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而言,拜訪雅典是我嚮往已久的旅程。從過去對希臘歷史、文化的涉獵,我腦海裏的雅典已經充滿了很多浪漫的影像。

有的影像是一大群觀眾聚集在Dionysus半圓形劇場裏,諦聽伊底帕斯(Oedipus)對自己宿命的哀痛譴責(Oedipus是古希臘戲劇裏,被宿命主宰,而在不知情的狀況之下殺了生父、娶了生母的國王)。在舞台的一側,有吟唱團(chorus)低訴著憐憫的旁白。有的影像是蘇格拉底在街頭沉思徘徊,或與人激辯。有的影像是政治和軍事領袖伯裏克里斯(Pericles)站在公民大會上慷慨陳辭,激勵雅典人的士氣‥‥‥然而,當飛機降落在雅典機場時,我深知等候著我的,是一座又歷經了兩千多年的風霜的現代城市。

在麥錫尼(Mycenea)文化時期(前1600~前1100年),雅典已經是一個很有份量的文化中心了。到西元前490年波斯第一次入侵的時候(也就是有名的「馬拉松之役」),雅典已經和斯巴達成為希臘世界的兩座最重要城邦了。

馬拉松之役的勝利使主導者雅典城邦,在希臘地區的地位更加提升。波斯在十年之後第二次入侵,攻佔了希臘半島北部及東部的大部份地區,包括雅典城,使希臘世界的存亡岌岌可危。最後希臘聯軍終於在雅典海軍和斯巴達陸軍的領導之下,擊退了波斯人。此後,以雅典為中心的希臘文化逐漸進入黃金時代。

不少人覺得雅典的民主政治源遠流長。其實它是在西元前508年左右,由當時的雅典的掌權者Cleisthenes,為了反制斯巴達強力介入雅典的政權角力,而突然祭出的一個政治改革。此後,民主政體在雅典穩定地存在了150年,直到西元前338年為止。

雅典在戰勝波斯之後,的確有一段時間放射出西方文明最燦爛的光芒。但是隨後雅典與斯巴達之間內耗性的互鬥,再加上一部份雅典公民帝國擴張思想,導致雅典在短短的100年黃金時期之後,急速衰落,而於西元前338年被亞歷山大大帝的父親征服。從此之後,雅典在世界歷史的舞台就退居第二線,直到西元1832年希臘獨立,雅典以國家首都的身份,再一次站在國際聚光燈下。

雅典(除了衛城之外)的古希臘和早期羅馬時期遺蹟,我有幸見到了下列六座。它們按建造年代依次為:

Ancient Agora(西元前6世紀)

Temple of Hephaestus(西元前449年始建,西元前416年完成)

Monument of Lysikrates(西元前334年)

Temple of Olympian Zeus(西元前6世紀始建, 西元2世紀完成)

Stoa of Attalos(前159~前138年原建, 1952~1956年重建)

Hadrian Arch (西元131年)

古老的希臘城市,常常有一個位於市中心的聚會集中廣場,稱為Agora。它起初是提供政治聚會和軍事訓練的場所,後來也兼具市場功能。雅典城主要的Agora,大概是在西元前第6世紀開始建立的,直到西元後第6世紀才廢棄。這裏一直是雅典城的政治和商業中心,有不少的公共建築或紀念碑,曾經建在雅典的Agora上,它們包括了法庭、神殿、柱廊、劇場等等。

希臘首都雅典市中心的奧林匹亞宙斯神廟。(Fotolia)
希臘首都雅典市中心的奧林匹亞宙斯神廟。(Fotolia)

在古希臘和早期羅馬時期,雅典城有三大神廟:一座是衛城上的Temple of Athena,也稱Parthenon。另外兩座,就是Temple of Hephaestus和Temple of Olympian Zeus。這三大神廟以Temple of Hephaestus保存得最為完好。

Hephaestus是希臘神話裏的工匠、手藝之神。希臘常常把他和Athena並提,因為兩者各代表了人類能力的兩個重要部份:Athena代表了智慧,而Hephaestus則代表了技藝。

Temple of Hephaestus於西元前449年始建,西元前416年完成,稍晚於孔子的年代,而正值蘇格拉底的青壯年時期。Temple of Hephaestus的建築型式和Parthenon都使用最早的Doric Order。兩者外觀上最大的差異,是Parthenon短邊的上方、建築學上稱為tympanum的三角垂直平面上,裝飾了許多精美的敘事雕像。而Temple of Hephaestus的tympanum,則沒有裝飾。

在雅典的主要古劇場Theater of Dionysus,除了有戲劇創作的競賽之外,也有音樂方面的競賽。競賽之後,優勝團體的平時贊助人,常常會在去劇場的路上設立紀念碑來慶祝。Monument of Lysikrates就是一座這樣的紀念碑,Lysikrates則是贊助人的名字。

雅典市的紀念碑。(行雲提供)
雅典市的紀念碑。(行雲提供)

希臘的廊柱有三種主要的建築形式。其中最早、也最樸素的是「Doric Order」。這三種建築形式裏面最晚、也最華麗的形式,被稱為「Corinthian Order」。而Monument of Lysikrates則是Corinthian Order最早出現在建築物外觀的例子,所以它在西方建築學上是一個重要的史料,後世也常常仿造它。像倫敦和紐約,至今都還有幾個Monument of Lysikrate的模仿版。

希臘的神話裏,宙斯(Zeus)、克洛諾斯(Cronus),和烏拉諾斯(Uranus)是青、中、老三代的天王。Temple of Olympian Zeus在雅典還沒開始實施民主政治(西元前508年)之前,就已經建好了地基,但到西元前174 年,才復工完成了一半。最後在西元132年,在一位很熱衷希臘文化的羅馬皇帝哈德良(Hadrian)的手裏,終於把它完成。

這座神殿原來有104根廊柱,相當壯觀雄偉,而且都是精緻華麗的Corinthian Order廊柱,光芒應該超過衛城上的Parthenon。但是現今只剩下16根廊柱,供憑弔者在心裏重現它昔日的輝煌。

從衛城向北市眺望,可以看到一座顏色鮮麗的長形建築。那就是在1952~1956年間,按大約在前159~前138年的建造原樣,忠實重建的「Stoa of Attalos」。它原來是建造在宗教聖區(Sanctury),讓朝拜者遮風避雨暫時休息的場所。由於它涵括了希臘建築的三種主要型式,成了現代學習、研究希臘建築的絕佳範例。

拱門Hadrian Arch。(行雲提供)
拱門Hadrian Arch。(行雲提供)

從西元96 年到西元180年,羅馬帝國經歷了四次皇位的繼承。這期間是羅馬帝國國力的巔峰期,所以這五位皇帝常被稱為「Five Good Emperors」。第三位皇帝Hadrian,在位了21年(西元117~西元138年)。他非常喜愛希臘文化,一心想把雅典變成羅馬帝國的文化中心,所以他在雅典進行了不少公共建設,包括完成了前面介紹過的Temple of Olympian Zeus。雅典人為紀念他,在西元131年為他建了一座拱門。這座被稱為「Hadrian Arch」的拱門是至今倖存的,將希臘主要的建築元素(廊柱)、和羅馬主要的建築元素(圓拱)相結合的一個早期的例子,對後世歐美的建築有巨大的影響。(轉自作家行雲網誌,有刪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