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兩檢」鬧得熱烘烘。香港政府「細細聲」去推介,而港府要落實一地兩檢,需要完成3個程序。大致上是要與大陸達成合作協議,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方案,並按《基本法》20條授權港府落實一地兩檢,最後由本地立法通過相關法例。大陸管轄權延伸至香港境內,其實後患無窮:西九借出、一借無回頭。

香港未來30年,除了是資產及人生捍衛戰,更是一場「價值之戰」。經過劉曉波事件,上周有基督徒市民在羅湖橋香港那邊的橋上宣讀《零八憲章》,卻被大陸公安捉回去「家法處理」,要改寫四次之多直至公安滿意的「懺悔經」才肯放人,確實得人驚。我有位大陸朋友普通商人一個,移民香港數年,迫於無奈拿取外國護照,寧願用外國護照簽中國visa入境反大陸才敢回去。大陸人來港做香港人,但很多最終目的地是美加澳紐及歐洲,因為就不信「一國兩制」可給他們絕對的保護。

大陸借西九,一借無回頭。這也令我想起,1951年中國共產黨迫西藏人簽署的《17條協議》,以及1959年西藏精神領袖,十四世達賴喇嘛要逃離西藏的悲慘情境,是「假改革、真佔領」的活生生反面教材。友人說:「如果看中國共產黨史,一句言之: 披著羊皮的狼,狼性不改,群狼吃清了炎黃子孫。」了解西藏的歷史,你我更可以明白香港的處境。中共侵佔西藏的三部曲是:進入西藏、立足西藏、改造西藏(公路通車與1955年的西藏民主改革)。大家明白,香港人現在對未來的信心已很薄弱。

還有,關於高鐵,如果在香港段出軌死人,特別是在入境大堂那一段有駐港公安,誰入列車救人?入去救大陸客,香港人可能有很多「後果」。如果高鐵中「租界」有人突然心臟病發,又會否要申請「保外就醫」?香港醫療人員理論上是不能進入高鐵中「租界」的,又舉例如果泛民人士或者到時在高鐵中租界中昏迷,不知他們如何處理?西九高鐵站實行「割地兩檢」並非純法律問題,也有不少灰色地帶。

國安捉你我去租界,香港警察會否阻止?跨境學童殺到九龍,淪陷地區可能包括九龍塘、何文田及名校區,點算?高鐵到2047難回本,蝕多幾多億,還是無底深潭?不是嚇自己,但對手極度邪惡。「一地兩檢」有了先例,跟住越來越多地方執行大陸法律:軍營、軍事碼頭、西環中聯辦地帶、中央人員住宅、解放軍車輛、解放軍路過地方及進駐地方、隨時劃出之地方。香港急速西藏化,這裏還有希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