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紐約時報》所獲得的一份文件,特朗普總統正準備讓司法部的民權部門調查及起訴部份美國大學。這些大學實行的「平權法案招生政策」側重錄取少數族群,從而變相地歧視了白人及亞裔申請學生。

據《紐約時報》報道,該文件是下達給司法部民權部門的一份內部文件。該部門正在尋求有意向為這個新項目工作的律師,負責調查學院及大學校園審核申請入學新生時,蓄意以種族為依據的歧視行為,以及可能衍生的訴訟問題。

多招少數族裔的大學將被查

該文件雖然沒有明確指出司法部認為哪些大學因為「平權法案招生政策」(affirmative action admissions policies)涉及種族歧視,但文件所使用的措辭,明顯是針對那些鼓勵招收更多少數族裔學生的大學。

該項目的支持者和批評者表示,很明顯,是針對那些側重錄取少數族裔社群如黑人及拉丁裔學生的招生計劃,使得少數族裔享有比其他具有同等成績甚至更高成績申請人更大的錄取優勢。

報道稱,在特朗普政府繼投票權、同性戀權益及警察改革後,這個項目再次證明特朗普總統和司法部長塞申斯正讓民權部門變得趨於保守化。

司法部拒絕就此計劃提供更多細節。

《紐約時報》的報道出來後,《華盛頓郵報》嘗試聯繫了好幾所大學的代表。他們都表示對司法部此舉感到震驚,但因為目前許多細節尚未明瞭,他們多數拒絕作出評論。

維珍尼亞大學法學教授黛博拉赫爾曼(Deborah Hellman)告訴《霍士》新聞,她不認為各大學會因為這類調查而對其招生政策作出重大改變。

密歇根大學自1996年以來,便飽受平權法案招生政策帶來的法律起訴。因此,該校率先回應司法部門擬啟動的調查。該校發言人克姆布若依奎任(Kim Broekhuizen)表示,他們會持續關注特朗普政府的調查推進情況,並表示該校一直以來都嚴格遵守相關聯邦法及州法。

反對平權法案人士支持調查

曾在列根總統時期民權部門擔任過高級官員的克萊格(Roger Clegg)稱,因為美國越發變成為一個多種族國家,他歡迎特朗普政府的這個新項目。

克萊格表示,民權法案主要是為了保護每個人免受歧視,但現在經常出現的現象是,不只是白人申請者受到了歧視,亞裔美國籍申請者也受到了歧視。

在2016年的一項民意調查中,有三分之二的美國人反對以種族作為大學招生的指標之一,其中有57%的非洲裔美國人也持反對態度。

愛德華布朗姆(Edward Blum)是反對平權法案機構的主席,他對特朗普政府此舉表示歡迎。他曾經參與將德州大學涉嫌種族歧視一案送上最高法院。他也曾就招生政策的種族歧視問題將哈佛大學以及北卡大學告到高院。因哈佛案例的申訴人是亞裔,布朗姆表示,目前美國平權法案已經不再是黑人與白人之間的問題了。「我們是一個多民族、多種族的國家。」他希望高院最終能順應當前的民意做判決。

前奧巴馬官員反對此調查

小約翰金(John King Jr.)是奧巴馬治下的教育部長,他對司法部將對大學進行調查的行動表示「非常失望」,因為這會「給大學校園多元化的努力帶來阻礙」。他認為美國應該為減少非洲裔及低收入學生與其他族裔學生之間獲得機會的差異而持續努力。

阿奴利馬巴嘎瓦(Anurima Bhargava)曾在奧巴馬政府擔任教育機會部門的負責人,她也認為該行動會為美國各大學帶來恐懼,讓它們從此小心翼翼,不再致力於為所有美國人提供成功的機會。

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機構及社會變化中心負責人蘇珊斯特姆(Susan Sturm)表示,她擔心許多學校因為此調查而在作出招生決定時不再考慮種族因素。她說:「我們國家的領導們曾經非常注重維護全國各種族的生活環境,這對我們非常重要,因為這能為我們的民主制度帶來繁榮,在日益增加的經濟、種族、教育分歧上找到平衡。」

共和黨並未就此制定政策

雖然共和黨並沒有否認開始著手籌備調查小組,但也堅持表示這並不是一個即將宣佈的政策。

《霍士》新聞就此事聯繫政府時,一名高級政府官員表示,該報告中有些內容純屬《紐約時報》的主觀臆斷,比如該報告中認為「受歧視的人士」指的是白人學生,這並無證據。他說:「任何時候,如果有案件與種族歧視相關,政府部門自然會去處理。」

加州已針對平權爭議立法

截至目前,高院對平權法案的立場是,雖然種族因素不能在大學招生時作為對各項指標的主要考慮的因素,但大學仍可以將其作為其中一個因素來做決定。而有些州已經就此爭議立法。

加州是第一個就平權爭議立法的州。該州禁止公立大學招生時參考種族因素。加州於1996年通過了第209號憲法修正案,要求停止在招生中優惠少數族裔和女性的做法。得益於209號法案,加州目前包括加州大學、加州州立大學等在內的優秀的公立大學系統中,亞裔學子約佔40%。

3年前,有加州議員發起一個旨在推翻加州209號法案的SCA-5法案,最終並未成功。

平權辯論不限於兩黨之爭

雖然整體來說,保守派人士更傾向於大學不將種族作為招生政策的一部份,但是,由平權法案帶來的爭議在共和黨和民主黨之間並非清晰劃分,已經超越了政黨之間的觀點分歧,而帶有更強的個人認識因素。

理查德卡稜堡(Richard Kahlenberg)是世紀基金會的左翼人士,他稱自己為激進派,而他長期以來也反對大學以種族作為招生考慮之一。他認為大學如果能夠按照社會經濟階層來考慮而不是種族,能為大學帶來更多的多元化色彩。

他認為平權法案自誕生以來,為中產階級以及上流社會的學生帶來了諸多福利,然而,低收入平民階層的學生的利益卻被大大地忽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