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治局內被視為「未來接班人」的孫政才日前被免去重慶市委書記職務,至今不知所終,這標誌著習近平對江系勢力的清洗已突入政治局這個權力核心區的硬土層。外界禁不住要問,習當局的下一槍將會瞄準誰?

習近平在近年對省長、省委書記進行了大換血之後,槍口抬高一格,逐步瞄準了31省中的6大高地——一把手高配政治局委員的北京、上海、天津、重慶、廣東和新疆。

為甚麼習當局會優先處理地方大員中的政治局委員,而非中央層面的委員呢?這涉及到中共慣例和威脅大小兩大因素。

先處理地方書記的兩大原因

從中共慣例看,近6 屆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從地方書記和副總理晉陞上來的是其中的「絕對主力」,兩者近乎平分秋色。

中共地方書記中「入常」人數最多的是上海,有3人(朱鎔基、黃菊、習近平),北京有2人(賈慶林、尉健行),天津有2人(張高麗、李瑞環)。此外,山東(吳官正)、廣東(李長春)、西藏(胡錦濤)各佔1人。

而從副總理「入常」的有8人,分別是姚依林、喬石、李鵬、溫家寶、王岐山、張德江、吳邦國、李嵐清。

換言之,習近平如果要打破江澤民幕後掌控的胡時期定下的「接班」人選,必須優先解決的是6大地方書記和副總理中的「潛在威脅力量」。

而當前3名中共政治局委員級別的副總理中,劉延東和馬凱均已過70歲,鐵定退休,62歲的汪洋是僅有的「年輕人」。從近4年的高層活動中,汪洋比常務副總理張高麗出鏡還多,其獲習器重的意態明顯。所以,習的矛頭自然就轉向了6大地方書記。

從威脅的大小來看,京官在皇城腳下,要把人拿下是輕而易舉的事,而6大地方書記中,除了北京市委書記外,其他5人都在京城之外,各擁地方兵馬,是尾大不掉的「諸侯」。中南海如果要處理這些地方一把手,往往都要假借進京開會而下手,其中的顧忌可見一斑。

所以,對威脅更大的6大地方書記下手,就成了當局的優先選項。

下一個要動上海灘?

這個處理6大地方書記的大幕,是在習近平通過軍改真正掌控軍權之後的2016年8月拉開。

當時,時年63歲的張春賢被免去新疆黨委書記職務,進京擔任中央黨建小組副組長的閒職。

又過了1個月(9月),天津市委代書記黃興國(非政治局委員)被調查,引發朝野震動。

今年5月,年近70的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提前讓位給習近平的嫡系蔡奇,轉道中央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副主任賦閒。

7月15日,年近54歲的孫政才被免職。

動孫政才較之動張春賢震動大得多。其一,孫政才比張春賢整整年輕了10歲,而且有「王儲」的頭銜,動孫政才等於對前朝「接班人」安排的直接否定;其二,孫政才是硬著陸,極有可能是被查,而張春賢僅是被賦閒。

6大地方書記,至此處理了4個,剩下的就是中共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和上海市委書記韓正了。

胡春華雖然與孫政才年齡相彷,是中共政治局內僅有的2名60後,且都同被視為「未來接班人選」,但兩人的情況卻大不相同。

幾乎完全在胡錦濤的陰庇下步步高昇的胡春華,整個仕途,西藏佔了23年,身上看不到明顯的江派色彩。而與孫政才在重慶的清洗「薄王餘毒」中怠工不同,胡春華在廣東的打虎力度在31省位居前列,中共十八大後,廣東落馬的廳官在全國居首。

對習近平而言,孫政才和胡春華帶來的「接班」威脅是同體的,習只要拿下了其中一個,剩下的一個也就不攻自破。

此後最大的可能是,胡春華的仕途進階到此終止,但不會「退步」,而是保留在政治局委員的層面不斷「平移」,直到年老出局。

如此一來,下一個要被動芝士的中共政治局委員是誰呢?放眼看去,久居江澤民老巢上海的韓正就自然進入了大眾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