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近中共十九大,習近平、王岐山明顯加緊了對國家監察委成立的推進。7月14日,澎湃新聞發文〈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9個月,監察官呼之欲出〉,為監察法的推出猛添柴火。

綜合各方消息,在經歷3個省市的監察委試點後,國家層面的監察委很可能會在中共十九大之後的明年3月人大會議正式浮出水面。

監察委主任被視為習近平為王岐山十九大留任而「量身定做」的一個打虎新崗。有預測認為,王岐山如果成功留任,甚至可能會身兼人大主任、監察委主任和中紀委書記3個崗位,權力比單純的監察委和紀委合署辦公還要上攀。

檢察院二成人員轉隸監察委

去年11月7日,中紀委官網發布消息稱,中辦近日印發《關於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開展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方案》,部署在3試點省份設立各級監察委。

此後9個月,各項工作緊鑼密鼓進行。

今年1月18日,山西率先成立全國第一個監察委。到4月26日,北京、山西、浙江3試點省份各級監察委全部成立。

其中,3試點省份要將監察廳(局)、預防腐敗局及檢察院查處貪污賄賂、失職瀆職以及預防職務犯罪等部門的相關職能整合至監察委。中國反腐敗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吳建雄向澎湃新聞表示,檢察機關的轉隸,涉及人數約佔檢察院的1/5,擴大到全國層面,就是5萬人左右。

三試點省份設置各異

儘管是因同一個試點決定而「出生」,但京、晉、浙的監察委卻「長得並不完全一樣」。

按照監督、審查分設,中共北京市紀委、監察委設17個紀檢監察室,其中8個室負責「執紀監督」,8個室負責「執紀審查」,1個室負責追逃追贓和防逃。山西省設10個室,1至8室「執紀監督」,9至10室「執紀審查」。浙江省設13個室,7個「執紀監督」,6個「執紀審查」。

此外,3試點省份的監察委副主任數量並不相同,檢察背景的人員進入監察委領導層的數量也有差異。

除了北京,《中國紀檢監察報》報道披露,山西、浙江也在試圖設立監察官。理由是,監察委是一個獨立於「一府兩院」的機構,機構由人大產生,因此監察委工作人員可以稱作監察官,與檢察院的檢察官、法院的法官類同。

監察委草案浮出水面

今年1月6日,王岐山在中紀委七中全會工作報告中稱,抓緊籌備組建國家監察委,編制「三定」(定機構、定職能、定編制)規定,為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即明年3月)審議通過國家監察法、設立國家監察委、產生國家監察委組成人員做好準備。

這意味著,國家層級的監察委將在經歷1年4個月的試點後正式成立。

不過,3個月後,海外突然出現針對王岐山的大量負面報料,帶有明顯的離間習王聯盟的意味。一時間陰雲突起,令王岐山十九大能否留任打上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期間王岐山沒有對火力甚猛的報料作出直接回應,而是「隱身」40天,到6月22日才以在貴州「視察」的方式露面。

王岐山露面的第二天,6月23日,張德江主持的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上,首次審議監察法草案。

分析人士認為,監察法草案浮出水面,說明為王岐山「量身定做」的監察委的設立進度並未因海外報料而停滯。因人大是江派大員張德江的地盤,王岐山並不能插手,張德江「加速」審議監察法草案,除了習近平在背後加力助王外,並無第二種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