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上半年GDP增長差強人意,通脹數據也在下滑,美聯儲(FED)在今年兩度加息後,7月政策會議後宣佈利率不變,但暗示會相當快進行縮表,然而其後續讓利率正常化和進行縮表的計劃或許已出現變數。

被市場視為鷹派的美聯儲副主席費雪(Stanley Fischer)周一(7月31日)在里約熱內盧的演說中稱低利率不是美聯儲刻意壓低的,而是美國經濟潛在的增長受限使然,他認為今年美國GDP可能僅達國會預算辦公室(CBO)估計的增長1.5%,而非特朗普預期的至少3%。

費雪表示,低度增長將同時促進儲蓄但抑制投資。當家計部門調低其未來收入增長預期時,他們將更不可能舉債,但可能儲蓄更多。同理,低增長也減少了商業獲利的機會,從而抑制投資的需求。

費雪進一步解釋,當前的低度增長環境根植於生產力差、人口統計不佳和商業投資疲弱,為了讓美國經濟度過此一難關,美聯儲必須採取寬鬆的貨幣政策。

他同時呼籲政府採取更積極的財政政策和法規改變來刺激生產力,而不是一味倚賴央行的寬鬆政策。他補充說,此一聲明不僅適用於美國,也放諸四海皆準。

美聯儲周一發佈的報告佐證了費雪的擔心。該報告顯示美國第二季銀行業的消費和工業用途放款疲弱,約20%的銀行表示中小企業的貸款需求緩慢,原因是廠房和設備的投資低落。此外,商業不動產貸款標準趨緊,而消費貸款和車貸也同步低迷。

另一個頭疼的難題或許是美國最快9月將面臨債務上限的問題,如果國會沒有適時解開僵局,美聯儲最快9月進行縮表的計劃恐難付諸實行。尤其掌握國會多數的共和黨議員上周竟不能廢除奧巴馬健保法案,這對接下來的美國政府債限問題的處理上埋下了陰影。

由於美國聯邦政府債務目前已達19.8萬億美元,一旦債限僵局未能打破,除了將衝擊金融市場外,也將影響美聯儲預計在9月19-20日召開的例會。一般說來,美聯儲會等待債限問題明朗化後再推出縮表等緊縮的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