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來,中共開始全面管控互聯網用戶使用的VPN翻牆軟體,近日更有大量VPN遭到封殺,令中國網民們唉聲一片。不過,專家普遍認為,全面封殺VPN,技術上不可能實現。有評論表示,網民可以不斷使用新技術、遍地開花的方式來應對。

中共為禁止國民瀏覽境外資訊,建立長城防火牆,大陸不少網民只能通過VPN(虛擬私人網路)「翻牆」來繞開中共的網絡審查。中共官媒2月的報導說,中國大陸的VPN用戶可能已多達9,000萬。

香港IT專家黃先生曾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海外翻牆軟體就像家與國外網站中間的橋樑,為用戶隨機地提供VPN伺服器的海外動態IP地址,以避過中共的監控。「(中共)無論如何封鎖,也不可能封鎖所有IP,只能採取被動策略,見一個封一個。這也是翻牆軟體為何過去一直能夠繞過中共防火牆的原因。」

中共欲全面封殺VPN「翻牆」

因此今年以來,VPN成為中共當局的打壓對象。中共監管機構今年1月宣布打擊利用VPN「翻牆」,在當月22日中共工信部曾發布通知稱,禁止用戶在未經電信主管部門的批准下自行建立或租用專線(含虛擬專用網絡VPN)。並宣稱,對翻牆工具的「清理」活動將持續到2018年3月31日。

7月17日,中國大陸有大量互聯網用戶反映,VPN服務為主的多種翻牆服務無法使用。21日,網民再次發現,大批虛擬網絡VPN被封,眾多VPN APP集體「陣亡」,目前能得到的回覆是:「因政策原因,本服務暫停在中國大陸區使用。」

在本週,北京華爾道夫酒店向顧客寫信說,「由於法律問題」,酒店不再提供VPN服務。

美聯社日前也發文披露,中國最大的互聯網服務提供商中國電信已向外國在華企業用戶發出通知,要求這些在華企業只能用VPN(虛擬私人網路)連接到公司的海外總部,不得進入海外其他網站,並且要遞交所有使用VPN的員工身份資料。

VPN失靈,導致海外的YouTube、gmail、instgram、twitter甚至line都無法使用。

不過,網絡人士周曙光向自由亞洲電臺表示,封鎖固定的VPN很容易,但是VPN可與任何埠連接,會有很多變異性,「封殺起來就非常困難。」

專家:技術上不可能實現

前雅虎中國總經理謝文對《新唐人》表示,全面封鎖VPN,在技術上是做不到的。「因為只要用戶連接到海外任何一點,都可以從那裡再連接出去。」

互聯網觀察自由人士古河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共的防火牆有很多漏洞,並不像想像的那麼厲害,「中共不是在物理上面斷網,它想封鎖VPN,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自由門創辦人Bill Xia早前也向大紀元表示:「自由門」(動態網)一直在面對中共不斷升級的封鎖技術,相應地不斷提升技術,不斷向用戶提供軟體更新,突破封鎖,「所以,中共封殺VPN,對我們在技術上是沒有任何影響的。」

此前海外媒體報導,浙江一家電訊商的基站訊號受到不明干擾,經過偵測,發現干擾來自警方的一個假基站。據當地嘉興無線電管理局通報稱,當地警方近期大量使用流動4G頻譜的假基站設備。

對此,互聯網觀察自由人士古河表示,警方建立偽基站的目的,不僅僅是蒐集民眾信息,更主要目的是找出那些翻牆的人,「公安部門、國保部門搞偽基站,誘導上網的手機連入他們的網路,這樣立馬就能抓獲翻牆的人。」

中共升級審查技術截圖片信息 網民不斷用新技術破解

據加拿大多倫多大學(University of Toronto)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發布一个新研究報告顯示,中共試圖在更大範圍內監控敏感訊息,一種新的圖片過濾技術上週被大量使用,該技術可以屏蔽掉即時通訊平台上,一對一聊天中正在傳輸的圖片。

古河向大紀元證實,該技術目前已經全面運用到微信(WeChat)的圖片審查中。「你發一幅圖片出去,你看著好像是發送了,其實對方根本沒有收到,或者它的群裡面根本就沒有顯示。」

古河表示,真相信息的傳播對中共來說是致命的,因此這個技術完全會鋪開到其它軟體上去應用。

最新報導指出,臉書旗下的即時通訊應用程式WhatsApp,自17日晚間起,在大陸一些地區,除文字仍可正常發送外,已經不能傳送或接收圖片、語音及視頻訊息。

一名大陸內容審查分析人士向美聯社表示,中共官方由於沒有能力像在微信上那樣有選擇性的封鎖WhatsApp,此次希望透過大規模封鎖非文字內容方式,迫使民眾改用微信這種更容易被監控的軟體。

古河表示,雖然中共屏蔽技術在不斷升級,但網民的破解技術也在不斷抗衡。「一方面,可以旋轉圖片角度,把圖片旋轉30度甚至180度,避免它進行識別;另一方面,如果是一對一,把圖片改變成壓縮軟體的形式發送,那中共基本上就沒多大辦法屏蔽了。」

旅美時事評論員鄭浩昌表示,網民可以不斷使用新技術、遍地開花的方式來應對,「這樣就能把中共的防火長城打出千千萬萬個孔來,讓它防不勝防。」

中共網路嚴審與中共十九大有關

旅美時事評論員鄭浩昌分析,近期中共突然加強網絡審查,與中共十九大前的網絡「維穩」有關,特別是最近的海外爆料,更令北京緊張。

鄭浩昌說:「現在因為自媒體和加密聊天軟體的興起,中共要面對的對手越來越分散,數量越來越多,令其疲於奔命。」

鄭浩昌也表示,中共會用各種不同的方法阻擋資訊的自由流通,但不會簡單使用一刀切,「中共不會粗暴的一刀砍斷所有連接,民間反彈太大,弄不好還會影響到中共的貿易錢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