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武清區法輪功學員楊玉永於7月11日在武清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其脖子、身體大面積瘀傷,耳朵、眼睛裏都有血,兩耳朵根有很大的傷口,腳趾甲也有被竹籤刺過的痕跡。武清公安局、看守所沒有向楊玉永家人交代他的死因,卻出動百名警察和特警搶奪屍體。楊玉永的子女向各級部門申訴,遭到當地公安恐嚇,威脅說不許請律師,不許接受媒體採訪等等。

楊玉永女兒表示,試盡所有法律途徑追究責任仍得不到解決,「『依法治國』如果是真的,執法者怎麼敢如此囂張報復作惡?但是我們還是要依法申訴,這真是舉步維艱,是難上加險。」如今她決定去信中共人大控訴,同時向外界講述天津當局極力掩蓋的、其父遭酷刑致死的真相。

我是天津武清人,叫楊光威,女,身份證:(略),住址:(略)

今年7月11日下午,我們被通知立刻到武清中醫院,說(我父)楊玉永命危急救……我們到了,見到了,觸摸到了被非法拘禁已半年的父親,他──身體都僵硬了、腳都涼了,所謂「搶救」是做樣子。

噩耗、震驚、悲痛,然而不僅如此,諸多跡象表明,這絕非正常死亡,而是天津武清公安已涉嫌殘酷報復性虐殺。

我們家屬現場查看,我父親的脖子、身體多個部位都有大面積青紫,乳頭瘀黑,用手一摸,乳頭都快掉了,就連著一點兒,乳頭下面扣著痂,兩耳後面都有很大的傷口,腳趾有竹籤或釘子插入的痕跡。

天津武清看守所將法輪功學員楊玉永迫害致死。圖為楊玉永遺體上的傷痕,及現場的警察、便衣。(大紀元合成)
天津武清看守所將法輪功學員楊玉永迫害致死。圖為楊玉永遺體上的傷痕,及現場的警察、便衣。(大紀元合成)

14輛警車赴醫院搶奪遺體

現場有很多警察,但沒有人告訴我父親的死因,我不停地打電話報警、打至檢察院投訴,也找了武清的督察、天津市的督察等。但對方不是冷漠應付,就是踢皮球,甚至惡語相加。其中,有人還囂張地跟家屬說:「你上公安局、上天津、上北京信訪,哪都沒人管。」

第二天凌晨3點左右,武清公安出動14輛警車,其中一輛都是黑衣特警,將武清中醫院急救大廳包圍,強行將遺體轉移到醫院旁邊的殯儀館。當天下午,我母親從看守所被帶到殯儀館見我父親最後一面。我母親要求把遺體翻過來看時,發現他後背有多處傷痕,撩起褲衩往裏看,屁股、褲襠、大腿根都是血。我們拿出手機要照相,竟被警察阻擋不讓照。

兩次控告看守所施酷刑楊玉永遭報復毒打致死

就在兩周前的6月28日,律師文東海會見時,我父親親口告訴律師他被看守所的警察劉兆剛搧嘴巴。他還唆使監號裏的13個犯人毆打我父親,同時對他性侮辱,吸乳頭、擼生殖器等(有錄音為證)。他曾經被打昏過,昏死多長時間,自己也不知道。

我們曾兩次控告看守所對他實施酷刑,他卻遭報復性毒打及威脅,直到突然非正常死亡。第一次控告在今年3月,根本沒有回覆;第二次控告,武清檢察院乾脆把控告書轉給武清「防範辦」(即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610辦公室分支機構),一個月後,我父親被打死了。

向天津檢察部門首提控告

2016年12月7日早晨,天津武清區國保隊長陳德軍,帶領黃花店派出所及刑偵三隊人員,隊長叫樊貴亮,在未向我父親楊玉永、母親孟憲珍出具拘留證、搜查證、傳喚證等任何合法手續和證件的情形下,強行闖入家中進行搜查。搜查時,把我父親的嘴塞上毛巾帶走。

當日,我父母同時被關進武清看守所,如今父親被迫害死,母親仍被關押在武清看守所裏。

我父親絕食抗議非法關押期間,看守所給他戴上掛著兩個大鐵球的重鐐,還把手銬和腳鐐連在一起,只能貓著腰;律師會見時,我爸是戴著腳鐐會見的,腳鐐上一邊一個大鐵球。律師找到武清看守所駐所的黃姓檢察官反應了情況,等到下次律師會見完,警察劉兆剛不但沒收斂,還氣急敗壞把我爸拉到一個沒人的監號裏毒打,蒼蠅拍的竹子把都打爛了,屁股被打得流血。我們把控告書用快遞郵寄到天津市檢察院和天津市公安局等部門(有照片為證),卻如石沉大海。(有照片為證)

執法威脅:哪都沒人管

2017年6月12日,我向武清檢察院控告涉案國保和警察,當我打電話詢問武清檢察院是否接到了控告信時,得到的回答是:信收到了,轉到武清區委防範辦了(有錄音為證)。就因為我父親是煉法輪功的,家屬控告就要「防範辦」給解決嗎?防範辦是不是就是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呀?天津的司法狀況是多麼荒唐、黑暗!是否在催生著瘋狂的打擊報復,直至酷刑和虐殺,甚至滅口?所以武清執法人員張口就說:「你上公安局、上天津、上北京信訪,哪都沒人管!」所以鄰居當著我們的面敢打賭說:「你們的官司要打贏了,我把眼珠子摳出來。」

「依法治國」,如果是真的,執法者怎麼敢如此囂張報復作惡?但是我們請律師到武清檢察院立案,司法局就知道,馬上給律師施壓。武清公安局叫我去一趟,我去了,治安科的警察顧亮說我接受媒體採訪是勾結國外反華勢力,還不讓我們自己請律師。

造謠稱自殺 警跟蹤家屬

他們還去我家威脅我弟弟,一個叫杜寶春的說:「再往網上發照片就追究刑事責任,你這屬於煽動造謠」。跟村民說我父親在看守所自殺了,到底誰在造謠?

派出所警察受上面指使,到村裏挨個找法輪功學員家敲門威脅,看守所還欺騙利誘我的親屬,三番五次到看守所裏勸我母親妥協。而給我母親請的律師卻連續幾次被阻止會見,還被刁難、恐嚇、推搡。

我父親遭受酷刑報復,甚至可能是被虐殺,還要用威脅手段壓制申冤,包庇犯罪嗎?對這些善良法輪功學員的酷刑還要繼續掩蓋嗎?我知道人大是全國最高權力機構,能否讓民眾抱有一點不滅的希望!

天津武清公安涉嫌報復性酷刑及虐殺犯罪的嫌疑

經過多方了解,和諮詢律師,我們認為天津武清公安涉嫌報復性酷刑及虐殺犯罪的嫌疑!如下:

嫌疑之一:申訴遭報復毒打及恐嚇

我父楊玉永在武清看守所(以下簡稱武看)絕食抗議期間,遭受帶大鐵球的腳鐐及手銬相連的酷刑方式(此種酷刑使人無法直立必須彎腰,且生活難自理,侮辱人格)。

我父會見律師申訴遭酷刑後,警察劉兆剛不但沒收斂,還氣急敗壞把我父親拉到一個沒人的監號裏毒打,蒼蠅拍的竹子把都打爛了,屁股被打得流血,還威脅說:「再把挨打的事告訴律師,下次就不用這個打了,換一個大傢伙打」。(我父親口告訴律師)

嫌疑之二:死前遭報復性加重酷刑

第二次家屬到武清檢察院控告後,遭警察劉兆剛搧嘴巴,監號裏的13個犯人在其唆使下實施毆打,甚至性虐待,吸乳頭、擼生殖器等(有錄音為證)。曾經被打昏過,昏死多長時間,自己也不知道。

嫌疑之三:屍體傷痕纍纍

遺體脖子、身體多個部位都有大面積青紫,乳頭瘀黑,用手一摸 ,乳頭都快掉了,就連著一點兒,乳頭下面扣著痂,兩耳後面都有很大的傷口,仍未癒合,腳趾有竹籤或釘子插入的痕跡,(這些都有照片為證)。把遺體翻過來看時,後背多處傷痕,撩起褲衩往裏看,屁股、褲襠、大腿根都是血。我們拿出手機要照相,竟被警察阻擋不讓照。

嫌疑之四:疑為入院搶救前人已死

身體都僵硬了、腳都涼了,從身體膚色看已無血色。醫院人員說,人來時已經不行了。

嫌疑之五:檢察院意欲要求家屬同意他們指定的屍檢機構。

嫌疑之六:據了解,公安指使村幹部在鄉鄰中放話、傳謠,說我父是自殺。

嫌疑之七:調查死因的訴求受威脅恐嚇。

據上陳述,有證據證明武清看守所有前科、有企圖,同時死亡原因疑點重重。對於這樣的事關執法者公然犯罪的命案,我們請求立即立案偵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