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許多許多年前,地球村的某一處,有位年輕人,名喚當龍,擁有一家以自己名字為名的「當龍快餐店」,餐點雖非山珍海味,卻也樸實可口,價格平實,吸引了眾多來來往往的旅人。

當龍來來回回地忙碌著,也聽著旅人們的對話。旅人們說著一個古老的傳說,在不久的將來,將有心靈導師出現在世間,而他的學生將遍及五洲。

「你們往哪兒去?又從何而來?」當龍問。

「我們從遠方來,四處旅行,期望在那傳說中的心靈導師開始在世間授課時,能當他的第一批學生。」旅人們說。

「你們都將往同一個方向去嗎?」當龍又問。

「不!」

「我們不都往一個方向去,將依照我們每人自身的條件,在各地遊歷以累積智慧。智慧愈多,胸懷愈寬廣。在我們尋找導師的同時,導師也容易找到我們。」其中幾人答。

「當龍,你願與我們一同踏上旅程嗎?在走過那未知織就的迷霧後,成為我們的一員。導師的學生需要試煉,每個地方都需要有人。未來看似遙遠,卻仍可期待,在時候到時,和我們一起,幫助導師,將和平的種子,播向人們的心房。」又有一旅人說。

當龍聽著、微笑著、吸收著旅人們的話,以及話中包含著的內涵,卻對自己沒有信心,他只是個小小的當龍而已,只不過會做點飯菜,住在地球村中一個毫不起眼的小角落,智慧?他能有甚麼智慧?智慧會長在他身上嗎?他聽人說過一句話,「牛牽到哪裏都是牛」,萬一自己遊歷過後仍是那頭牛,該如何是好?豈不辜負旅人們邀約的美意,說不定將來還給心靈導師帶來麻煩。

然而,當龍知道和平的種子有多麼珍貴,看看自己周遭人們的經歷就知道,該經受多少才能拜在那至高無上的心靈導師門下,得到和平的種子,又能在學習中幫助導師,將那和平種子播向世間?他們一定會遇到不少麻煩,當龍不能袖手旁觀。

煮飯做菜是他唯一拿手的,也許他能做飯給導師和他的學生吃吧!只是,傳說中將來導師的弟子會分佈在五湖四海,導師也將行遍四海傳道,他總不能將當龍快餐店包括廚房用具整個揹在背上,亦步亦趨地跟在導師身後,吃飯時間到了,就將快餐店整個卸下來開始生火做飯,出一桌菜色給導師及所有學生們,要知道那可是一間房子的重量。好啦!就算他揹得動,地球村裏可分為許多國家,每個國家城市風情皆不同,他還得知道菜市場在哪裏。但是,光是揹個房子在身上,就會將他累得要命,加上做飯,哪裏還會有精力打探菜市場在何方?況且,有許多地區的路並沒有一幢房子那麼大,背個房子在導師他們身後走著,硬跟著,背上的房子要是一個不小心砸到了人家街道兩邊的民宅或市政機關怎麼辦,當地的警察不得判他個公共危險罪或毀損公物罪嗎?說不定就禁止他通行了。

唉!他多希望自己能在世界各地都有分身哪!有些分身揹房子,有些去買菜,有些則在某個國家某地區缺少哪種菜色的原料時,能夠從遠處購買,也許只有這樣,才能達到他的願望吧!

而當分身的想法一進入腦中,他豁然開朗,對啊,我可以讓當龍快餐店在世界各地每個角落盡量都有啊,那導師和遍及四海的學生們要吃飯,不就太方便了嗎?我要盡量保持各地都是一樣風格的菜色,有我自己原來快餐店的特點,又能夠溶入當地的菜色。

這樣一來,要了解及涉及的層面可就多了,國際貿易、國際分工、國際採購、各國法令及國際法規、海陸空運及保險、房地產買賣(為了要開分店)、經理與區域經理人聘請、員工訓練、授權管理、薪資結構、資金籌措與調度、銀行信用往來,企業整體形象設計⋯⋯

人們不了解當龍,說當龍有了個快餐店,卻仍不滿足。從來做大自己的事業,在他們的心底視為貪心、視為危險,又有多少人在擴大自己的事業後,因為急於擴大,最後自己倒閉不說,還負債累累、拖累親友,他們認為也擔心當龍會這樣。

「當龍,想將一個小小的快餐店開到五湖四海都有,如何有可能?聽起來如同癡人說夢、天方夜譚。」

「當龍,知足吧!何必將自己推向未知的危險,你擁有一家快餐店已不容易,並非人人能及。」

但當龍的初衷卻非為了財富本身,他只是為了那心中小小的願望——「導師,我想做飯給您吃,您會來嗎?」啊!多麼純樸又可愛的當龍,為了心中那個小小的願望,勇往直前!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