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多次傳出賣盤但遭否認的壹傳媒,昨日確定以5億港元,出售旗下多本雜誌、包括香港和台灣的《壹週刊》等,予商人黃浩持有的投資公司,意味著創刊27年的《壹週刊》正式易主。壹傳媒工會發出聲明,對被收購表示痛心,擔憂雜誌是否能維持過去敢言作風。記協副主席岑倚蘭直言,在廣告商打壓和經營壓力下,香港紙媒業步入寒冬,憂慮或再有裁員計劃。

有關《壹周刊》賣盤之事,市場早有傳聞。上周五壹傳媒(282)股價異常飆升15.7%,已引發市場揣測公司可能出售《壹週刊》。昨早壹傳媒停牌,待重大事項公佈,午後發公告確定賣盤後復牌,一度狂升56%,收報0.425元,升14.66%。

收黃浩千萬訂金  料九月完成交易

公告宣佈,公司正與黃浩全資擁有的公司、W Bros. Investments Limited協商關於出售集團的《壹週刊》、《忽然1周》、《FACE》(包括前身《壹本便利》)、《ME!》及《Next+One》的香港及台灣業務權益。估值約5億港元。據了解,5億當中,3.2億元付予壹傳媒,另外1.8億元是注入雜誌業務。

公告表示,已收取黃浩1,000萬元訂金。交易仍須待雙方進一步討論及磋商,並簽立正式及具約束力協議,方可作實。截至今年12月底前的「獨家期間」,壹傳媒不會與其它第三方討論潛在出售事項。壹傳媒行政總裁張嘉聲,向員工發出的內部通告指,出售交易預計在9月底完成。

《壹週刊》日後將繼續發行《飲食男女》及《交易通/青雲路》。

員工質疑紅色資金 CEO:不保證編採方針

正式向外公佈賣盤之前,壹傳媒管理層昨早10時半先召開內部大會,11時再開員工大會。據了解,多名《壹週刊》員工在員工大會上對交易提出質疑,有員工指黃浩經常出入禮賓府,認為其背後有紅色資金,擔憂媒體被「染紅」,失去敢言雜誌的本色,又質疑黎智英曾指若賣掉《壹週刊》便「一世變契弟」,為何最終食言。

行政總裁張嘉聲表示,不停刊首要考慮的是員工生計,同時也要對小股東負責。他說,新老闆的優勝之處應是可以找到更多廣告,因《壹週刊》不由黎智英管理,廣告商可能會願意「打本」。但他說無法保證《壹週刊》日後的編採方針。

對於紅色資金的指控,張直言公司出售《壹週刊》「並非為錢」,如《壹週刊》需維穩費不需要找黃浩,表面上黃浩的資金亦是由放售《都市日報》而來。

2014年從黎智英手上接棒的張嘉聲,又透露前晚通知大股東黎智英交易一事,黎表示支持,但心情沉重及難過,認為:「要發生的事始終要發生。」

壹傳媒工會和管理層會面後,傍晚召開記者會。發言人林偉聰直言感到痛心。他表示,新買家黃浩旗下《E週刊》創刊一年間已兩次大幅裁員,質疑黃浩是否有承擔,能否長遠好好營運《壹週刊》,憂慮能否保持以往的編採自主和敢言風格。

先賣《都市》再購「壹仔」

以5億元購入《壹週刊》的黃浩,10天前剛剛出售了持有4年的《都市日報》,作價4億港元。新買家被指是一個香港金融公司,黃浩拒絕透露名稱,僅指買家是證券行,旗下業務包括發行中資債券等,無從事傳媒行業經驗。黃浩賣盤時,已表明會「換馬」收購更大媒體。

在澳洲就學的黃浩,曾於新加坡唱片公司工作,2004年回港發展飲食生意,獲陳振聰投資。值得留意的是,黃浩似乎對壹傳媒情有獨鍾。3年前已自行註冊了「蘋果日報集團」(Apple Daily Group)及「壹傳媒集團」(Next Media Group)、「蘋果娛樂」(Apple Entertainment)3間公司,昨再查冊,上述2間公司經已改名,僅餘「蘋果娛樂」,仍由黃浩出任董事。

現身在日本的黃浩,昨接受傳媒採訪時表示,日後可能會要求《壹週刊》財經記者兼顧銷售或市場策劃工作。有學者就批評此舉會削弱《壹週刊》公信力。

對於黃浩的經營理念,有曾在《壹週刊》、《都市》工作過的傳媒人士就披露,《壹週刊》雖然都有自我審查,談及一些敏感話題會受到某方面壓力,但「故仔還可以出」,而《都市》的尺度就明顯緊很多,試過連黑社會新聞、中資滲透、立法會種票新聞等都不讓報,令一眾有志向的前線員工紛紛跳槽。

岑倚蘭:壹傳媒影響力大減

記協主席岑倚蘭擔心壹傳媒的影響力可能大減。(余鋼/大紀元)
記協主席岑倚蘭擔心壹傳媒的影響力可能大減。(余鋼/大紀元)

記協副主席岑倚蘭對賣盤消息感到可惜,她認為香港傳媒步入寒冬亦是大趨勢。她說,壹傳媒受到廣告商杯葛和打壓,不僅中資不敢下廣告,甚至本地銀行、發展商等也鮮有下廣告,令其業績進一步虧損。「你見到黎生前兩年,將壹傳媒改名做NEXT DIGITAL,已改變經營方向。除了對紙媒的前景悲觀,加上現實的財務壓力,他要賣盤都不感意外。」

岑倚蘭說,雖然《壹週刊》做新聞手法備受爭議,但它亦堅持不畏權勢做新聞的立場,今次賣盤令人擔憂香港失去另一個敢言的傳媒,「而且今次賣台灣的雜誌,對台港兩地有損失。」雖然新老闆作風未知,但她指難免在人事上有調整,而且誠如行政總裁所言,希望新老闆上場後廣告會增多,亦令人擔心《壹週刊》敢言風格會因此改變,「是否在編採方針上妥協,都是未知之數。」

她擔心壹傳媒出售《壹週刊》後,或再有進一步裁員計劃。「你今天可以賣《壹週刊》,明天是否會賣《蘋果》都是有可能的。」她認為隨著傳媒業洗牌,未來壹傳媒的影響力也會因此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