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被突然免職,從目前中共官方新聞和海外媒體的報道來看,其落馬已成定局,只待官方正式發表消息。

孫政才在十九大前的意外落馬,屬於中共政壇較為重大的事件。在外界和媒體的新聞報道和分析中,孫政才往往被貼上了「團派人馬」和「第六代接班人」的標籤;還有種說法是溫家寶一手提拔了孫政才,其根據是2006年12月,在中共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五次會議上,根據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的提名,時年43歲的孫政才被任命為農業部部長,成為當時溫家寶執掌的國務院中最年輕的部長。

但是,如果梳理一下孫政才的仕途軌跡,可以發現其背景複雜。從其官場升遷軌跡及所做所為來看,都有著深厚的江派背景。

江澤慧是孫政才仕途的「伯樂」?

打開孫政才的官場簡歷:1980年,孫政才考入山東萊陽農學院農學系學習;畢業後,進入北京市農林科學院,由北京市農林科學院和原北京農業大學共同培養,攻讀作物栽培與耕作學專業碩士學位;1987年畢業後,留在北京市農林科學院工作;歷任作物所研究室副主任、土肥所所長、副院長;1995年升任常務副院長、院黨委副書記,主持工作,直到1997年離職任轉任北京順義縣。

而江澤民的妹妹江澤慧,1994年5月至1998年5月任安徽農業大學校長。1996年2月至2006年12月,曾任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院長、院分黨組書記。

因此,有傳聞稱,當年孫政才在北京農林科學院當常務副院長的時候,與江澤慧同屬一個體系,是江澤慧把孫引薦進政治體系,後來把孫推薦給了江澤民。江澤慧就是孫的第一個伯樂。事實是否是這樣?有待以後的證據來證實,可以暫時姑妄聽之。但是,孫政才以後的政治軌跡,則比較確定。

孫政才是賈慶林和劉琪的心腹

1997年,孫政才被任命為中共順義縣委副書記、代理縣長,此後一直在北京市地方工作;歷任順義縣縣長,順義區區長、區委副書記、書記;2002年,時年39歲的孫政才任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兼市直機關工委書記。在北京市委工作期間,歷經賈慶林、劉淇兩任市委書記。

市委秘書長主要負責主持市委的日常工作,其職位一般都由市委書記信任的人擔任,因此,孫政才歷任賈慶林和劉淇兩任市委書記,可以說是這兩人的心腹。而賈慶林和劉淇都是江澤民最為信任的心腹大員,被江澤民委以控制京師的任務。孫政才也正是在任職北京市委秘書長的4年時間中,成為了江澤民集團信任和重點培養的「未來接班人」。

任職吉林和重慶的內幕

2006年12月,孫政才任農業部部長,完成了從副部級到正部級官員的跳躍,經過短短3年的過渡之後,2009年11月,孫政才出任中共吉林省委書記,成為「封疆大吏」。由於吉林省屬於江派勢力的大本營之一,江派派遣信任的人馬擔任一把手理所當然,同時,這也是孫政才升遷的並經之路。

2012年,江派重點培植的、計劃在政變之後代替習近平的薄熙來意外落馬,江派在繼續實施對習近平的政變計劃的同時,推出已經成為政治局委員的孫政才接手重慶。這一方面是繼續完成孫政才的接班人之路,另外一方面是讓孫政才守住薄熙來的大本營重慶,不被習近平的反腐打虎攻陷。其實,從結果上看,孫政才也是忠實地完成了江派的這個任務,他在任上對習近平陽奉陰違,對薄熙來的政治遺產保護有加。外界看到,4年多來,薄熙來雖然落馬,但是薄熙來的政治路線並沒有得到清算。因此,官媒稱「肅清薄、王餘毒不利。」

孫政才是江派的深度「無間道」

為甚麼說孫政才是江派安排在高層的深度「無間道」?劃分江派成員的主要標準是甚麼?

中共高層習近平陣營與江澤民集團展開激烈博弈的深層原因在於,習近平等人手中沒有迫害法輪功群體的血債,而江澤民「血債幫」因為恐懼迫害法輪功的罪行被清算,一直在捆綁中共全體成員參與迫害,讓所有人手中都沾上血債。

因為江澤民對迫害法輪功不積極的官員都無法信任,擔心他們日後不配合甚至終止迫害政策。而只有那些在迫害法輪功上犯有重罪,有直接血債的人,江才會放心。因為只有這樣的人,才有可能與其捆綁在一條船上。

因此,江澤民集團為了維持迫害和保有權力,在官員使用上,一直在採取「有罪才有位」的用人標準。

在鎮壓之初,羅干並不是江的人馬,但羅干因為積極迫害法輪功,並製造了「天安門自焚偽案」、對法輪功學員的活摘器官等驚天血案,羅干因此而被江看重;十七大時,江澤民又看上了為往上爬而拚命鎮壓法輪功的周永康,周被塞進了政治局常委,掌管政法委實權;十七大之後,周永康和其他多個江系親信因為年齡規則必須下去。江家「血債幫」擔心權力不保,因此選中一個血債最大而對鎮壓最為賣力的薄熙來作為迫害的繼承人。

由此可見,江澤民集團形成了「有罪才有位」的以對法輪功的犯罪作為標準的權力分配模式,孫政才就是其中的一員。在江澤民派系栽培下,孫政才能不斷獲的提拔,並在江派關鍵窩點北京、吉林、重慶擔任要職,顯示其被江派長期栽培、重用。

北京、吉林和重慶都是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嚴重的地區,孫政才任職北京、主政吉林、重慶期間,因積極追隨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當地法輪功學員遭受嚴重迫害,孫政才也因此曾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入追查名單。在這一點上,江澤民集團對孫政才是放心的,也因此成為未來「接班人」被重點培養。

因此,孫政才是江派安插在高層的深度「無間道」。

孫落馬預示未來政局

中共十九大前孫政才的落馬,不僅僅是一個江派的深度「無間道」被拿下那樣簡單,其深層的效應將會逐漸展現,也預示著中國未來的政局之變。

第一、孫政才是中共十八大之後第一個落馬的在任政治局委員和直轄市書記,這是習近平又一次打破常規的舉動,也標誌著習近平針對江澤民集團打虎的升級。在任的政治局委員都可以在沒有任何預警的情況下被拿下,那麼,還有甚麼人不能被拿下呢?

第二、孫政才具有江派色彩和接班人雙重身份,習近平、王岐山在北戴河會議與十九大前拿下孫政才,是對近期江澤民集團海內外反撲的強勢回應,極大地震懾了江派勢力,同時也廢掉了江派的接班人選,這是對江澤民集團的沉重打擊。

第三、從更深層角度來講,習近平拿下孫政才,是嘗試打破中共自鄧小平開始隔代制定接班人的權力交接模式,此舉顯示出習近平正在試圖逐步打破中共過去固有的種種框架。這種嘗試和舉措,也為未來的中國政局發展,帶來了更多的不確定性和想像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