。北魏太武帝拓跋燾的國師是天師道寇謙之,就極力反對拓跋燾滅佛,只是沒攔住。修行哪個法門是自願,但蕭衍改換門庭,還要誹謗道教、詆毀祖師,連孔子、周公也要貶斥一番……謗道也是謗正法,信了某個神就要去竭力誹謗其他正神,當然不對。

歷史記載:老子要早於釋迦牟尼,《道德經》更早於佛經,因為佛經是釋迦牟尼涅槃後,弟子們集結整理的,當時是口傳心授,佛經系統地整理成文字是在500年後。所以,蕭衍憑空亂斷,把老子也說成是如來弟子,是對佛經教義的肆意歪曲,違背佛教教義,不能說他是真正的佛信徒。

蕭衍還仿照佛經寫了《慈悲道場懺法》十卷,然而蕭衍只是居士級佛教徒,他也是按照佛教經書修煉,他自己雖勤儉持戒,50歲後不近女色,一日素食一餐,被子兩年一換,可是他卻沒能教化一個親族,那麼他寫的東西能有佛法之威力嗎?那麼這樣的經書混入佛經中,說嚴重一點就是篡改佛經了。

西元549年熒惑守心天象圖。從圖中能看出,火星留守心宿的時刻在拐點的6月24日,離心宿最近,對天子威脅最大。而6月12日是進入心宿範圍的時刻,火星運行極為緩慢,進入「滯留」狀態,雖然不及最凶險的24日,但是它的位置與24日只差0.03度。梁武帝死於熒惑進入心宿的6月12日,與6月24日留守點相比,減壽12天,也算是準確應驗了。

白虹貫日 天像示警

《梁書》記載:太清元年二月十二日(547年3月18日),發生了白虹貫日的天象。次日,東魏的侯景以他管轄的13個州來內附,投奔南梁。

太陽通常象徵天子,太陽被白虹貫心橫穿,這是大災來臨之兆,就應驗在侯景來投。《乙巳佔》解釋:「凡白虹者,眾亂之首,百殃之本。」

侯景是東魏勇將,桀驁不馴,先投北魏亂臣爾朱榮,爾朱榮被殺,侯景又投降了高歡。高歡一死,侯景就謀反了。他假裝向西魏獻上自己的河南6州,要求借兵。西魏同意了卻不發救兵,侯景只有向南梁蕭衍求救,提出獻上河南13州。梁武帝不聽勸阻,不顧天象垂下的昭昭天意,沽名釣譽,派兵去救侯景,釀成了大禍。

兩面三刀 逼反侯景

蕭衍派軍增援侯景,在寒山(今江蘇銅山)被東魏大敗,姪子蕭淵明被俘。侯景率800餘殘兵逃到蕭衍的梁朝。按說蕭衍損兵折將,又寸土未得,就該拒絕侯景,但他不但給侯景地盤讓他喘息,還供應糧草輜重。而侯景卻心懷二意,偽造西魏文書,說西魏願意把蕭淵明釋放,把侯景抓來。蕭衍不知是計,馬上回信:「你早上送來蕭淵明,晚上我就把侯景送回去。」侯景看信後大怒,謀反。

此時不斷有人上奏:「侯景必反不可留。」蕭衍卻說:「侯景在危難之時寄命於我,如嬰兒仰望乳母,我對他這麼好,他怎能造反?」 他不知道戲已經演漏了,他要抓侯景換蕭淵明的回信,已經落在侯景手中了。而佛門歷來講出家人不打誑語,是不說謊的。蕭衍當面一套、背後一套。

548年,侯景以8千人起兵謀反,當地百姓被蕭氏家族壓搾到極點,紛紛響應。549年蕭衍被侯景困在宮中,飢渴而死。應了當年熒惑守心天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