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9日,香港英文《南華早報》刊登報道〈這名半島控股公司的「新加坡」投資者是怎麼連到習近平心腹的?〉(How's the 'Singaporean' investor in The Peninsula's holding company linked to Xi Jinping's right-hand man?)稱,32歲、有浙江口音的新加坡投資者蔡華波,上月底陸續增持半島酒店母公司香港上海大酒店的股份,持股比例由原不到5%,增至目前的11.79%,總計投資15億港元。

蔡華波被媒體發現其遞交監管機構的文件中的住址與一名叫栗潛心的女士的住址相同。而中辦主任栗戰書的女兒也叫栗潛心。

報道說,在媒體對此進行追蹤之際,蔡華波於7月11日辭去了太和控股公司董事會主席和執行主任的職務,並在3天後跟栗潛心雙雙搭乘早晨7點的飛機離港赴京。報道說,此後再未見他倆出現在香港。

報道雖然並未「論證」出此栗潛心就是彼栗潛心,也沒有說出栗潛心和蔡華波的真實關係,但嗅覺靈敏的各路媒體馬上就對此延伸報道,構成圍觀效應。

據公開資料,栗戰書的女兒栗潛心確在香港工作和生活,且在紅色背景深厚的中信資本任副總裁。

然而,圍觀者最感興趣的是,《南華早報》為何會在「十九大」前的這個敏感時間報料,對象還是習近平身邊的「紅人」、可能的未來政治局常委栗戰書?早在2015年,《南華早報》就已被馬雲的阿里巴巴收購。能在中國大陸混到「首富」位置的馬雲,斷不是一個不懂官場潛規則的新手商人。阿里巴巴背後有那麼多的太子黨、官二代、官三代利益,馬雲當然懂得,任何一家權貴都是得罪不得的,為何《南早》會如此不知深淺地踩政治高壓線呢?

不出乎外界意料的是,7月20日,《南華早報》匆匆撤下了上述有關栗戰書的報道,並發表澄清聲明,稱該文章不符合它們的出版標準「因為其中包含了多個未經驗證的暗示。」聲明就「令人遺憾的錯誤」向讀者表示道歉。

從這不難看出,報道出爐的時候還身在美國的馬雲很可能是並不知情,事後發現手下闖禍,馬上下令補鑊。馬雲收購《南早》時,為平息外界質疑,曾聲稱不會干預《南早》的採編業務。此次事件很可能會迫使馬雲改變策略,給《南早》加一道審查鐵門,以免再次踩雷。

不過,話說回來,儘管大老闆馬雲可能無心,但寫手卻很可能不是無意。

香港是江派軍師曾慶紅的勢力範圍,經過多年經營,無論政治、經濟、文化……各個層面都已樹大根深。江家幫用餵料或其它不同的方式,令《南早》有意無意地順著他們的指揮棒轉,寫出對習當局不利的文章,就並不是特別困難的事。

近幾個月來,被視為背靠曾慶紅的大陸富商郭文貴在美國猛力攻擊王岐山,近日甚至高調吹捧孫政才。不料7月15日,孫政才即被當局免職。而今《南早》針對習近平的親信栗戰書的報道,就帶有明顯的「反撲」痕跡。

「十九大」前習、江陣營的對陣如此白熱化,這塊被燒紅的權鬥鐵塊下一步會「燙」到誰,還真是有好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