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人的身體甚麼時候會生病,甚麼時候會怎麼樣,真的不是誰想要怎麼做就能夠把他改過來的。例如現在的人每天坐辦公室,所以應該每天去運動,但他一個禮拜運動一次、兩次,那有甚麼用呢?

華陀曾經講過:「戶樞不蠹,流水不腐。」我們身體的骨頭、關節就像戶樞(門的樞紐),門的樞紐經常動就不會被蟲子咬食,人的關節也是這樣。水和人體的血液都是要流動的,血液要是一直很暢通地流動,就不會腐壞、堵塞,人就不容易生病,所以人應該經常動。因此華陀當時就教了人們一種運動的方法,稱之為「五禽戲」,就是以五種動物動的狀態發展出來的一種運動方法。

不動體內「毒」質排不出

人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要動,不動是不行的。人不動的時候,細胞裏的氧氣供應就不能夠完全,就會產生一些廢物,它是有毒的物質,透過血液的流動把它排除出去,如果沒有排除出去,這些毒質留在體內就是痠痛的來由。痠痛其實是好事,就是提醒你應該動一動了,你自己不動,那些酸性物質就變成真正的毒,會毒害人,身體不好了,甚麼病就來了,人的壽命也短了。

這樣的痠痛到醫院又查不出甚麼病來,但是人們認為只要不酸痛就好了,於是打針。其實越打針越壞,因為打了針只是讓它不痛不酸,實質上的問題沒有解決。不酸不痛反而壞事,因為就不再警惕你要動或要怎麼樣了,結果毒質在體內越積越多,積到最後人的身體就壞了。

感受身體「不安」的真相

其實自己的身體最能理解自己現在的狀況,酸痛了或怎麼了,就是在告訴我們應該改變現在的狀況了。我經常跟病人及聽眾、觀眾講:「人自己的身體其實是最好的診斷治療機器,自己是自己的醫生。」就是自己會診斷自己,自己也會治療自己。例如感冒的時候,特別想睡覺,特別想喝水,特別想要做甚麼,其實就是你已經診斷出自己的身體有病了,你不知道病的名字,就是覺得好疲倦,想睡覺,這個時候你就去睡一覺。假如現在好渴,好想喝點水,那你就去喝水,結果這個病就過去了。

不只是人,動物也有這樣的本能,例如:貓、狗這些動物,牠們生病的時候就在外頭找點草吃,身體就好了,這就是動物自己的本能,牠能找到牠身體需要的東西,吃完了牠就好了。現在科學發達,人把自己的本能丟失了,出現問題就去打個針,結果只是把病情壓下去,實際上並沒有把病治好。

舒服不是一件好事

現在的科學就是讓你舒服,但是舒服了不一定是好事,因為很多的病情反而因為科學的發展,卻變得越來越難搞。記得小時候,我們並沒有吃很多的藥,一旦生病,在街上的藥店都可以買得到鷓鴣菜。吃了這個東西,它可以讓人發汗的,感冒了蓋個被子發個汗,或者吃點藥發個汗,這個病情就過去了,我小的時候是這樣的。

可是等到4、50歲的時候,每個人一感冒了就到醫院去,因為醫生的技術能夠幫助人舒緩。其實你自己吃點藥,蓋個被子,出點汗就已經治好了,是你自己身體治好的。以前的人得感冒了就那麼簡單地治好了,為甚麼現在感冒的人就難治好呢?其實人沒變,是人心變了。

找出根源好治病

人身體得病主要的原因:一、來自天氣的風、火、濕、燥、寒。二、情緒──喜、怒、憂、思、悲、恐、驚造成的。三、蟲獸咬傷或飲食不對造成的。只要分析出來是哪一個因素造成的病,再根據那個原因去治療,病就好了。所以中醫用的草藥也好、中藥也好,就會根據身體的風、火、濕、燥、寒來治療,有風給散風,有寒給溫寒,有溼就給燥溼,有燥就給潤溼,這個病情自然就好了。中醫是對「證」來治病,而不是對病來治。你的症狀出現是濕氣,就把濕氣給排掉;你的症狀是寒氣,就把寒氣給散掉,這個病情自然就好了,這是中醫醫治病最簡單的辦法。

民間習俗別小看養生科學在裏面

人要想不生病還有一個好辦法,就是了解並遵循流傳已久的民間習俗,許多習俗是從古早的時候神傳下來的,例如傳說5月初5為邪惡毒氣集中之日,所以在習俗中要掛艾草、菖蒲(蒲劍)、配戴香包、喝雄黃酒等;9月初9有登高喝菊花酒等習俗,以避邪延壽。然而這些習俗,現在的人認為它是迷信,但對我們來說,它不但不是迷信反而是真正有意義的東西,只是現在的人不能理解,就稱它為迷信。

現在的人一般都以為科學就是科學,實際上「科學」這兩個字可能都不是用得很正確,因為中國古時候講科學的意義跟日本人講科學的意義和現在講科學的意義都不一樣。我們現代的人還不能夠真正理解它是甚麼。其實中國古時候的科學早就很發達了。

現在人說古時候沒有科學,其實不是沒有科學,是沒有現在這樣子的科技。古時的中國醫學本來就是科學的,只是沒有科技,現在的醫學不一定夠科學而是科技比較發達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