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個月來,海外媒體多次報道不利於王岐山的消息,並稱習王之間存在裂痕等,因此,王岐山能否在中共十九大留任備受外界關注。近期,北京當局和王岐山都以不同的方式進行了反擊。一方面,曝料的郭文貴被多家公司和個人在美國起訴;另一方面,王岐山接連釋放信號,傳遞習王同盟牢固,同時亦暗示十九大留任似乎並無懸念。

王岐山釋放的信號包括:

一、力挺習近平的扶貧、信訪工作。

7月18日至19日,王岐山來到河北省張家口市檢查扶貧工作,期間還到張家口市紀委信訪室查看扶貧領域信訪登記處置情況。

而就在7月3日,王岐山出席了規模龐大的扶貧領域監督執紀問責工作電視電話會。會議在全國省市縣紀委設3000多個分會場,12萬多名紀檢監察幹部參加。在此次電視電話會議上,王岐山給全國各級紀委提出了硬要求:嚴肅查處貪污挪用、截留私分,優親厚友、虛報冒領,雁過拔毛、強佔掠奪問題,對膽敢向扶貧資金財物「動奶酪」的嚴懲不貸。

王岐山還在此次會議中強調,紀檢監察系統要為「確保中央政令暢通」提供服務,重點查處貫徹中央脫貧工作決策部署不堅決不到位,弄虛作假、陽奉陰違的行為。

為何連續談到扶貧事宜?為何選擇到張家口檢查扶貧工作並考察信訪?不容忽視的是,今年年初習近平曾到張家口考察,而在近日習近平亦剛剛對信訪工作發出重要指示。王岐山選擇追隨習近平的足跡,顯然不是偶然,尤其在當下的輿論漩渦中,目地當是彰顯二人在諸多問題立場上的一致性。

二、曲筆透露習王關係密切,明示十九大後巡視工作將繼續進行,要「更好發揮利劍作用」。

7月17日,王岐山在官媒《人民日報》發表重磅文章,文章率先就點出是習近平為核心的十八屆中央將巡視工作作為「從嚴治黨」的重大舉措,將其作為「監督戰略性制度安排」,並實現了在這一屆內的巡視全覆蓋。對於每一輪巡視情況,中央政治局常委會都會召開會議聽取,尤其是習近平「每次都詳細審閱巡視報告,發表重要講話,全面系統闡述巡視任務」,並發出指示、指明巡視方向。

這說明習近平非常了解中紀委的巡視情況、巡視發現的問題,而且是親自下指示。在習近平的「高度重視和指導」下,王岐山領導下的中央巡視組與「習中央」保持高度一致,「重大事項一律報中央決定」。

以上的潛台詞意思應該是:習王關係密切,但分工明確,王岐山領導下的巡視工作完全是在執行習近平的命令,這顯然旨在破除外界對二者關係的質疑,破除外界離間二者關係的意圖。

除了傳遞習王關係牢固信號外,王岐山還發出了十九大後巡視將繼續進行的信息。如果沒得到習近平的支持,王岐山是不會如此表態的,而這也在暗示王岐山十九大留任不再是懸念。

三、堅決執行習近平在反腐方面的指示。6月22日,隱身了很長時間的王岐山在媒體「現身」。根據中紀委監察網站的頭條消息,王岐山20日至22日在貴州省檢查紀檢監察工作。報道稱,王岐山強調要「牢固樹立『四個意識』」,當好政治生態「護林員」,以迎接中共十九大。

根據報道,王岐山在與貴州省紀委和修文縣委紀委座談時,表示要對照習近平講的「七個有之」,查找在本地區的突出表現,準確把握政治生態的「樹木」與「森林」狀況。

「七個有之」是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上提到的中共官員的一些問題,具體指「搞任人唯親、排斥異己的有之,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的有之,搞匿名誣告、製造謠言的有之,搞收買人心、拉動選票的有之,搞封官許願、彈冠相慶的有之,搞自行其是、陽奉陰違的有之,搞尾大不掉、妄議中央的也有之」。

而自2014年6月「政治生態」一詞首次出現後,習近平在多次講話中都提到了要淨化政治生態,特別是2015年兩會期間習近平在江西代表團發表的關於政治生態的講話,專門提到要大氣力拔「爛樹」、治「病樹」、正「歪樹」等。

在王岐山前往貴州前的4月,習近平在貴州當選為十九大代表,這種不按以往在上海當選的作法引起了外界的注意。而王岐山緊隨習近平的腳步,在貴州發表遵循習近平在反腐方面指示的信息,就是在外界傳遞兩人關係牢固的信號,與前兩個信號意味相同。

值得注意的是,王岐山離開貴州後不久,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突然被更換,種種信號表明他已經被查,而他的落馬與「七個有之」中的「搞自行其是、陽奉陰違」相符。那麼,要拔的「爛樹」也是指

孫政才嗎?還是另有其人?筆者早前推斷最大的候選者是岌岌可危的曾慶紅,因為他早已是四面楚歌。而且就在王岐山貴州之行的同時,6月20日,有習陣營背景的「學習小組」刊發了《警惕權力遊戲》一文,暗示圍繞在以江澤民為核心的「權力中心」的權貴階層和「白手套」都是被清剿的對象(見《圍剿權貴階層和「白手套」 靶心鎖定》)。這中間也應該包括曾慶紅。

十九大前曾慶紅能否被祭出,還有待觀察,但從王岐山先後釋放的信號看,習王關係穩固,王岐山的工作都是在習近平知情甚至指令下推行的,而王岐山的角色就是做習近平的「清道夫」,清除那些阻礙習近平施政的各方人物。十九大後習近平同樣需要王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