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工盟昨日公佈香港主權移交20年打工仔收入調查,結果顯示打工仔生活倒退,基層工資每年增幅平均不足0.4%,遠低於同期人均經濟增長。職工盟認為主要原因是工人沒有集體談判權與港府的外判政策。

職工盟通過分析政府統計處的數據,發現在私營機構任職的督導、技術及文書等職級的中低層僱員,去年第3季平均月薪為15,338元,較1996年同期的10,290元上升47.6%,但扣除通脹後,只增加7.8%,平均每年增幅不足0.4%,遠低於年均經濟增長2.6%。

打工仔未能分享經濟成果

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指,數據顯示打工仔未能分享經濟成果。「在經濟低潮的時候,我們基層僱員的薪金不斷被削減,但是經濟復甦後,他們所得的分配,並沒有因為經濟的恢復而恢復到他們應有的薪酬水平,以致貧富差距在經濟復甦時越來越大。」

蒙兆達表示,2011年實施最低工資後,原本薪酬偏低的清潔及保安等低薪行業的僱員薪酬加幅明顯「跑贏大市」,但普通文員及侍應生的實質薪金卻停滯不前,過去20年累積增幅分別只2.9%及5.3%,反映最低工資實施後,並無商界所指的漣漪效應。

不滿政府帶頭外判基層職位

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批評,回歸後臨時立法會廢除集體談判權,令打工仔女衰足20年。「97年臨時立法會還要將集體談判權的法例廢除了,讓我們沒有集體談判權介入這個分配,根本打殘了工人的議價能力,讓我們『衰足二十年』,可能未來十年更加衰,因為政府的外判問題整衰我們香港打工仔女。」

李卓人進一步指,政府20年來只訂立最低工資,只有大約10%基層打工仔女受惠,但其它勞工政策欠奉,另一邊更帶頭外判,加上近年私營機構也強推自僱制,令工作漸趨零散化。

蒙兆達補充,政府自1996年起大量外判基層職位,令一般私營機構的清潔工平均月薪只4,829元,少政府工的8,655元逾半。

李卓人促請政府停止外判政策,恢復集體談判權,讓僱員分享經濟成果,並訂立生活工資,讓最低工資可保障基層生活所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