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首富、鴻海科技集團董事長郭台銘,日前在美國宣佈富士康將投資100億美元(約780億港元)在美國設廠,創下史上外國企業在美國最大新建投資。這家在中國大陸有近百萬名員工的蘋果產品製造商,帶頭響應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號召,具有指標意義,可能引發大型企業效法赴美投資,亦凸顯背後中美貿易摩擦加劇的暗湧。尤其投資大陸的資金紛紛轉向美國,對中國經濟的衝擊程度又將如何?中美之間的貿易戰是否無可避免?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7月26日在白宮為郭台銘及這項投資計劃舉行聯合記者會。會上郭台銘宣佈,鴻海旗下的富士康將在美國威斯康星州分階段投資100億美元,設立生產8K液晶面板廠,並在未來為當地創造近13,000個就業機會,預計2020年建成廠房。而威斯康星州政府回應,將提供15年、總值30億美元的稅務優惠。

據悉,這將是有史以來外國企業在美國最大規模的新建投資,同時也將成為鴻海進軍美國製造業的開端。記者會規格之高,從選在美方通常與外國元首召開聯合記者會的白宮東廳舉行可見一斑。參加者除了特朗普和威州州長,還包括美國副總統彭斯、眾議院議長瑞安、特朗普女婿兼白宮創新辦公室高級顧問庫什納、商務部長羅斯等重量級人物。

籌備已久 郭三會特朗普

席間,強調「美國第一」、「美國製造」的特朗普說:「如果當選總統的不是我,他(郭台銘)絕不會(在美國)投資100億美元……今天對美國是個偉大的日子。」他又稱郭台銘是「世界上最棒的商人之一」,「美國工人不會讓你失望。」

郭台銘27日在威斯康星州簽訂合作備忘錄時向傳媒透露,他跟特朗普見過三次面,而每次他能清楚感受到特朗普的目的「就是要招商」。

富士康投資美國籌備已久。今年1月,郭台銘就曾表示,基於美國沒有面板生產線,卻是全球第二大電視市場,計劃投資美國。

研自動化 減依賴大陸人力

到6月份,郭台銘再透露會因應在美國設廠調整生產模式。他說,考量到在美國設廠的人力成本,美國廠不會有與中國廠一樣的密集勞動力,美國廠將會多加使用自動化技術。公司也正朝著智能製造、人工智能的大數據公司前進。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安德森管理學院經濟學家俞偉雄,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郭台銘此舉最主要是回應特朗普政府主張就是刺激經濟增長,增加就業機會,解除一些管制,提供企業很多的誘因來投資設廠,「比如說減稅措施,減低能源的價格等等的政策來吸引外國的投資和本國的投資。」

不僅僅是經濟因素

郭台銘27日也對傳媒表示,如果不是特朗普與威斯康辛州州長,他不會做出這次的投資決定。

路透社早前分析說,特朗普的政策,這也許使郭台銘警覺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以及政治支撐經濟發展的趨向。

俞偉雄表示,中國跟美國龐大的貿易逆差,讓特朗普感到非常沮喪和憤怒,富士康是蘋果產品最大的製造商,在中國生產製造這麼一個龐大的貿易逆差,在美國民眾、政府及特朗普眼中不是一個很好的均衡的發展。「富士康幫人代工,所有的產品市場其實都在美國,而生產都在海外,就造成美國很大的貿易赤字,而特朗普也曾威脅要提高從某些國家、包括中國的進口關稅。」

俞偉雄說,郭台銘是一個聰明人,他會平衡政治經濟因素,採取分散風險。他觀察美國選後的一些現象,尤其是特朗普總統非常重視貿易赤字,如果他現在回來在美國設廠,「在商譽上、在美國政治上的確是有超越商業考量的優勢在裏面。」

外界較少注意的是,郭台銘白宮記者會一星期前的7月18日,中國首富、阿里巴巴主席馬雲也率領10位中國企業CEO抵達美國華盛頓,似乎未有獲得「同等待遇」。中美兩國CEO最終只在商務部圖書館舉行對話。

批中共對朝不作為 特朗普再提貿易

次日,在華府召開的美中首輪全面經濟對話,20日談判結束後,雙方未發表聲明,連聯合記者會也取消,被外界認為不歡而散。據報道,兩國分歧的核心在於中國的鋼鐵出口和美國的巨額貿易赤字。隨後,美國對華貿易緊縮的聲音開始升溫。

特朗普昨日再在Twitter批評中方對北韓問題「只說不做」,並再提貿易問題,「我對中國非常失望,我們(美國)愚蠢的前領袖們容許中美間每年有上千億美元貿易來往……我們將不會容許這事情繼續發生。」

中美摩擦升溫 海內外看淡中國後市

美國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指,富士康為投資美國已做了大量準備,如提高生產自動化,令在美生產成本與中國拉近。「他為了分散風險,這事情已經謀劃了很長時間,也就是說,他早就看到了中美貿易可能出問題。現在很明顯,他借這個時候去,當然是想轉個彎,我覺得是非常聰明的舉動。」

石藏山說,中共近年稱要開放國內市場、讓市場決定價格、減少行政審批,「但我們實際上看到它在加強市場、行政管控和資本流動的管控。很多國家地區都意識到了,依靠中國的所謂大市場來維持經濟增長,恐怕是比較大風險的,我看大家都在想辦法轉向。」過去兩年不單是鴻海,很多大財團都在採取措施準備搬到美國去,日本企業也遷回日本。

看淡人民幣與經濟後市

與此同時,中國國內的大富豪也同樣想方設法,用海外併購等方式把資產轉出去,「所有人都想辦法把他的債務人民幣化,把他的資產美元化,也就是從中國大陸銀行借錢,到海外併購買資產。這個表現基本上就是他的投資選擇。他們對人民幣匯率和中國經濟後市看淡。」對此,中共政府試圖「閂水喉」,但反而凸顯背後風險加劇。

當前各界都在觀望中美雙方的貿易會不會出問題,石藏山說,從去年3,400多億美元的貿易逆差上看,「現在真的是在邊緣上了。」

分析:貿易逆差問題處邊緣

美國商務部2月7日公佈的貿易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美國向中國出口了1,157.8億美元,佔其出口總額8%,佔美國當年GDP總量約0.62%。同年,中國向美國出口4,628.1億美元,佔其進口總額的21.1%,佔中國當年的GDP約為5%。美國在商品貿易中對中國的貿易逆差為3,470億美元,佔其整體逆差的47%。

石藏山說,過去十幾年中共一直通過貿易不平等,反過來作為要挾美國的工具,「過去十幾年中國的模式是通過貿易把美國的財富轉移到中國,再通過投資美國國債來平衡外匯資本。但買了你的國債,同樣也是威脅你的工具。它揚言拋售美元國債,讓你利率上升、經濟出問題、美元下跌。」美國人過去幾年都看到了,最後一定會想辦法謀求平衡。他認為中美之間的「貿易戰」是無可避免,只是方式問題。

美對中共「戰略忍耐」結束

2001年美國幫助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中共藉全球化得到經濟高速發展,但同時「不按規則辦事,在中間玩花招的時候,就是別人吃虧它受益,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有15年的過渡期,到2016年就期滿。但中共承諾的開放資本市場、開放金融服務、各種貨品交易,沒有任何一個兌現。」外國產品進入中國,要面對各種各樣的特許經營許可制度,實際就是非關稅壁壘,用行政的方法來增加手續。

他說,前總統奧巴馬的8年和布殊後期,都是弱勢總統,美國很多政策受大財團的主導。但如今,美國政府、大財團、各種行業和商會都已對中國失去耐心,「特朗普只是直接把這些不滿擺在檯面上。如果中國在美國戰略上有更多的配合,美國可能有戰略性的容忍,但現在還是對抗的。那貿易問題一定會凸顯出來。」◇

郭台銘效應會否衝擊中國經濟?

富士康是美國科技巨頭蘋果公司重要的組裝供應商,而富士康目前最主要的組裝生產基地設在中國的鄭州和深圳,兩地大約有近百萬的員工負責蘋果公司的產品製造。

富士康投資美國,也引發許多對該公司是否會從中國大陸地區撤走的揣測。

台灣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林宗弘認為,鴻海集團不會馬上撤出中國大陸,他們還是需要中國大陸的廉價農民工,但長遠來說,會逐漸減少對中國的依賴,「可能會在未來三五年間逐步減少在深圳及鄭州的產值。」

今年6月下旬,包括郭台銘在內,台灣有84家廠商參加美國最盛大的投資高峰會。一位與會的台廠主管對《商業周刊》表示,與20年前相比,現在中國要地沒地、要人很貴、設廠優惠條件也縮水。「中國沒甚麼好的投資機會了!」

台商受害聯盟理事長高為邦表示:「現在做的這個面板廠已經投資了100億美金了,這只是他在美國的開始,將來的組裝廠也會移出中國到美國去,因為客戶至少在美國,在美國做,銷美國。這個就對中國影響很大了。」

石藏山表示,中國一旦失去出口的優勢,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很明顯。「中國過去20年主要經濟的動力,第一個就是靠出口,靠外國消費者,靠低價、人民幣匯率,靠貿易補貼。」至於影響有多大,看中國怎麼應對,但他認為會在未來幾年慢慢凸顯,會非常嚴重,因為中國經濟遇到一個非常大的瓶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