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當局在7月14日至15日的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再次點名地方政府,此次對地方債的責任和地方政府權責問題作出定調,凸顯當前中國存在金融高風險,以及中央與地方之間仍存在博弈。

這次金融工作會議上,再次特別提到地方政府的問題,包括地方政府債務,以及地方責權問題,尤其是在地方政府債務方面首次定調「終身問責制」。 

這是繼去年習近平多次公開提及地方政府問題之後,對地方政府的相關事務做出定調。 

首推終身問責制 

在本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針對地方政府債務問題,習近平說「嚴控地方政府債務增量,終身問責,倒查責任。」 

業界分析,這意味著部份官員個人即使離職,也將被追責,主要是針對過去地方官員任職時大搞借貸投資,追求政績,積累了大量債務的情況,也凸顯出中共地方債的危機。 

台灣學者戴肇洋的《中國大陸地方債務危機之研究》一文中提到,從上世紀80年代末之後,中共地方政府債務大量增加,近30年來存在盲目融資舉債和氾濫投資的問題,包括房地產、基建、國有企業等。 

其嚴重後果包括,銀行向地方政府大量借出資金後,未評估未來償還能力,如今面臨違約和銀行壞賬風險,在刺激經濟的虛名下,每一任期官員都將債務留給下一任期,導致地方債難降;地方政府依靠高價出售土地使用權還債,又令地價房價高漲,房地產泡沫膨脹。

另外,財新網在7月16日的報道中特別提到地方政府隱形債務風險,這種債務的主要資金來源是銀行表外理財產品,來自數億普通居民的財富。 

中共地方政府設立的「融資平台」通過發行債券和向銀行借貸來籌集資金,其透明度低,被列為隱性債務。國際評級機構穆迪早在2011年就已經警告,中共地方政府累計的債務餘額中很多是地方政府融資平台舉債。 

但是,市場也有分析表示,目前中國的一個矛盾是,政府與市場的邊模糊,地方政府仍然有擴張的衝動。 

當局定調央地責權 

這次金融工作會議上,當局再次對地方政府喊話,要按照中央的統一規則,並定調中央和地方的權責範圍。 

這是當局自去年以來至少第四次公開對地方政府喊話。去年12月份的中央經濟會議上,習近平用「必須執行」和「必須落實」中央政策要求地方政府及其官員。 

北京時局觀察員華頗當時表示,這是習近平對地方的一個警告,說明中央和地方的經濟政策發生了矛盾和衝突,比如房地產市場和產能過剩方面,地方政府為了自身利益,仍然存在抵制調控和去產能的現象。

去年下半年,中國經濟界還出現地方政府『軟對抗』」的說法,尤其是在房地產市場。華頗分析,中國的地方政府和房地產開發生綁架了中央的經濟政策,不限制就瘋漲,限制就死氣沉沉。 

去年5月份,習近平在省部級主要領導會議、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三次會議等場合,多次說地方政府及其官員在經濟管理上「為官不為」,並說「對各種項目、投資、金融活動,不能見錢眼開,有奶就是娘」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