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7.20,18個春夏秋冬,對每一個法輪功學員來說,也是最為艱難、最為悲愴、最為震撼人心的18年,每一個小小的故事背後都是悲歡離合,像是滴淚的蓮花沁著芬芳。

1995年5月1日,對畢女士來說意義非凡,她的人生開始了新的航向。

走出絕境

多年來無休止的家庭不睦,與丈夫的感情走到冰點的畢女士,帶著深深的怨恨準備終結丈夫的生命後投案自首。

1995年4月底,她悄悄地安排工作交接,同事看出她情緒不穩,就開導她,並向她介紹法輪功不但可以祛病健身,還能提升人的道德。

畢女士在5月1日這天參加了鞍山市部隊大院裏辦的法輪功師父講法錄像班。就這樣,畢女士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修煉前,畢女士不但家庭不幸福,身體也不好。心絞痛,還伴著嚴重的腎結石,煉功後竟不知不覺好了。

法輪功要求學員按照「真、善、忍」修煉,提高人的思想境界,畢女士逐漸改變了性情,人寬厚了,修煉中也漸入佳境。丈夫看到她的變化後,也跟著她去公園的煉功點煉功,夫妻間多年的怨恨竟然化解了,一家三口開始和睦相處,過上了平靜的生活。

山雨欲來風滿樓

然而好景不長,1999年7月20日前,各地煉功點已遭到警察騷擾。7.20當天早上,學員們依然堅持在公園煉功點煉功,早上6點多,來了好多警察衝擊學員。

學員們非常不解:這麼好的功法,政府為甚麼不讓煉,是不是政府不了解情況呢?抱著讓政府了解法輪功的願望,很多學員前往鞍山市政府,希望向政府反映情況。

等待大家的是政府早已做好的暴力準備,學員們根本無法走近市政府,到處是警察,周邊佈滿鏟車和裝人的大客車,學員們就在附近的一個廣場上坐著等待,畢女士回憶道:「當時有一個老人對警察說,我要找市長說句公道話,結果被警察推倒在馬路牙子上。」

警察欺騙學員們上大客車去向市長反映情況,很多學員上車後被拉到市體育場,等待他們的不是市長,而是重重包圍的警察強迫大家登記本人資訊,這些資訊竟然成為以後迫害學員們的線索。

重壓之下見真性

對法輪功鋪天蓋地而來的污衊席捲全國,無處不在的恐怖似乎吞噬了華夏大地。

面對如此巨大的壓力,畢女士與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認為政府一定是不了解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才會錯誤地鎮壓法輪功。

1999年12月,畢女士決定去北京上訪,到了北京後獲知信訪部門已經成為抓人的地方,無奈之下她去天安門廣場打橫幅,結果被非法抓捕,關押在北京清河監獄。

監獄裝滿了法輪功學員,持續不斷的抓捕使得監獄不得不將已經抓捕的學員轉移到各地。

畢女士被轉移到瀋陽後,由於堅持修煉先後被送到龍山教養院,遼陽教養院,受到各種折磨和羞辱,警察將痰盂裏的痰強行抹進她的嘴裏。

由於不轉化,她被非法勞教3年。2000年6月,畢女士被轉移到馬三家勞教所,在非法關押期間,她一直絕食抗議:「我修煉法輪功做好人,沒有犯罪。」

絕食帶來更嚴重迫害,強行插管灌食,一個多月後,由於迫害加重,畢女士不能自理,生命垂危,最後勞教所讓畢女士工作單位的廠長將她帶到當地派出所。

派出所又將她轉到當地看守所,看守所拒收被擔架抬來的畢女士,最後派出所向家屬索要了5千元保證金才將她放回家。

2000年7月中旬,保外就醫的畢女士回家後,一直在「610」人員、派出所警察及社區人員的監視之下,她利用上述人員晚上離開的時間學法煉功,身體恢復得很快。

由於持續的監視,畢女士為了躲避再次非法抓捕,2001年春,畢女士夫妻只好偷偷賣掉房產搬家,以躲避隨時可能發生的迫害。

去英國重獲煉功的自由

2008年,畢女士夫妻經過幾年周折,先後拿到護照,最終得以逃離中國大陸來英國與女兒團聚。雖然語言不通,思念國內的親人,但比起在國內的艱難環境,這裏自由與尊重的氛圍給予畢女士夫妻最好的安慰。

現在畢女士夫妻除了幫助女兒帶孩子,享受天倫之樂外,每周都會抽時間與其他學員一起去周邊城鎮發傳單,講清法輪功真相。期間碰到很多大陸出來的華人,有在英國定居的,也有來上學的,還有來英國旅遊的。

畢女士觀察到,越來越多的華人,開始清醒地看待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現實,並鼓勵學員們加油,但也有不少華人由於聽信中共對法輪功的污衊,特別是中共有意的洗腦教育,將愛國與愛黨混為一談,導致有部份大陸華人排斥學員。

面對這些人,畢女士非常希望他們能靜心思考,用心觀察,看看法輪功講的是甚麼,中共宣揚的是甚麼,明辨是非善惡,在歷史的今天,對善惡的選擇,也許就是對未來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