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最後一天,中紀委官網公告,安監總局局長楊煥寧,也是中共前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因嚴重問題被留黨察看、撤職、斷崖式降級、立案審查。中共公安部出現第三虎落馬,消息一出,輿論說他在官場蒸發90多天之後終於落地。但若以大案餘震而言,楊煥寧案其實已歷時5年之久。

楊煥寧一直被視為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心腹,2013年年底開始,反腐風暴來到周永康的「政法幫」,首先颳向公安部,楊煥寧當年雖未如前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應聲落馬,卻也是被約談不斷。

後來有內幕消息指出,楊煥寧當初及時站隊,並交代了有價值的信息,因而得以過關。但2015年楊煥寧突然被調任安監總局,再加上這次中紀委通報措詞嚴厲,應可表示楊煥寧在這中間新增了不小問題;而連降三級的重罰還是留有餘地,也應可理解楊極可能再次向上舉報,只不過這次對像自然不是人在秦城監獄的周永康。

履歷顯示,楊煥寧有32年政法經歷,比周永康都資深,在成為周永康「愛將」前,1998年至2002年,楊煥寧是公安部部長助理、公安部辦公廳主任、公安部副部長,而在此期間的中共公安部部長、黨委書記是賈春旺。

此外,楊煥寧在西南政法學院有不少身陷反腐風暴的同學,如前重慶市公安局局長何挺,知名度最高的還有一位是中共前國安部副部長馬建。

與楊煥寧有著類似情況,馬建是30多年的老國安,關係密切的頂頭上司,除了十年上下級關係的許永躍,還有1985年至1998年的國安部部長,他的名字還是賈春旺。

近來,賈春旺捲進的大醜聞即央視主播劉芳菲的丈夫、香港富商劉希泳的暴斃事件。據內幕消息指出,3月19日,在吉林延邊州檢察院偵訊期間離奇死亡的劉希泳,商業利益牽涉了官二代劉樂飛、曾偉。眾人皆知,劉樂飛的父親是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岳父是賈春旺,曾偉的父親是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

楊煥寧五年前躲過周永康案,卻躲不過「十九大」,這不無意味著習、王對政法系統的再次整肅,卻也不能簡單視為周永康「餘毒」的清理,群龍無首的餘毒是起不了大作用,除非有「老領導」主導串連。這不作第二人想的,是迄今仍藉公安系統諸多旁支機構活躍全國的賈春旺。

何況賈春旺還有人脈的國安系統,大後台是曾慶紅。而在「十八大」前,海外中文媒體曾引述消息指,2011年春夏之交,時任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在北京跟曾慶紅曾有一次密會,商量一旦江澤民死去,屆時就把薄熙來從重慶調回來。以楊煥寧與周永康的關係,當時定知此事,還很可能後來以此「立功」,所以習、王不會不知薄周政變的總操盤是曾慶紅。

總而言之,楊煥寧終究沒能最後過關,在「十九大」前被拋出,這也讓在一些方面有所牽連的賈春旺與曾慶紅,目前處境如履薄冰,戰戰兢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