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4日,剛辭職3天的中共前江蘇高級法院院長許前飛因「嚴重違紀問題」被宣佈立案審查。許前飛成為中共「十八大」後,繼中共前最高法院副院長奚曉明、前上海市檢察院檢察長陳旭之後的法檢系統第三虎,也是首名落馬的地方高院院長。

中紀委通報稱,許前飛應與其關係密切的律師和私營企業主請託,干預和插手具體案件審判工作,以案謀私;違規出入私人會所和打高爾夫球,接受公款宴請;違規選拔任用幹部,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收受禮品、禮金。因此,許被撤銷中共黨內職務處分及降為正局級非領導職務。

消失兩個月後證實落馬

7月21日,中共江蘇省人大常委會議上,接受許前飛辭去高院院長和人大代表職務。按中共官場慣例,專業技術要求高的法院和檢察院一把手通常不是60歲退居二線,而是延後到63歲,但許前飛未到63歲即辭職,當時已透露出其仕途不妙的信號。

許前飛最後一次公開活動是5月3日至5日,到南通兩級法院「調研」。此後,許前飛便從公眾視野消失。

仕途橫跨四省

現年62歲的許前飛(1955.10)是河南孟津人,其履歷跨越湖北、海南、雲南、江蘇4省;早年在武漢大學法律系國際法專業碩士畢業後留校工作,任國際法學系教師、副主任(期間獲國際經濟法專業博士學位);1988年調入海南省法院系統,一路升至海口市中級法院院長,後任海南政府副秘書長兼省法制辦主任、省府秘書長;2007年底轉雲南省高院,旋即任院長,躋身副省級;2012年底轉江蘇高院,旋即任院長。

據公開資料,許前飛以前曾被實名舉報。今年3月,江蘇牧羊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孫旭清舉報許前飛在「牧羊股權再審」案中大搞權錢交易,濫用權力、枉法裁判案件,背後涉嫌巨額權錢交易。

中共官員干預司法頻現

此前,中共法檢系統有多名高官因干預和插手司法案件落馬。如中共前最高法副院長奚曉明為相關單位和個人在案件處理、公司上市等事項上提供幫助;前上海檢察院檢察長陳旭違規干預和插手司法活動,大搞以案謀私。

近年中共政法系統官員干預司法最知名惡例,是河北省委前政法委書記張越對聶樹斌案的干預,因案情被媒體大幅曝光而令大眾譁然。

因中共黨管司法的原因,法院審案並無真正的獨立性可言,以致冤假錯案叢生。就權柄而言,中共政法系統內部干預司法「能力最大」的是政法委書記,其次是610辦主任(專職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和公安廳局長,再後才到法院院長和檢察院檢察長。

時評人鄭浩昌分析,法檢系統3虎的處分結果差別較大,除了與官員職位不同有關,還與所在地方的經濟發達程度、官員在當地任職時間長短,以及靠山的大小有關。前上海檢察院檢察長陳旭長期在經濟最發達的上海為官,還背靠兩任上海市政法委書記劉雲耕和吳志明,其中吳志明還是江澤民的姪子,可以預料,陳旭的案情將會是最複雜、牽連最廣的。

此外,因為地方法院和檢察院的財權和人事權並不完全獨立,中共地方黨政一把手對同級法院、檢察院案件的干預也相當怵目驚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