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7月20日是法輪功學員反迫害18周年,多位大陸知名人士在香港周日法輪功集會上以錄音發言,讚賞法輪功所提倡的真、善、忍精神,令中國社會正氣恢復,行惡的人正陸續遭到報應,預計結束迫害那一天指日可待。前趙紫陽政治秘書鮑彤指,迫害法輪功是江澤民一手發起的,呼籲習近平現政權,不要和江捆綁在一起,要停止迫害法輪功。

法輪功主張真善忍 社會應提倡此價值觀

前趙紫陽政治秘書鮑彤表示,法輪功學員和中國其他公民一樣,應享有保障自己生命、自由和財產的權利,這也是憲法所保障的。法輪功作為一種修身養性的氣功,而且主張「真、善、忍」,是現今社會應該提倡的。「「真」、「善」很好,總不能搞假,不能搞惡,「忍」,就是說互相要諒解,互相愛護,不要搞鬥爭哲學,根本就不應該鬥來鬥去。人就是應該互相幫助,互相支持,互相容忍,我覺得是很好的。」

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萬人和平上訪之際,鮑彤從秦城監獄剛放出來,還不了解法輪功,第二天透過報紙才知此事。他猶記得次日(中共黨媒)《人民日報》頭版頭條登了法輪功在中南海的西門請願,秩序很好。時任中共國務院總理朱鎔基還講了三條,叫大家安心,說共產黨並不取締法輪功,叫大家放心,回去。「我覺得挺好嘛,法輪功也沒鬧,靜坐有甚麼鬧的。」

迫害法輪功 是江澤民一手造成的

至於法輪功上訪的緣由,鮑彤了解到天津當局非法抓捕了法輪功學員,才促成上訪事件。「天津市委自己亂出主意,違反國家法律,非法禁止法輪功,並讓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來請願,這個很正常。法輪功屬於正常集會、結社,是憲法規定並應依法保障的權利。」但過了幾天,說是江澤民批評朱鎔基「軟了、讓步了」,要取締法輪功,從此以後就開始全國範圍的,普遍的,長期的迫害法輪功,污衊法輪功是x教,把堅持要煉法輪功的人抓起來侮辱。

他直斥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才是在違法,中共才是邪黨。「江澤民這樣的人,他嘴巴講的不是法律,這種國家主席是不可以當國家主席的。法輪功不殺人、不放火、不腐敗,犯了甚麼法?腐敗份子不抓起來,你把法輪功抓起來,為甚麼現在這麼多當部長的,當省長的,當甚麼正國級、副國級、當軍委副主席的人腐敗了,這個黨就不是邪黨了?」

江澤民一手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和鎮壓,至今18年,迫害仍在持續。鮑彤指,迫害法輪功是江澤民的責任,習近平要和江切割,法辦江澤民。「現在領導人應該知道法輪功學員也是公民,也是正義的同胞,他們也有遊行、示威、結社的自由,他們也有修身養性,發表自己主張的自由,這有甚麼問題呢?有甚麼必要將自己跟江澤民綑在一起呢?沒道理嘛,江澤民犯的錯誤,你得糾正他。事情已經過了十好幾年了,這個事情到現在還沒有一點進步,就說明中國的法律,中國的制度,都還沒進步,這個是非常不對的。」

鄭恩寵: 法輪功反迫害促公民覺醒

鄭恩寵
鄭恩寵

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表示,江澤民盲目發動鎮壓法輪功,導致中共體制全面失去人心。法輪功學員反迫害的行動興起,是整個中國公民覺醒運動中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份,它是在中國建政後出現的第一次大規模跟堅持了數十年的公民和平、非暴力,公民不合作裏面的運動。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至今並未停止,但人們會堅信,歷史將還法輪功全體學員一個清白。

鄭恩寵並表示,中國的維權律師,709的人權律師們,通過各種形式為法輪功學員進行辯護,而法輪功學員們也是中國大陸,最信任、最支持、最多幫助中國人權律師的團體之一,未來屬於與中國人權律師並肩作戰的人們,包括所有受到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們。

吉林作家盧雪松: 真善忍促社會正氣回升

盧雪松
盧雪松

吉林作家盧雪松表示,1999年7月20日迫害初期,全國到處都是對法輪功強勢的詆毀、攻擊,不停歇的拘捕、關押,氣焰極盛,而偌大的中國大陸,幾乎聽不到反對的聲音,只有法輪功修煉者自己堅持著在為自己的信仰辯護,在一個完全窒息的環境下用個體的能力去抵禦來自整個國家機器的打壓。「這是因為共產政權長期的恐怖統治和洗腦教育,再輔之以利益上的收買與誘惑,使這裏的人們漸漸忘記了人生除了物質追求之外,還要堅持起碼的公平、正義與自由。」

但法輪功學員,「真、善、忍」精神的信奉者,他們在道德下滑的大潮中逆流而上,在最艱難、最險惡的環境中仍然無所畏懼、無怨無悔,為自己的信仰而堅守,為世間的公義而呼籲,為同胞的道德回升而不惜付出巨大代價,甚至對那些加害於自己的人,都可以用最大的善意去喚醒他們的良知。他們不僅在守護自己的信仰,也是這個社會的力挽狂瀾者。

盧雪松表示,法輪功學員在最艱難最險惡的環境中仍堅持信仰、反對迫害中,他們的巨大付出令中國社會發生巨變,「人們的恐懼感在減弱,正義心在增強;無恥作惡的人和當年迫害良善的人在得到報應,在各個階層和環境中正氣在漸漸恢復;惡的制度被取締或抑制。」人們從法輪功學員身上看到了希望,相信結束迫害的一天會很快到來。「向真向善的精神選擇會帶給人勇氣,帶給人生命向上的動力,這種勇氣,這種動力,會讓生命變得更充實、更飽滿、更積極、更有意義,並且這種勇氣,這種動力,是邪惡不可戰勝的,最終的結果只能是,邪惡因自己的作惡終結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