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小時候一次戰兢忐忑的經驗:因為貪玩而衝下梯級,被小學校長抓個正著,和幾個同學被罰上樓再規規矩矩走下樓梯。當時是下課,猛然警覺鄰居因為帶食物來給孫子吃而在學校出現,小小的心臟頓時突突直跳,後來也不知道如何躲過那一劫。

可第二天又得到校長室報到,左顧右盼一番,見鄰居不在場,急忙閃入。那校長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校長室裏早已有另一批低頭瑟縮的學生,校長一邊「喊打喊殺」一邊不停地揮著木尺猛力擊打桌面。這些恐嚇手段是奏效的,可我卻更願意待在校長室裏,心裏只求別讓我到外面罰站。

圖片來源:Fotolia
圖片來源:Fotolia

原因只有一個,被鄰居看到了,回家有更大的苦頭等著。從上學第一天起,父母就叮嚀警告,不可在學校鬧事,如果接到校方的投訴或得知行為不檢,回家絕不輕饒。所以在學校無論多調皮,都有一個極限,知道這個極限一越過,就吃不了兜著走。

可今天的社會風氣似乎不一樣了。學校如今都怕起學生來了,只要有事學生回家告狀,家長就要來個興師問罪:為甚麼那麼嚴厲?為甚麼用籐鞭教育?為甚麼沒顧及我孩子的心靈?為甚麼沒尊重應有的權利?為甚麼小題大做?為甚麼這點發育期間的正常小事也要報警?

為甚麼風向如今逆吹?向裏看,向內看。以前的父母接到學校投訴,總是先找自家的問題;現在的父母孩子有事,卻先找人家的不是。

或許不獨父母如此。曾幾何時,我們第一時間向內找問題的根源,率先問問是不是自己做錯了?而現代人都在向外看,都在向外推,都已養成這樣的習慣,一發生問題,總先往人家身上找不是。「嚴以律己,寬以待人」,這是哪個傻子的論調?聽都沒聽過。

父親和叔叔姑姑常掛在嘴邊的是,祖父當年的不講理:孩子如果在外跟人打架或鬧事,即使是別人錯或別人動手在先,回家也要挨鞭子。至今,他們提起還是憤憤不平,頗有微詞。祖父當年貧窮,一家十口只靠他一人駕車運貨維持生計,六子二女雖然沒有飛黃騰達、大富大貴,可也沒有半個作奸犯科、貽害社會。我想祖父不講的是向外看的理,可他的籐鞭底下卻蘊含著向內看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