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日前到河北省考察時披露,中共各級官員扶貧現狀是:以文件落實文件,搞數字脫貧;各級官員雁過拔毛、強佔掠奪。

王岐山在7月18日、19日一連兩日到河北省張家口市檢查「扶貧」領域的落實情況。王岐山說,要防止層層發文件、填表格,以會議貫徹會議、以文件落實文件;防止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搞數字脫貧問題;要查處基層官員優親厚友、雁過拔毛、強佔掠奪等行為。

他還放重話說,對失職失責的黨委、紀委進行「雙問責」。

時政評論員石實表示,在中共體制的話語體系裏,是缺少甚麼說甚麼,王岐山說的中共扶貧工作要防止的內容,正是當前中共各級官員扶貧的真實寫照:以文件落實文件,搞官僚主義,搞數字脫貧,各級扶貧官員雁過拔毛,強取豪奪。

石實說,雖然當局每年撥近千億元的巨額資金來「扶貧」,但這些用來給貧困戶的「救命錢」、「保命錢」,卻成了中共各級扶貧官員貪腐的「肥肉」;而官員把他們貪腐的這些錢再計算到「扶貧」項目中,產生出來了多少多少人脫貧的假象。

據統計,在中共所謂的「扶貧」領域裏,2016年因貪腐被立案的就有1,892人,比前一年上升102.8%。

今年,廣東省揭陽市惠來縣鳥坑村村民高乃閘對陸媒表示,2014年他領到8,000元危房改造補助,去年才知道自己的危房改造款應為15,000元,被人吞了將近一半。

經查,2013年至2014年,鳥坑村支書高朝勝截留了村裏13戶住房困難戶的80,000元,相當於一半危房改造的資金落入了他的腰包。

去年8月,甘肅康樂縣貧困戶年輕的母親楊改蘭殺死4個孩子後,服毒自殺。楊改蘭的丈夫在料理完妻兒後事之後,也服毒身亡。事發後,據報該村村書記以投票的方式剝奪了楊改蘭一家的貧困戶補貼,而分給了村書記的親哥哥和侄子等人。

像高朝勝等各級官員私吞扶貧款,或剝奪真正貧困戶的扶貧資金,釀成楊改蘭的慘劇時常在大陸上演;另外,中共「扶貧」官員還會利用扶貧資金賄賂高官。

李克強在2013年的一次國務院常務會議上說,中共一名副部級官員,村官員為了「討好」他,一直給他父親發放低保。李克強拍桌子說:「這用得著嗎?難道一個副部級幹部沒錢供養自己的老子?說白了這就是送人情嘛!」

時事評論員石實表示,中共一黨專制的體制下,即使當局再怎麼反腐,也防止不了中共官員的貪腐現象,只有實現民主,讓全民監督官員,才能有效防止扶貧款被私吞的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