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共奉為文壇巨匠的魯迅曾用文字全盤否定中華文化,並稱過去是吃人的時代,然而十年文革中的廣西才是真正的吃人社會,不過那是在中共統治的時期,不是所謂的「封建」時代。如果魯迅活到文革時期,真不知他會閉口不言,還是⋯⋯只是在1949年後,毛澤東回答他人提問時道:「他(魯迅)要麼自己乖乖閉嘴,要麼會蹲在監獄裏面把嘴閉上。」

吃人狂潮被掩埋

研究文革近二十年的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圖書館教授宋永毅,在接受大紀元記者關於廣西文革採訪時表示:「廣西能殺人、姦妻、殺父、姦女,並且是相當一個時期農村地區的社會常態。」出現的人吃人狂潮更是駭人聽聞。

然而,這些內容中共官方已經有紀錄,為了掩蓋罪行,「只要是記錄它醜陋的、本質的東西它都不公開了,還偽造了很多資料。比如中共官方記錄廣西文革的這份檔案中,至少有302宗人吃人事件,但是你在廣西公開出版的縣誌裏面,從來看不到,也沒有。這就是為甚麼它現在還要禁止文革研究,它還要掩蓋歷史真相。」

事實上,1979年至1981年,全國各地均有民眾到北京上訪,要求解決文革的冤假錯案。其中廣西的上訪人數最多,達十幾萬人,陳述的罪行最駭人聽聞——軍隊武裝「剿匪」、大屠殺、人吃人、性暴力。所以,時任改革派的領導人胡耀邦決定派出工作組到廣西調查。從1981年到1983年,他派出三個工作組去調查,但是受到很大的阻力。

《廣西文革機密檔案資料》中的人吃人案例一覽表(表1)。(宋永毅提供)
《廣西文革機密檔案資料》中的人吃人案例一覽表(表1)。(宋永毅提供)

「當時的廣西省委都是文革期間上台的,在全國否定文革的情況下,他們認為廣西正確的路線只有一條——廣西第一書記韋國清。」宋永毅說:「文革中,全國所有省市第一書記被打倒,但是唯有一個人不倒——廣西自治區第一書記、政府主席、軍區第一政委、『廣西王』韋國清,因為他得到軍隊的支持。」直到趙紫陽派人去調查廣西文革,中央不得不改組廣西省委,並派發十萬幹部,經過五年調查,歸總成一部十八冊、760萬字的檔案——《廣西文革檔案資料》。

宋永毅說:「它堪稱是一部最詳實、最完整的一個省的十年浩劫的史料長卷,並且它具有官方聲稱的無可置疑的權威性。但是都是共產黨的幹部、軍隊做的那些禽獸不如的事情,為了不負責任,它要掩蓋歷史真相。」

據宋永毅在《廣西文革中的吃人狂潮》一書中披露,文革中的廣西非正常死亡人數列於全國各省市之首,大約8.6萬~15萬之多;吃人風潮中有名有姓或有統計數字的受害者牽涉24個縣市,沒有具體細節的還有兩個縣。

毫無罪惡感的殺人者

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發出「五一六通知」,毛澤東迫使中國拉開了文革序幕。

「現在那些毛左啊、毛粉啊,堅決擁護文化大革命,高叫毛的文化大革命萬歲,最好的下場是讓他們被吃掉,他們就知道文化大革命好不好了。」宋永毅義憤填膺地說,因為在廣西文革中,中共犯下的罪行已是罄竹難書。

廣西農村文革時集體殺人的景象。(網路圖片)
廣西農村文革時集體殺人的景象。(網路圖片)

宋永毅告訴大紀元記者,廣西慘無人道的文革主要有四大類型,但各個類型都是中共犯下的反人類罪。第一類是中共動用幾個師的軍隊,策劃、指揮、攻打、殲滅「四二二」一派(即反對韋國清)的群眾組織,並由此導致大規模的殺俘虜現象;第二類是階級屠殺,對出身不好的「黑五類」及其子女的大屠殺;第三類是對階級敵人挖心剖肝的吃人肉;第四類是大屠殺的自然延伸物——對女性的性暴力。

「就是說人殺人,會有一個有罪感,但是你殺一個豬,不會有罪感。廣西在佈置殺人時,從來不叫殺人。這個文件(《廣西文革檔案資料》)中描述慶祝革命委員會成立時,說我們要殺這一批豬。」宋永毅說。

他描述說,在文革中,尤其是廣西,「黑五類」和反革命分子連豬狗都不如,沒有人把他們當成正常人,他們更沒有人的任何權利:掃廁所、做最重的苦活、誰都可以侮辱打罵他們、被要求認罪、長期被壓榨。可怕的是那些殺人的人,他們相信「這些人(被殺人)本來就是歷史上要淘汰的,在動手時,在道德上,他們覺得殺了那些人是對革命的支持,是讓社會變得更美好。殺人者根本感受不到他有罪」。

宋永毅認為這是中共這個制度造成的,「你(中共)說5%是階級敵人,那至少就有2000多萬人被打成賤民,隨便地殘殺他們、虐待他們。他們是豬啊?他們不是人啊?所謂的美好社會把他們殺死,毫無罪惡感!」