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日是中共宣稱的「建軍節」,因為在1927年的這一天,賀龍、周恩來、葉挺、朱德、惲代英等在江西南昌策動部份北伐國軍共2萬餘人進行武裝叛亂暴動,賀龍也自此加入中共。中共所謂的軍隊由此誕生。但是,此次暴動的背後卻有著中共不可言說的秘密,因為裏面充斥著的是陰謀與背叛,而其發起者和參與者的結局也大多悽慘。

中共「借殼發展」 禍亂國民黨

1922年,孫中山輕信了蘇聯「絕不移植共產制度於中國」的保證後,同意了「聯俄容共」,允許中共黨員以個人身份加入國民黨。之後,中共黨員秉承蘇聯主子「借殼發展」的旨意紛紛加入國民黨,利用已有一定實力的國民黨發展壯大自己。他們不顧孫中山的警告,在國民黨內大肆宣傳共產主義,違背國民黨的命令,在國民黨內挑撥是非,並竊取了國民黨內組織、宣傳等部門的領導職務。

1925年3月,孫中山病逝後,擔任黃埔軍校校長的蔣介石憑藉兩次東征勝利統一了兩廣,成為國民革命軍的英雄,與汪精衛、胡漢民並列國民黨領袖。身兼國民政府與軍事委員會主席的汪精衛當時傾向於蘇俄與中共,而蔣介石則是國民黨內部反蘇俄和反共的代表。

1926年1月,國民黨「二大」召開,中共的奪權計劃在此次會議上得以完全實現。國民黨中央常委、中央執委和中央委員中,共產黨身份者和國民黨親俄親共的「左派」領袖已分別佔到了三分之一以上,剩下的三分之一被認為是中派,蔣介石則被壓到了中共黨員譚平山之下。國民黨中央各部部長中,中共黨員佔了大多數。由是,國民黨的「二大」實際上已被開成了共產黨的「二大」,國民黨中央的重要領導職務幾乎全部被共產黨所佔據,國民黨各級地方組織幾乎全部為「代國民黨建立黨部」的共產黨所把持。此時,孫中山提出的三民主義已經無人問津。同樣,蔣介石在國民黨「二大」上提出的北伐建議,遭到了全體蘇俄顧問和中共的反對。

蔣介石整理黨務 發動北伐

對共產黨有著清晰認識的蔣介石在國民黨「二大」後,為保護國民黨反共元老,以及限制共產黨在國民黨中權力的擴張,於3月下旬利用「中山艦事件」,提出了整理黨務,奪回了部份權力。蔣介石開始確立了在國民黨內的最高領導地位,就任國民黨中央常委會主席等職。此後,蔣介石開始著力於北伐,希望統一中國。

在蘇俄和中共的反對聲和通過煽動農民暴亂的阻撓中,北伐軍於1926年開始出征,並取得了不斷的勝利。在擁有兩廣、湖南、湖北、江西、福建、貴州7省的省城和主要城市後,國民政府和國民黨黨部遷往武漢。蘇俄和中共趁蔣介石駐節南昌的機會,一手導演了一場由中共和國民黨親俄親共派共同發動的政變,將蔣介石的重要職務免去,汪精衛復任國民政府主席。 國民黨面臨著再一次分裂的危險。

國民黨「清共」

1927年初,北伐軍攻克了上海和南京,由中共策劃的攻擊外國領事館、教堂、商社並造成人員傷亡、財產損失的「南京事件」,迫使蔣介石「清黨」,大批中共黨員和激進份子被捕,三百多人被處死。這就是被中共歷史書中所稱的「反革命政變」。4月18日,南京國民政府正式成立,胡漢民為國民政府委員會主席兼中央政治會議主席,它標誌著與武漢國民政府的分裂。

而此時的武漢國民政府也開始了「分共」。雖然時任國民政府主席的汪精衛仍竭力主張容共,但武漢政府內部的國民黨官員中的反共情緒越來越明顯,特別是共產黨掀起的農民運動過於激烈,而國民黨的中下層軍官多為中小地主出身,他們的父母親友在故鄉被共產黨農會揪鬥,使他們憤憤不已。不過,很快,汪精衛改變了主意。

原來共產國際也感到武漢的國民黨靠不住,因此密令中共自己組織「工農革命軍」,改組國民黨武漢政府,沒收地主的土地實行公有制。共產國際派印度人魯易將此密令,即所謂《五月指示》轉交武漢的中共中央。但1927年6月1日魯易到達武漢後,由於過份相信汪精衛,在把《五月指示》交給中共以前,先交到了汪手中。

汪精衛看到《五月指示》後大吃一驚,其主要內容是:一、無視國民黨的禁令,實行自下而上的土地革命。二、在湖南湖北組織一支由兩萬共產黨員和五萬工農組成的工農革命軍。三、改組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有舊思想的一律驅逐,由各界工農代表取而代之。四、組織革命法庭審判反革命軍官。汪精衛看完後,這才明白共產黨加入國民黨是為了從內部顛覆瓦解國民黨,根本沒有和國民黨一心合作的誠意。於是汪精衛由擁共180度轉為反共,成為一個堅定的反共人士。隨後,汪找到在武漢的蘇聯最高顧問鮑羅廷進行質詢。鮑羅廷表示要說服陳獨秀,暫不執行共產國際這個指示。

7月13日,中共發表了一份《宣言》,內稱「目前,革命已處於危急存亡之時刻,武漢國民黨中央和國民黨政府最近已公開準備政變……。因此,中國共產黨決定撤回參加國民政府的共產黨員……。」同時詆毀汪精衛。

看到中共的宣言後,汪精衛召開緊急會議,決定「分共」,不過,汪主張採用和平方式,即讓共產黨和平地退出國民黨。然而,中共卻以武裝暴動來回應汪精衛的「分共」。

南昌暴動及後果

8月1日,在中共的策劃下,暗中與中共早有勾結的張發奎第二方面軍所轄的二十軍軍長賀龍等人,在南昌發動了武裝暴動,企圖建立自己的地盤。南昌起義使武漢國民政府徹底放棄了和平分共的政策,開始明令討伐共產黨。

8月6日,汪精衛公開向社會認錯;8月8日,汪精衛召開了國民黨中央緊急擴大會議,將跨黨及任職的中共黨員一併開除黨籍並免職,並通過了「武力分共」決議案,在武漢也開始了大肆逮捕處死共產黨人,第一次所謂的「國共合作」終於徹底破裂。此後,武漢與南京兩個政府合併。

顯而易見,「八一」南昌暴動是中共在面臨危機時,妄圖篡奪權力之舉,其背後充滿了陰謀和背叛。中共軍隊的起家與中共的建立一樣無疑是並不光彩的,此後中共軍隊的諸多所為也是令人不齒的,尤其在抗戰期間,秉承毛的旨意,基本龜縮在延安等大後方,為奪取政權養精蓄銳。

暴動發起者參與者的結局

按照中共的說法,參與南昌暴動的主要領導人有:賀龍、葉挺、朱德、周恩來、惲代英、林彪、劉伯承、陳毅、聶榮臻、葉劍英等,擔任軍事總指揮的是賀龍。這些人中除惲代英被國民黨殺死,葉挺死於飛機失事外,其他人都活到了中共建政,但極少人得到了善終。

如投向中共並指揮了南昌暴動的賀龍的下場極其可悲,他在文革期間在毛的欽點下被迫害致死。根據大陸出版的顧永忠著的《共和國元帥:賀龍的非常之路》一書,在審查期間,賀龍夫婦受到了非人的待遇。他們的被褥、枕頭被收走,使他們在一段時間內只能睡在光光的床板上;伙食也越來越差,飯裏的沙子是越來越多;大夏天供應的水也是有限的,甚至有40多天停止供水。患有糖尿病的賀龍只能節省用水,並接雨水解渴。後來,賀龍夫婦又被調換了駐地,處於嚴密的監視之下。而且,提供的飯菜也是見不到一點油花的清水煮白菜、糠蘿蔔等。對賀龍的糖尿病,也在醫療上進行限制和拖延。賀龍的身體越來越虛弱,最後連上廁所也走不動了。

3月下旬賀龍終於病倒了,患了腦缺血失語症,被送進了北京衛戍區某醫院。由於醫護人員的種種刁難,賀龍病還沒有好,就出院了。10月13日至31日,在毛主持下,中共中央召開了八屆十二中全會。毛在會上再次宣佈,他對賀龍不保了。賀龍的命運由此被註定,其處境每況愈下。

1969年1月15日,「賀龍專案組」竟然向「醫生」下達了這樣的指示:「儘量用現有的藥物,維持現在的水平就行,也不要像『對待好人那樣』對待賀龍。」6月8日早晨,賀龍發病,連續嘔吐了3次,呼吸急促,渾身無力,但拖了13個小時後才被實施搶救,而且不僅沒有輸治糖尿病的特效藥胰島素,反而輸了葡萄糖。9日,賀龍去世。當晚,賀龍的遺體就被悄悄的送往八寶山以「王玉」的化名火化了,火化時不讓親屬到場,火化後,「賀龍專案組」把骨灰盒,秘密放在一個小殯儀館裏,並下令:「不准傳出去,要絕對保密。」

另一個領導者朱德在暴動失敗後,率領殘部前往井岡山與毛會合。國共內戰時,朱德被毛任命為軍隊總司令。中共建政後,朱德先後任國家副主席、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國人大委員長等。文革期間,朱德被打倒,稱其為「大軍閥、大野心家、黑司令」等內容的大標語不僅貼滿了北京街頭,還貼到了中南海。其文件被停發,保健醫生被調走,行動也受到限制,朱德同時被勒令交代反毛罪行。1969年在中共九大上,朱德多次被批鬥。10月,因軍隊緊急戰備,朱德被疏散下放到廣州從化,直到次年8月,才回到北京。內心的苦悶使其身體每況愈下。1976年1月周恩來死後,朱德身體更加虛弱。7月1日,病情急劇惡化。高燒不退,除肺炎外,並發腸胃炎和腎病,還有心衰、糖尿病等多種病症,連說話都十分困難。6日,朱德離世。

還有劉伯承在1958年被批判,被批判後,劉伯承唯一的左眼得了青光眼,視力逐漸減退。1959年9月,劉伯承被任命為中央軍委戰略小組組長。他的健康狀況越來越差,經常頭痛,眼壓增高。1964年眼疾發作,從此左眼只能分辨出衣服的顏色。文革爆發後,中央軍委戰略小組被撤銷,劉伯承沒有了工作。1972年劉伯承徹底失明,只能長期住在醫院中。1973年因誤用藥物,病情加劇,喪失思維能力,1975年喪失生活自理能力,1986年離世。

此外,林彪1971年因所謂的「叛逃」,被中共害死。兩副面孔的周恩來1972年得了膀胱癌,在痛苦中死去,死時已經脫相。因「二月逆流」事件,陳毅文革被批,被下放勞動,1972年因罹患直腸癌離世。聶榮臻文革也遭到批判,1992年因心衰去世。而文革中葉劍英則備受冷遇,其次子葉選寧在下放改造時,右臂被捲進機器,受了重傷,導致終身殘疾。

這些參與了南昌暴動、參與了中共建軍的高級將領和高官的下場,在告訴世人甚麼呢?從中人們也能看到,中共給中國人帶來的是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