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去68年裏,中國的知識份子一直是痛苦的見證和承受者。這一個群體,歷經一次次政治運動的衝擊,窒息在思想鉗制的壓抑中,飽受肉體和精神的折磨。在暴力和謊言的高壓下,大陸的士人階層不幸淪為極權專政的工具,失去了捨我其誰的自由捍衛者的精神。而那些敢於挑戰虛偽和壓迫的勇者,被寫進黑名單,被扣上種種罪名、遭遇各種迫害,被擠到社會底層。

2017年7月1日,在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的畢業典禮上,張維迎教授發表演講,主題是「自由是一種責任」。張教授說:「自由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當心靈不自由的時候,行動不可能自由;當言論不自由的時候,思想不可能自由。只有自由,才有創造。」他還說:「推動和捍衛自由,是每一個關心中國命運的人的責任。」

北大校友、作家劉震雲也在典禮上講話,他強調知識份子的眼睛像探照燈一樣,要照亮這個民族的未來。

自由,到底有多遠?未來,要如何照亮?

血的教訓

八九年的民運,上萬學生苦苦哀求(有一幫人是長跪不起),要求中共接受最起碼的和解條件,而回答學生們的請願是坦克、是機關鎗的大屠殺。(網絡圖片)
八九年的民運,上萬學生苦苦哀求(有一幫人是長跪不起),要求中共接受最起碼的和解條件,而回答學生們的請願是坦克、是機關鎗的大屠殺。(網絡圖片)

陳奎德在《中國知識份子與中國共產黨》一文裏論述道,鄧小平時代,為了拯救即將崩潰的經濟,為了挽救中共統治的合法性,一開始,中共曾經有限地向知識界、向社會做出一些讓步,中國知識界與中共有一段短暫的『蜜月期』。

然而,鄧小平對知識份子的懷柔政策,在1989年的春夏之交,變了面目,走到了盡頭。「殺二十萬,換二十年穩定」。當局直接動用武力鎮壓手無寸鐵的平民,震驚中外;倒在「人民」軍隊槍口下和坦克履帶下的,是爭取民主、呼喊愛國口號的青年學生和各階層市民。

天安門廣場學生民主運動被鎮壓之後,「算賬」即刻開始。中共國家安全部及公安部在全國通緝方勵之夫婦、王丹等21名學生領袖,首都23名知識份子及工人領袖。陳奎德評說:「所有表演的那些『寬鬆』,其實都是中共嚴厲打擊知識份子的『前戲』。」

血淋淋的恐怖,湮沒了原本強勁的民主之聲,也令許多人認清了中共的殘暴,放棄了幻想。

溫傑,八九民運參與者,六四後被捕,在秦城監獄罹患大腸癌,因不屈服而遲遲不讓保外就醫,1991年12月20日病逝於北京人民醫院,年僅26歲。英俊聰穎,1981年保送北京大學中文系古典文獻專業,先後獲學士、碩士學位,1988年畢業,任教北京服裝學院。

2012年4月6日,流亡海外的八九學運領袖王丹、胡平、王軍濤、吾爾開希、吳仁華、項小吉等發表題為「我們希望回國看看——致中共當局的公開呼籲」聯合聲明。

聲明表示,他們是一些因為參加過1989年民主運動而流亡海外的中國人。他們因為政治原因,或者被拒絕延期護照,或者被直接吊銷護照,或者被拒絕入境,總之,「被剝奪了回國的權利」。

1993年,著名民主人士王若望說:「指望中共自我完善,主動開放黨禁、報禁,就是對中共的頑固本質缺乏理解的表現,是一種一廂情願的幻想!特別是八九年的民主運動,上萬學生苦苦哀求(有一幫人是長跪不起),要求中共首腦接受最起碼的和解條件,而回答學生們的請願是坦克、是機關鎗的大屠殺。」

33歲的吳仁華是中國政法大學的法律古籍整理研究所助理研究員、研究室主任。他曾經親歷「六四」凌晨的血腥清場,目睹學生慘死和被坦克碾斷雙腿。吳仁華認為,對於親歷當年慘劇的人來說,「六四」不是歷史,而是現實。

他問:「『六四』,過去了嗎?」

新的罪惡

槍聲過後,中共的罪惡並未停止。坐在火山口上的專制政權,一直將「維穩」的機器指向善良的民眾,壓向一心報國的仁人志士。中共暴政,漠視生命,踐踏才華。

中共從反右運動以後,接下來的大字報運動、四五運動、文化大革命,直到八九民運,接下去就是鎮壓法輪功,以及當前對國內維權律師和人士的鎮壓,都是一脈相承。

大陸的維權律師群體,彙集了法律界的精英。然而,中共容不得對法治不公的挑戰,多年來當局通過各種非法、卑鄙的手段,對這些律師進行瘋狂迫害,並株連他們的親屬。大批正義律師所遭遇的無理打壓,引發各界關注,令人義憤難平。

再看迫害法輪功。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信仰群體的鎮壓,製造了本世紀最大的人權災難,波及上億人群。18年來,據明慧網統計,已有410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另有數以百萬的學員被關押、判刑,受到殘酷的肉體和精神折磨。在受迫害的修煉者當中,有大批知識份子,包括各個領域的傑出專家、學者。

于長新是大陸空軍第一代試飛員、國家二等功臣、空軍指揮學院高級教官、副軍級、著名教授。在法輪功被鎮壓之前,中共空軍的飛行手冊、規則技術手冊都是由他撰寫的。然而,這位空軍元老級人物,卻因為修煉法輪功被中共重判17年,非法關押至今。于長新的名字被列入美國國務院年度宗教自由報告,作為美國重點關注的受迫害對像。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僅清華大學就有至少5人被迫害致死、23人被非法判刑、25人次被非法勞教。總計大約近百名教授、教師、博士、碩士、大學生被強制休學、退學、停職、非法關押和洗腦,多人被迫流離失所。

多少慘絕人寰的事實,不僅是個體的悲劇,更是國家、民族的大不幸。然而,中共江氏集團,卻仍然在製造謊言,欺騙民眾,企圖把滔天罪惡包裝成「人權最好時期」的「春風化雨」。

封鎖之下

中共的統治,將民眾陷入了共產「政教合一」的黑暗中。全民被強制接受「黨文化」洗腦,只准信馬列,不許談自由。在暴力和謊言的包圍下,知識界不可避免地失去了純淨的天地。

著名史學家余英時提到,共產黨現在對付知識人的另一個辦法是腐化你。「只要不談政治,不推翻我政權,做甚麼都可以。那就整個社會腐爛下去就是了。沒有精神力量了。」他因此說,中國的前途要每個人擔負起來才行,不能眼睛看著共產黨改革,那是幻想。

2017年5月26日,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對媒體表示,他被中共噤聲。他的兩個網誌網站、一個微博和兩個微信帳號,均被關閉。賀衛方是著名的公共知識份子,一直堅持利用網絡空間倡導法治,倡導中國走憲政民主之路。

大陸維權律師滕彪認為,當今的中國知識份子介入公共事務不是太深,而是太淺。滕彪說:「中國真正的知識份子,他實際上是關心這些公共事務,由其是一些國內的媒體封殺的,不能報道的公共事件。」

騰彪表示,中國人不敢講真話,是整個體制的悲劇所在。一個不允許自由信仰、言論的國家,將導致虛假訊息充斥,形成道德敗壞,因為洗腦宣傳,造成是非不分。在嚴峻的形勢下,「知識份子的骨頭也都軟了」。他說:「後來法輪功有這麼多人受迫害,是巨大的人權災難。普通的人包括知識份子,包括媒體有影響力的人都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覺醒的心

2014年6月4日,騰彪律師不顧國保的警告,出席了香港維園的「六四」悼念會,並作了發言。(新唐人)
2014年6月4日,騰彪律師不顧國保的警告,出席了香港維園的「六四」悼念會,並作了發言。(新唐人)

雖然中共暴政打彎了許多人的脊樑,但是,在嚴苛的環境中,希望的火種總會燃燒,勇敢的心永遠跳動。

1992年,中共黨史專家司馬璐先生在受訪時說:「共產黨這個組織,卻是一種邪教,一種巫教式的邪教。這種邪教把領袖作為神,它的信徒在被領袖整死的時候,還要求平反,要求恢復黨籍──自己的邪教身份。政教合一,使得這個邪教造成的災難變成了全國性的。」

2014年6月4日,騰彪律師不顧國保的警告,出席了香港維園的「六四」悼念會,並作了發言。他說:「對遺忘的反抗沒有停止,對壓迫的反抗也從來沒有停止。在殘酷的鎮壓之下,公民維權運動發展起來了。維權律師、公民記者、獨立作家、街頭活動家,站起來的人越來越多了。」

著名良心律師高智晟不僅公開聲明退出中共,而且堅持對抗暴政,揭露中共罪惡。他反覆強調,未來的中國社會定要永絕共產思想。

希望之燈

延安圈套、「反右」文字獄、思想改造運動、「文革」的文攻武衛、「六四」的坦克衝鋒鎗,慘烈事實似已成過往。而這些政治運動給中國社會帶來的傷害,卻難以平復。

中共的愚民洗腦、資訊封鎖、暴力壓迫從未停止。68年來,中共不斷地吹噓對知識份子的重視、保護,也曾一次次許諾民主與自由,而現實卻是由鮮血和恐怖構成。回顧與反思,於苦痛中探究真相,拒絕遺忘,衝破謊言,是每一個人的責任。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這是真正的知識份子的操守與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