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7月17日18日《重慶日報》頭版連兩天的刊文,稱要「堅決擁護中央決定」、「堅決與以『習為核心』的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等語,這無疑又是一個側面佐證15日卸下重慶市委書記的孫政才已經出事。

這次在中共十九大前出局的孫政才,曾被視為中南海第6代領導人選之一。時事評論員夏小強認為,「無間道」孫政才,正是在任職北京市委秘書長的4年時間中,歷任江澤民最為親信的大員──賈慶林和劉淇兩任市委書記,並成為賈、劉二人心復,也成為了江澤民集團信任和重點培養的「未來接班人」。

在孫政才出事後,有諸多針對其仕途回溯的文章,不約而同認為其「扶搖直上」的時間點,確實是由北京市順義區升任北京市委秘書長的2002年。而識者知之,這個時間點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之初之盛期,官場竄升的重要資本,尤其是被認可為「未來接班人」的,必然要在這方面有「過人」表現。

在孫政才1998年至2002年主政之下的北京市順義區,根據海外專門報道迫害真相的明慧網,關於北京市順義區的具體迫害案例,有被迫害致死的、被判重刑的、被多次勞教的,若算上派出所、拘留所方面的迫害,一個概括而代表性的描述:順義區法輪功學員都被不同程度的迫害過。

比如孫政才應該知道的張子雲,曾在順義區黨校上班,曾被提名副區長,1999年7月20日後,多次遭受抓捕迫害、非法勞教。

還有至今下落、生死都不明的徐承早,曾擔任順義地區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2000年被順義區公檢法合謀入罪秘判4年,而徐承早被送往的北京前進監獄,當時關滿了法輪功學員,像是香港富商朱柯明(起訴江澤民第一人),王志文、李昌(北京研究會的義務聯絡人),以及何立志工程師(入獄前才剛剛獲頒國家傑出工程設計金獎)等等,超過上百人。

再比如單親媽媽楊文萍,2001年被判1年半的勞教,當時家中僅剩下兩個正在上學的女兒,應有的低保還被剝奪。還有順義區燕京啤酒集團職工李廣亮,2000年被順義區看守所非法拘留,之後被單位開除。在那段時期,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親屬經常被威脅恐嚇:「孩子上不了學,將來不能當兵,叫你丈夫(妻子)下崗。」

這樣的迫害,自然禍延一般民眾,如外地來順義打工的人必須出示當地「不是煉法輪功的」證明,等等。

所以鎮壓迫害固然是江澤民一手挑起,但不能沒有其他幫兇,江澤民層層施壓,在政法系統,周永康也要貫徹下去直到一線基層公檢法具體行惡。反過來說,全國各地迫害的強度,同樣代表所在地區黨政主官的參與深度。

明慧網上關於北京市順義區在1999年至2002年的迫害報道及收錄的具體案例,顯示孫政才是一個積極執行、操作江澤民迫害政策的時任主官。值此法輪功學員「7.20」反迫害18周年之際,在7月20日前落馬的他,也是應得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