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Fotolia
圖片來源:Fotolia

暑假期間,孩子們在整理二樓環境時,在樓下的我可以清楚聽見兩兄妹笑得好開心,從他們的談話中,我大概可以猜得到他們可能是無意中翻到以前他們年幼的相片,而開始熱烈討論著。

某晚,兩兄妹再度拿起厚重相本,指著相片中沒有隆起肚子的男人,笑著對他老爸說:「爸爸,這個是你嗎?爸爸,那個時候你為甚麼沒有肚子,現在的你為甚麼又有肚子呢?」

全家笑成一團。我和老公湊過去,他拿起相本:「那個時候的我真的很瘦。」那一張是我們度蜜月時的相片。

老公看看自己的身子:「最近,也瘦蠻多的。」

兒子摸著他老爸的肚子:「但肚子這裏沒有比較瘦呢!」說完,全家又笑成一團。

或許是受到那次全家一起看相片回憶太深的結果,前些日子,老公摸摸自己的肚子,看看自己的腰圍後,用腳移出體重器,站在那上頭後:「嗯!這陣子真的瘦很多呢!」

我悠閒地坐在沙發上笑著說:「但你再怎麼瘦,你的肚子好像沒有縮水的跡象,呵呵!還是那麼大。」

老公看了一下肚子,我又繼續說:「想想,你也真辛苦,我生完孩子後,我的大肚子也就不見了,可是你,哈哈!真不知道你甚麼時候才會生,哈哈哈!」

他看了我一眼:「妳會不會比我還重呀?」

我想我的臉上表情應該很豐富,想到我在上班時的體重,還有我的身材,我是自豪的。將工作辭去後,因自己不習慣被老公包養的結果是,我有一陣子是暴瘦的,同事、朋友看到我都說:「妳好像瘦很多呢!」

我無奈地笑著說:「可能是看不到我的『錢途』在哪裏吧!唉!以前上班再怎麼不如意,就算被罵也是有一天的薪水可以拿,現在呢!我看不到『我的錢』入賬,我真的很不習慣,很沒有安全感。」

回憶到這裏,鏡頭很快地帶到被包養數年後的我,我所吃的肉不自覺地開始在我身上各角落堆積(吃肉長肉咩),慢慢地,我漸漸成為重量級人物。

我回到現實,笑著看他:「嗯!搞不好唷!哎唷!你不要問我的體重啦!很煩耶!」

他笑著說 :「妳難道不想知道妳的體重嗎?」

忽然我覺得他笑得很詭異,令我不自主地再往後坐,心頭有一股不好的念頭。

我搖著頭惶恐地笑著:「不想不想,你不要逼我面對現實。」

他慢慢靠過來,我嚇到尖叫:「哇!啊!你想幹嘛?」

心裏補一句:不會吧?你該不會這麼做吧!

他一靠近我,就把我抱了起來,我很怕他會笑到沒力氣而把我丟在地上,我的雙手緊抱住他的脖子,雙腳也沒閒著地小踢(我沒大踢是因為怕他扭到腰),嘴巴更是不能閒著地大叫:「快放我下來啦!」

我可以感覺他笑到快沒力氣了,我又氣又笑著說:「結婚時,你都沒這樣抱我,現在一抱我,居然是要秤我的重量。」

他依然大笑著:「妳很重喔!」

我回說:「啊!人家不要啦!我很重,但你還是要養我呀!如果人家的肉可以論斤論兩地賣,我再被秤也不遲呀!」

他笑到沒力氣了,我用最快的速度擺脫掉他的魔掌,兩步做一步地跳到沙發上繼續大叫。

他靠了過來,又做勢要把我再度抱起,我嚇到整個人縮成一團:「我要告你『家抱』。」

他笑著說:「我還『夾報』呢!」

我笑著推開他:「不要啦!好恐怖,好啦好啦!我承認我真的胖很多啦!求求你不要抱我過去啦!」

我們近距離笑著互看對方,卻沒有電視、電影般的美感,因為經過兩人賣力奮戰努力的結果是我們都很喘。

老公:「怎樣?怕了嗎?」

我說:「平常都不抱我,一抱我居然是這個場景,你怎麼可以這樣。」

我笑著嘟嘴表示抗議,但心裏又想著:「還好他還抱得動我,要不然,我真的可以不用活了。」

他終於不再執著,笑著累癱在我的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