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0日,中共中紀委監察網站通告稱,中國證監會副主席姚剛被「雙開」,並被移送司法。通告措辭嚴厲,稱其「破壞資本市場秩序和證券監管部門政治生態」,其主要問題是「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為搞政治攀附,利用職權為他人及企業提供幫助,對抗審查」,「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濫用職權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巨額財物,涉嫌受賄犯罪」。

2015年11月落馬的姚剛,在經過了一年多後罪名才被公示,顯見其情況非常嚴重。他也是2017年之前落馬的黨政系統中的「老虎」罪名最後一個被公示的。值得注意的是,措辭中提到的「搞政治攀附」和「破壞資本市場秩序和證券監管部門政治生態」的表述。

無疑,既然是搞政治攀附,那麼攀附的對象一定是高官。官方資料顯示,姚剛1993年起任中國證監會期貨監管部副主任、主任;1999年任國泰君安證券有限公司總經理、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2002年任證監會發行監管部主任;2004年任證監會主席助理兼發行監管部主任;2008年升任證監會副主席,分管發行。在過去13年,姚剛一直掌握著企業上市審批的生殺大權,被稱為「發審皇帝」。

據大陸某媒體披露,姚剛和其2014年被查的前任李量主管下的IPO審核,乃是權力尋租的重地。由原中辦主任令計劃弟弟令完成控制的私募股權基金——匯金立方,曾是創業板瘋狂年代的最大受益者,彼時李量是審核者。在2008年後,姚剛是審核者。匯金立方先後入股樂視網等7家公司,並在2009年至2014年間採用姚剛推行的「保薦+直投」的運作模式上市,從中牟利。

因此,姚剛的「政治攀附」的對象之一應是令氏家族,即通過令完成意圖攀附上令計劃。

另一個極有可能的攀附對象是劉雲山家族。從官方的表述中,姚剛的落馬與2015年股災密切關聯。當年在其落馬前,就有港媒披露,姚剛不僅利用救市牟取私利,而且參與了被指由江派發動的經濟政變。2015年上半年,股市先是暴漲然後暴跌,「涉嫌內幕交易,惡意做空股市」的參與者不僅包括中信證券等公司、「私募一哥」徐翔以及證監會的推手等,還包括江派政治局常委、主管文宣的劉雲山和手下的媒體。

在這些參與者中,徐翔和中信證券多個高管已然被查,其中包括總經理程博明,而其董事長王東明也「被迫退休」。中信證券的官方資料顯示,中信證券的董事會有王東明、程博明、殷可、劉樂飛4位執行董事,劉樂飛是劉雲山的兒子,他還是中信產業基金的首席執行官。可以肯定的是,耗費大量資金做空股市這麼大的事情,作為董事會成員的王東明等4人應該都是知情者。

據披露,現年54歲的程博明加入中信證券已有14年之久,是公司的核心人物之一,與王東明共事也有14年,而其能成為董事會成員,也說明他深得王東明的信任。此外,程博明與劉樂飛在中信產業基金亦存在交集,與證監會主席助理張育軍是師兄弟,而這個張育軍與姚剛的交集也不少。

通過比對發現,姚剛與張育軍不僅同為北京大學的經濟學博士,而且在工作上也有關聯。1995年後者曾短暫任職證監會辦公室副主任,1997年至1998年先後任證監會副秘書長、外事部主任、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彼時姚剛在證監會期貨監管部任職。其後的1999年二人分別前往地方任職,姚剛在國泰君安,張育軍前往深圳證監會、上海證券交易所。2002年回到證監會的姚剛早一步升為證監會副主席,而張育軍則在2012年回到證監會,任主席助理。姚剛通過後者意圖攀附劉家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還有一個需要注意的是,1999年至2002年任國泰君安證券有限公司總經理和副董事長的姚剛,雖然與徐翔並不公開交集,但徐翔長期在國泰君安營業部操盤,背後同樣有說道。因為徐翔背後同樣涉及某些高官,而徐翔的內幕消息極有可能來自證監會的某個人。

將股災與姚剛、張育軍、中信證券、程博明、劉樂飛、王東明、劉雲山、徐翔等的名字串聯在一起,一個駭人的證券公司與證監會高層相互勾結、攪亂股市的黑幕一角業已浮出水面。

毫無疑問,姚剛、張育軍、程博明、徐翔等的被查、被判刑並不意味著結尾,因為他們所攀附的高官,即隱藏在他們身後的若干隱秘人物,依舊還未被揪出,而這些人物才是股災和一直以來不斷掣肘習近平施政的關鍵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