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慣例,中共北戴河會議即將在8月中上旬召開。今年是中共高層換屆之年,外界相信,北戴河會議將就「十九大」高層人事尤其是政治局常委人選達成內部協議。

胡錦濤、溫家寶當政時期,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將政治局常委人數由七變九,將眾多心腹塞入常委會,各管一攤,架空了胡、溫。習近平「十八大」上台以來,江派三常委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與習陣營四常委習近平、李克強、俞正聲、王岐山對陣,江派已落於下風。

過去五年來,習近平、王岐山發起並不斷升級「打虎」行動,將「打虎」目標指向江派國級高官。「十九大」前夕,習已深度清洗黨、政、軍中的江派高級馬仔,並確立「核心」地位。

相比於「十八大」換屆時的局勢,習如今對高層權力的掌控,以及對「十九大」高層人事的主導權,已今非昔比。與此同時,面臨滅頂之災的江澤民集團的垂死反撲手段也更為極端、凶險。

北戴河會期至「十九大」前夕,至少三重因素將影響「十九大」高層人事的確立。

其一、習江博弈進展

習江博弈進展是與「十九大」高層人事戰最直接相關的因素。近期,江派在海外接連發起圍攻習陣營常委熱門人選的行動,習當局則大動作拿下江派接班人選、政治局委員孫政才,凸顯雙方博弈的激烈。

習陣營7月24日拿下孫政才後,官媒連夜刊文稱,決不允許存在「特殊黨員」。7月26日、27日,習召開省部級高官參加的高規格大會,強調以「更大的決心、更大的勇氣、更大的氣力」推進反腐。這一系列動作顯示,習陣營正升級「打虎」目標,是否拿下更多江派高層人物,尤其是潛在的江派接班人選,值得關注。

其二、朝鮮核危機與朝鮮半島局勢

在國際上,近年受中共江澤民集團扶持的朝鮮金正恩政權7月28日午夜發射了一枚洲際彈道導彈,這是繼7月4日之後,一個月內,朝鮮第二次發射洲際導彈。

不斷被披露出來的內幕顯示,朝鮮歷次核試與中共高層生死博弈關鍵時點密切相關。北戴河會議前夕,習將「打虎」目標指向江派「終極大老虎」之際,朝鮮金正恩政權再次發射洲際導彈。

在「十九大」人事戰及高層換屆的關鍵敏感期,如何防範、應對朝鮮半島局勢升級對中國政局的影響,如何徹底粉碎朝核危機背後的江派反撲因素,已是習當局的當務之急。

其三、特普朗引領國際社會圍剿共產主義政權的態勢

美國總統特普朗上台以來,對朝鮮金正恩政權採取強硬態度,不斷提升相關的軍事部署。在朝鮮問題及雙邊貿易問題上向中共政權施壓,並在國際場合公開抨擊共產主義政權。以特普朗政府為首的國際社會正在形成圍堵中共政權的態勢。

而在習江鬥中,江澤民集團挾持中共體制做垂死反撲。在這種內外交困,中共政權風雨飄搖的形勢之下,習當局能否順勢藉助國際力量,徹底瓦解江澤民集團的反撲的企圖,是中國政局未來走向的重大看點。

如上分析,中共十九大高層人事戰已經與習江生死博弈、中共政權危機及中國政局未來走向密不可分。目前來看,中共「十九大」政治局常委人選仍存在變數,從習陣營對政治局常委會的可能掌控程度來看,可大致分為三種情形。

首先,習近平強勢主導高層人事,習陣營拿下所有七名常委人選座次。

「十九大」前夕,習派親信提前接管直轄市等省部級高位、卡位政治局;拿下江派接班人選孫政才;高調閱兵展示軍權;繼「習核心」之後再力推「習思想」;並被冠以「最高統帥」、「最高領袖」、「總設計師」三大稱呼。這些跡象顯示習在中共黨內地位已是當年的江澤民與胡錦濤等人無法相比的,這也為其強勢主導「十九大」高層人事埋下伏筆。

對習陣營而言,其對「十九大」高層人事最好的預期是拿下所有七席常委座次。除了習近平、李克強毫無懸念地留任外,截至目前,多種消息和分析顯示,其他習陣營熱門常委人選還有,或破格留任的王岐山、入常呼聲最高的栗戰書與汪洋,王滬寧也是入常熱門人選。

如果最終常委人選為習陣營人馬,意味著習陣營大獲全勝,江澤民集團徹底喪失在高層的影響力。

其次,習陣營主導政治局常委會,但不能拿下所有常委人選座次。

另一種可能是,江澤民集團的垂死反撲及中共政權內外交困,局勢激化之下,為防止局勢破局、失控,中共高層內部可能達成暫時的妥協。

習近平在確保自己人馬在政治局常委會占有數量上的絕對優勢和占據關鍵職位後,可能會接納一至兩名派系背景不是很鮮明或是已有反水意向的江派背景的高官進入政治局常委會。

目前中共政治局的25名成員,除習近平與李克強之外,孫政才已落馬,其餘到11月時尚未屆滿68歲的包括:王滬寧、劉奇葆、許其亮、孫春蘭、李源潮、汪洋、張春賢、趙樂際、胡春華、栗戰書、韓正等。

按照「七上八下」的潛規則,這11名政治局委員在「十九大」上可繼續留任政治局委員或者進一步升為政治局常委。這其中,劉奇葆、張春賢、韓正、孫春蘭、李源潮五人具有江派色彩或者與落馬江派高官關係密切,近年來均傳出各種不利消息。

張春賢去年被提前免掉中共新疆書記職務後,傳出處境不妙的消息,隨後新疆官場被大清洗。劉雲山文宣系統馬仔劉奇葆被查消息不斷傳出。孫春蘭罕見由中共天津書記職務轉任中共統戰部長前後,家族腐敗內幕曝光。而隨著令計劃及江蘇幫高官不斷落馬,李源潮也曾傳出事。韓正是上海幫要員,自今年初開始外事活動出現異常,各種不利消息也頻傳。

習近平、王岐山強勢拿下孫政才,對同是政治局委員的劉奇葆、張春賢、韓正、孫春蘭、李源潮等人無疑產生極大震懾作用。江派這些副國級高官的把柄均已握在習、王手中,即使再有機會進入政治局常委會,在習、王的「打虎」態勢下,相當於架在火上烤,已不大可能再替江派出頭,掀起大的攪局風浪。

第三,常委人數七變五,習陣營人馬全數掌控政治局常委會。

對於習近平而言,不大可能繼續容忍下一屆常委會中出現江派人馬對抗、攪局的潛在風險,也不能忍受核心層清算江澤民、曾慶紅等重大政治行動計劃被江派背景的常委洩露出去,從而引起波折。

確保最高核心層團隊的忠誠,理應是習的優先考慮。在高層博弈中,習如果不能保證自己人馬拿下所有七名常委人選座次,又不願江派人馬被安插進政治局常委會核心層,那他可能採取一種折中方案,那就是將政治局常委人數由七變五,以資歷、能力以及職位需求等因素確保自己人馬入選,將江派可能人選排除在外。

2017年伊始,中共十九大政治局常委制存在的變數即成為輿論話題。中南海當時釋放的高層人事信號之一就是,政治局常委人數或七變五。(關於十九大政治局常委由七變五的可能模式,詳情請參考:謝天奇:中共十九大存變數 常委或七變五 )

如果習採取這種折中方案,除了習近平、李克強留任常委外,將意味著最可能從習陣營的王岐山、汪洋、栗戰書、王滬寧、胡春華這五名入常熱門人選中選出三人進入政治局常委會。

到底選哪三人,也仍將折射高層博弈及政治動向;但於習陣營而言,無論這五人中哪三人入選,都意味著江派從最高核心層中徹底退場。

上述三種可能常委人選方案,無論哪一種,都意味著江派大勢已去,都意味著針對江派「終極大老虎」的圍剿行動進入新的階段。這也是習江鬥五年來,習陣營已取得壓倒性態勢的體現。

除了政治局常委人數及人選存在變數之外,也不能排除「十九大」上政治局常委制度本身的重大變革。過去兩年,習陣營不斷釋放廢除常委制、建立總統制的信號。今年以來,又有設立中央主席的風聲放出。

聯想到習最近將閱兵口號由「首長好」改為「主席好」,並被冠以「最高統帥」、「最高領袖」、「總設計師」三大稱呼等,習在「十九大」上進行重大權力機構與機制變革的可能性非常大。政治局常委制作為最高層核心權力機構之一,它的職能、運行機制的變動,乃至存廢,都有很大變數。

「十九大」政治局常委人選乃至常委制度的存廢到底會如何,最終答案要到「十九大」才能獲得證實。自現在開始至「十九大」召開前,關於「十九大」高層人事的各種風聲料將不斷放出,這也將是觀察「十九大」前夕習江鬥進展及政治走向的風向標。

(大紀元2017年7月31日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